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遭欠租拒迁 业主及租客委员会不理(组图)


    「安省小业主委员会」早前发动过大型示威。(受访者提供)


    图为单身挑战安省政府的无奈业主卡鲁。(CBC)


    「安省小业主委员会」主席宝巴。(受访者提供)

    渥太华市一名业主想收回出租的物业自住,但被租户阻挠,向安省业主及租客仲裁委员会(LTB)投诉也无济于事。这位业主一气之下控告安省政府尸位素餐,未有保护业主的权益,她希望能将此官司扩大成集体诉讼。

    渥太华居民卡鲁(Elsie Kalu)在2022年4月购入当地的一处房产,想要和她患有自闭症的5岁女儿自住。但这处房产在售出前,就已经有租客住在里面,而且房产易主之后,该租客不但拒绝离开,且连房租都不交。

    卡鲁起初还想与租客协商解决,而租客先是在电话中对业主抱以极其粗鲁和抗拒的态度,继而当业主带著女儿亲自上门时,租客警告业主不得靠近,还要求在此再多住一年,而且业主还不得与他们联系。

    据称,租客向卡鲁说,就算卡鲁不同意租客的条件,仲裁委员会也会保护租客,让他们可以在业主的物业内为所欲为。最后就算被委员会下令驱逐,他们也会故意拖延数年时间。

    卡鲁在2022年5月向仲裁委员会提交了申请,之后还补充2份请求,希望能加快聆讯的进度,但都被委员会拒绝。

    当时仲裁委员会拒绝加快进度的理由是,「卡鲁所经历的任何财务问题,都是她自己没有预先考虑到租户不交租金的情况而导致。」

    好不容易定下聆讯日期为12月12日。结果租客却突然节外生枝,要求要有一名翻译,导致聆讯日期要再次推延到2023年4月。

    卡鲁认为,由于仲裁委员会的尸位素餐,租户等于是免费居住在她的物业内且不受任何惩罚,这就如同一个小偷在她家中肆无忌惮地行窃,而她作为业主却只能站在一旁束手无策。对于移民自尼日利亚的卡鲁来说,这样的处境她难以想象。

    为了买下这处房产,卡鲁称自己已是倾尽所有,结果却是有家不能归,还被迫额外支出用于租住共管柏文单位,偏偏还没有租金收入,还要按时支付按揭贷款和物业税,以至于她都无法维系自己和病女的生活。

    女儿的病情因缺钱而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开始出现恶化的情况。同时在面临极度恶劣的财政压力和精神折磨下,卡鲁已无法妥当地处理日常工作,她原先经营的小型移民谘询公司倒闭。

    为了维持生活,卡鲁去应聘财务顾问的职位,但在培训结束后,她却未能通过公司的信用度检查,因为她无法按时甚至根本无法支付帐单,因为她已经为那个如同无底洞般的物业投入15万元,她却还没有住过一天。

    忍无可忍的卡鲁于是向安省高等法院提交了诉状,控告租务委员会的上级机构,即安省政府,并认定安省司法厅作为省政府的代表而成为被告,向省府索赔。

    「安省小业主委员会」(Small Ownership Landlords of Ontario,SOLO)主席宝巴(Boubah)昨(2日)讲解称,目前卡鲁女士正在向法庭申请,使自家的这个诉讼成为集体诉讼,让更多有同样遭遇的业主们加入进来,挽回被侵犯的损失。

    「有同样境遇的小业主不说有上千,最少也是数以百计。都是因为租务委员会的拖延,有的业主居然成了流浪者,被迫栖身庇护所长达一年;有的业主因为收不到租金而付不起按揭,最后只能将物业甩卖;还有的业主已经被逼得宣布破产。」

    宝巴表示,得不到政府保护和帮助的小业主,只能联手自救,一起加入卡鲁的集体诉讼中去。有兴趣者可到他们机构的网站soloontario.ca上去了解详情。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