No menu items!

    被偷拍后的韩国第一夫人 已经消失100天了…

    就在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英王室的凯特王妃时,在东亚,韩国第一夫人金建希也上演了一场“消失的她”

    她上一次公开露面还是在去年12月中旬,与身为韩国总统的丈夫尹锡悦从荷兰返回韩国,而在11月,一则关于她的偷拍视频在网上曝光,轰动了整个韩国

    在一次私下聚会中,金建希从一个牧师手中收下了一个迪奥包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牧师的手表里,藏了一个内置摄像头,把全部过程拍了下来。

    后来,韩国左翼媒体《首尔之声》发布了这段视频,时间长达86分钟。

    如同一颗炸弹般引爆,也让韩国总统尹锡悦焦头烂额。

    报道称,围绕着金建希的“迪奥包丑闻”,尹锡悦的支持度出现了下滑。在2月初,尹锡悦的支持率跌破了30%,系9个月来首次。

    4月10日,韩国将进行国会选举,这将决定未来四年韩国国会的主导权,也将影响下届韩国总统大选的格局。

    有消息人士猜测,金建希或因丑闻和国会选举有意隐身……

    视频完整揭示了一次权钱交易的内幕:

    2022年9月13日,一个刚从美国回来不久的牧师崔在英,走进了首尔一家奢侈品迪奥(Dior)的门店,买下了一个手袋

    随后,崔在英来到了“Covana Contents”的总部办公室,这是金建希名下的一家策展公司。

    崔在英和金建希是老乡,按照崔在英的说法,他们见过两次面,两次都带着名牌礼物。

    在视频中,金建希穿着休闲白色T恤,与与崔在英会面。崔在英把礼物递给金建希,称这是为了表达谢意。此时可以听见金建希,不要带这么贵重的礼物。

    随后,迪奥的包装盒就被放在两人之间的咖啡桌上,视频中没有金建希收礼的画面。

    但执政党发表的一份声明透露,金建希接受了礼物,他们声称,第一夫人收到这个包,只是出于礼貌和尊重,没有任何不妥之处。

    而这个手袋,目前“作为政府财产进行管理和储存”。

    事发后,总统府认为,这是一个“偷拍陷阱”,金建希只是受害者,无需道歉。

    他们宣称,这是一次恶意的诽谤和攻击,是对总统夫人的人格和尊严的侮辱,是对总统的政治的干扰和破坏。

    金建希被偷录,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韩国是个魔幻的国家,前有朴槿惠的“闺蜜干政门”,如今又有尹锡悦的“太太干政”疑云。

    2022年1月16日,韩国MBC电视台曝光了金建希的“7小时录音”,内容十分劲爆。

    这段录音是金建希与“首尔之声”某记者的谈话录音,时长7小时45分钟,录音时金建希本人并不知道。

    录音中,金建希对记者说,我丈夫(尹锡悦)如果成为总统,你将获益良多,如果李在明成为总统,你想想你能得到什么。

    金建希还向记者表示,要是做的好,将来可以给你1亿韩元。

    针对外界盛传的金建希曾是江南夜店陪酒女的传闻,金建希轻蔑一笑,回应道,我性格上根本不喜欢夜店,我可是高尚的人。

    录音曝光后,韩国各界大哗,一些韩媒甚至说,尹锡悦只是前台傀儡,金建希才是幕后实权人物。

    面对漫天风波,金建希发表声明,自己不仅对丈夫(尹锡悦)的政治生活不关心,也不想干涉其竞选团队。

    其实,金建希的丑闻,又何止于此。

    韩国大选如火如荼时,首尔市中心某二手书店墙壁上,一夜之间,多了6幅壁画,其中第一张壁画上写有“茱莉的男人们”字样,还写着“2000某医生”、“2005某董事长”等7名可能与茱莉有暧昧关系的男人的名字。

    第二张壁画上画了一个金发女子,写着:茱莉的梦想——成为第一夫人。

    韩国坊间盛传,茱莉是金建希在江南娱乐场所工作时用的艺名。

    这六幅壁画受到极大关注,韩国国民议论纷纷,说啥的都有,甚至有一些强硬的“女权主义者”来到这里进行“朝圣”,把茱莉当作崇拜的偶像。

    最后,事情闹的太大,尹锡悦不得不出面澄清,说近期有不怀好意人士,发布带有猥亵意味的言论,诸如“金建希曾在花柳界的娱乐街区做活”、“金建希拥有让男人不能自已的床上功夫”等,统统都是谣言。

    为此,尹锡悦对10名散播“谣言”者提出指控。

    然而,有些火,连尹锡悦也包不住。

    比如学历造假、论文造假、虚报履历,已经是铁板钉钉的实锤。

    比如,金建希在2001年至2014年期间应聘大学兼职教授时,向韩国5所大学所提交的简历,22项内容中有12项均被证实造假。

    然而,韩国警方认为,这些事过了7年追诉期,不构成诈骗罪,不能对其追究刑事责任。

    尽管如此,金建希也不得不在记者会上,为此向全民认罪道歉。

    与此同时,她对玄学有着狂热爱好,在韩国国民大学读博士时,四篇论文里足足有三篇和互联网与软件算命有关,被怀疑和韩国邪教有染。

    然而,这就有了一个疑问:

    为什么金建希和尹锡悦这对夫妻,有这么多的丑闻,但是感觉没受多少影响呢?

    其实,情况可能完全相反。

    现在的韩国政坛上,有一个让人叹为观止的魔幻现象:

    丑闻不仅没有太多杀伤力,反而让他们备受追捧。

    可以确定的是,金建希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

    尽管丑闻缠身,金建希在韩国仍然是备受追捧的新偶像,有着强大的粉丝后援会。

    她成功的把娱乐圈的“饭圈文化”引入了政治。

    众所周知,在“饭圈文化”中,无论偶像犯下多逆天的事儿,始终都会有大量的死忠粉。

    在马克·吐温《竞选州长》的时代,几个“抱着腿喊爸爸的小孩”,就可以击垮一个政治人物的名声。

    毕竟,那时的政客,不管私底下怎么龌龊,在公众面前还是要点脸的。

    然而,大人,时代变了。

    在今天,一个政治偶像,完全可以是“臭名昭著的伪证犯、小偷、盗尸犯、酗酒狂、肮脏的贿赂犯和恶心的讹诈犯”,却难以动摇他的政治前途。

    韩国“政治饭圈”的魔幻,连美国人看了都要瞠目结舌。

    首先,是用流量炒作金建希的“冻龄贵妇”。

    51岁了,她仍然有着保养良好的美貌,并且成功打造了自己的贵妇形象。

    在她的“爱建希”粉丝会里,成千上万的女性聚集在她的社群里,天天关心着她用什么样的医美,用什么样的化妆品,提什么样的名牌包包,穿什么样的衣服,平时怎么吃喝用度。

    金建希不仅在韩国引发了追捧浪潮,还成功“文化输出”到海外,成为欧美小报热衷的对象,比如英国《每日邮报》,被称为是“治理国家的人的太太”读的报纸,就格外关心她脸上的“科技与狠活”,经常发专题跟踪报道。

    其次,是和丈夫联手炒作“宠妻形象”。

    首先,金建希要总统老公全部上交收入。大选期间,尹锡悦申报的财产77亿韩元中,有68亿在她名下。

    尹锡悦也在竭力打造自己的“爱老婆”形象,他在综艺里说,我要好好做饭菜,才不会被老婆赶出去。

    除了“爱老婆”,还要“怕老婆”。

    在尹锡悦的就职纪念晚宴上,他正想端起杯子喝酒,金建希一个“锐利”的小眼神瞅过来,尹锡悦就被“吓住了”,赶快抿了一小口,“慌忙”放下酒杯。

    这些视频在网上疯传,引发了无数韩国女性疯狂点赞和转发。

    在她们看来,金建希的那些丑闻无非都是“社会对女性的迫害”,能收迪奥包是有本事,尹锡悦是宠妻的好男人,剧情又甜又好磕,金建希能把贵为韩国总统的老公吃的死死的,是真正有本事的大女人。

    尹锡悦夫妇玩转流量,成功的抓住了韩国一半选民的心,而且获得了针对丑闻的免疫屏障。

    就像《乌合之众》说的那样:“掌握了影响群众想象力的艺术,也就掌握了统治他们的艺术。”

    这也是当代选举政治的2.0版本,舆论监督有个屁用,黑幕曝光有个屁用,丑闻揭发有个屁用,大尺度电影有个屁用,我们有脑残粉啊。

    毕竟,连追逐臭味都做不到的,怎么能叫“粉丝”呢?

    于是,在娱乐至死的奶头乐时代,粉丝经济和互联网玩法结合起来,也彻底的抹杀了政治的严肃性。

    他们成功的让人们忘记,政治决定了社会的公正与健康,决定了千百万人的生计幸福,决定了国家的兴衰起伏。

    然而,随着声浪越来越大,一些人也发出了清醒的声音。

    比如,在执政党负责紧急对策的金英律,就对总统府发出了警告:

    “法国大革命,就是公众对玛丽皇后奢华生活和混乱私生活的愤怒所导致的结果,为‘第一夫人’辩护不是办法,唯一的选择是请求人民的宽恕。”

    金英律的警告来自韩国网民的愤怒,丑闻爆出后,一个说法火爆韩国全网:

    “韩国出了个玛丽·安托瓦内特!”

    玛丽·安托瓦内特,是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的妻子,历史上著名的“断头王后”。

    她生活奢侈,是当时法国的“第一名媛”,今天我们说人炫富是“凡尔赛”,其历史源头就是她。

    在早年,她也备受巴黎人追捧,整个上流社会赞美她的美貌和艺术品位,争相模仿她的穿着,引起了一次又一次的流行。

    而巴黎贵族的流行,也是带动了整个法国市民的模仿,他们模仿贵族穿着和用度,以参加贵族沙龙为一生追求。

    莫泊桑的《项链》就是这一时期的描绘,大量富裕和不富裕的小人物,为了接近那个迷幻又吃人的财富幻象,赔上了自己的一生。

    后世的流行文化和奢侈品经济,正是这一时期的产物。

    包括迪奥在内的全球奢侈品行业,历史源头正是对法国宫廷生活的模仿。

    而在凡尔赛宫的奢华背后,路易十六执政的十二年间,法国出现了巨额债务。

    按卢梭《忏悔录》的说法,当大臣告知玛丽,法国老百姓连面包都没得吃的时候,她天真甜蜜地笑道:“那他们干嘛不吃蛋糕?”

    当法国经济繁荣时,第一夫人的奢侈还能用来粉饰太平繁华。

    而当法国经济停滞,陷入萧条时,王室的贪污腐败和纸醉金迷,就刺痛了千万平民的心。

    毕竟,残酷的现实会击碎一切虚妄的财富幻象,曾经争相模仿贵族生活的巴黎市民,也终有一天会想起自己的面包。

    饥饿会让他们最终明白,自己真实的处境。

    最后,无套裤汉走上了历史舞台,王后在法国大革命中,被送上了断头台。

    而韩国的经济,正在快速滑落。

    2005年,韩国就进入了全球GDP前十,而今天,在尹锡悦政府的带领下,韩国竭力对华“脱钩”,GDP却跌到了全球第13位。

    韩国《东亚日报》以《美国打压中国,韩国摇摇欲坠》的标题,来描述韩国的经济前景。

    韩国三大支柱产业,是半导体,造船业和汽车。

    其中,船舶制造和汽车都在快速下跌,将全球市场份额让给了中国。

    韩国曾经是造船业全球第一,然而到了今天,韩国新增订单量已经下滑到占全球份额的38%,而中国占了49%。

    2021年,中国汽车出口超越韩国,2023年更是成为全球汽车出口第一。韩国则不得不退守其狭小的国内市场。

    最后的支柱半导体,也摇摇欲坠,对全球最大市场中国的出口连年下跌,仅2023年就下跌了18.79%。

    2023年,韩国对华贸易收支31年来首次变为逆差。

    与此相反的是,韩国自杀率上升到全球第二,仅次于立陶宛。

    当“地狱韩国”的说法在年轻人中流传时,权贵的权钱交易,腐败受贿和奢侈无度,也就更为扎心。

    韩国电影《燃烧》

    将金建希比喻为“断头王后“玛丽,是韩国人的逐渐清醒。

    他们正在用“革命”来警告尹锡悦夫妇。

    我们多次分析了韩国的“青瓦台魔咒”,历任韩国总统,下台后都难逃清算,最终难以善终。

    终结青瓦台魔咒,是尹锡悦夫妇最大的梦想。

    据韩媒报道,尹锡悦夫人金建希力主搬家,因为她认识的一位道士说,青瓦台的风水不好,所以历任总统都遭遇了不幸之事,在自己的丈夫当选后,金建希马上建议,“咱们应该搬出去。”

    尹锡悦之所以要搬离青瓦台,据说就是因为金建希找道士看过,青瓦台风水不好,在那里办公的历届总统都遭到了不幸。

    然而,青瓦台可以搬离,青瓦台的魔咒,是否真的能躲掉呢?

    毕竟,这个魔咒背后,未必真的如金建希所想的,是当地的风水。

    而是深不见底的人心。

    热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