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你是在什么时候对郑州绝望的?

    一个人被饿死不是逐渐变瘦,瘦到无法支撑慢慢咽气的,而是一恍惚就没命了。一个人心死不是默默流泪,蜡炬成灰后关上心门的,而是一刹那就绝望了。昨天晚上,视频对话另一端的女儿又一次失声痛哭,说我们都得回家,再也不要被疫情抓走,我和老婆眼泪夺眶而出。我对郑州彻底绝望了。

    近一个月的事我已经记不太清了,好像经历了一年,或者更久。

    10月13日,下楼上班发现单元门已经被大锁锁上,无奈回家办公。物业说核酸检测有异常,社区让封。哪家有异常?封几天?通通不知道,只是给了个买菜的电话。幸好单元楼门口留了条缝,买到的菜可以一颗一颗递进来。上门核酸,一户一管。接下来几天,邻居们各种传言哪家有确诊,但是没有转移,还可以自由行动。

    10月19日,物业通知为避免大家下楼,仅保留一部电梯,其他电梯关闭。买菜的人本来分散,这样只能挤进一部电梯上下。仍不知道楼里有没有人确诊,多少人确诊,不知道有没有人被转移。

    10月20日,物业通知当天20点停用电梯,23日早8点恢复正常,23日晚停用,让大家抓紧采购。不知道什么情况,家里还有吃的,我就没有买。

    10月22日,物业通知落实静态管控,禁止人员在小区楼下聚集遛弯,包括遛狗等,中原区防疫办使用无人机不定时监控各小区静态管控情况,如未落实静态管控,区委区政府有权利对不落实静态管控的小区,延时封控时间。请大家为了自身安全,不要下楼,居家隔离。不知道什么情况,只是前几天采购的超市不卖了。

    10月23日,家里没有吃的,早上微信群里一个不知道是谁的人说他有蔬菜和鸡蛋,蔬菜包给啥要啥。我付了钱,晚上送来碎了五分之一的鸡蛋,和土豆白菜,我下楼取。第二天,我又下楼取了外卖买的牛奶和水果。

    10月28日,晚上我开始低烧、头晕、咽痛。睡沙发。

    10月29日,早上社区打电话说我家的核酸检测管有异常,会再上门检测,我把自己隔离在卧室。晚上,上门核酸检测,一人一管。

    10月30日,早上社区通知我妈、老婆和女儿转移,说他们是阳性,我不是,不用转移。可是我老婆和女儿在郑好办上查到核酸检测结果都是阴性,我和我妈不显示结果。我们说家里还有个一岁多的小孩,从来没做过核酸,能不能帮他检测一下。社区人员说汇报一下,遂离开。没有给反馈,转运的车辆离开。

    中午,我妈妈高烧乏力,跟我一起进入卧室隔离。下午,中原区疾控中心打电话说我核酸检测阳性,让我收拾东西,随时准备转移。我跟他说家里有一岁小孩,他记录了家里每个人的身份证号,表示会让社区关注。晚上,中原区疾控中心打电话给我妈说她核酸检测阳性,收拾东西等待通知转移。

    10月31日,凌晨2点,社区通知我妈妈穿上防护服转移,我问为什么没有我,说我不在名单上,继续等待。凌晨6点,我妈被转移至会展中心方舱医院。

    我等待17分钟后拨通12345,咨询为什么还不转移我,表示会反馈相关单位。

    女儿本来在隔离前就有咳嗽,我昨天在儿童医院互联网医院问诊帮她开了药,医院打电话说没办法配送,让自己想办法叫跑腿。多家跑腿不能跨区配送,还好达达在加价后有人接单。医院药房表示只能将药送到门诊大厅门口,让跑腿去门口接。跑腿大哥在医院门口扫码绿码,但医院保安不由分说,禁止一切跑腿进入医院。药房表示无能为力,管不了保安。跑腿大哥很给力,他悄悄翻越两道墙进入医院,终于拿到药。药物很快送到我家楼下,楼下穿白衣服的人说不准进入,没人送上楼,我让跑腿大哥把药物放在路边,感谢社区孙老师帮拿了上来。

    我听见老婆在客厅里大哭,她崩溃了,她搞不明白按照要求在家隔离半个月,却落得感染,不明白为什么昨天阴性要转移,到今天还不转移阳性,她害怕两个孩子眼睁睁在家里等着被感染。

    我联系社区孙老师送来了防护服,我知道自己不能再作为病毒源待在家里了,我得出去。我说自己可以住在车里,感谢孙老师让我出去。

    中原区疾控中心打电话说我核酸监测阳性,需要转移,我说昨天就通知让转移了,到现在也没转移,他说昨天谁跟你说的,你把电话给我,我去找他。

    郑州市疾控中心打电话说你的核酸异常,需要了解一下信息。我说信息昨天都告诉中原区疾控中心了,没有后话,你们的电话只能接,永远打不进去。她跟我解释说因为打的人多顾不过来,所以不接电话。她说我们不联网,你昨天反馈的信息我这里没有,你得再跟我说一遍,包括工作单位等更详细的信息,工作单位你不想说写无业也行,但不能写拒绝提供。我说能不能给我转移,我不想传染给家里其他人。她说我们疾控中心只负责了解信息,具体转移不转移得看社区,你去找社区吧。

    社区打电话不好意思今天的转移名单上还没有你,因为你的值比较低,达不到转移的标准。我说谁发的名单,能不能申请把我加上,我家里有一岁的小孩。他说我明天申请试试,今天确定没有,你在外面照顾好自己。

    我跟老婆说社区帮安排的车,让我睡车里,你放心好了。我在旁边商场外的长椅上凑合了一夜。

    11月1日,老婆说儿子好像发烧了,家里的体温计在我和妈妈隔离的房间里放,没办法拿出来。我去药店买了体温计请社区孙老师帮送上楼。儿子高烧39度6,老婆也发烧38度多。我又去药店买了美林和布洛芬,请社区孙老师帮送到家里,真是傻了刚才竟然只买体温计没想到退烧药。老婆申请社区给家人做核酸,社区表示已经有确诊的家庭不再做核酸,在家观察几天,如果小孩病急你们就打120,但要描述得非常紧急,一分钟也不能耽搁,不然120不来。老婆第二次崩溃,她想快点知道究竟是不是感染了新冠,如果是,就得赶快转移到医院治疗,不知道一岁小孩会出现什么特别的症状。

    我走遍周边的药店都没有买抗原检测试纸。公司的领导同事了解到我的需求,准备了抗原检测工具防护服口罩酒精棉被各种吃的穿的用的,请出租车送了过来。跑腿不能跨区接单。我把东西从车上搬下来,联系不到社区孙老师。我联系物业保洁郑师傅帮忙送上楼,郑同意,但是楼下穿白衣服的人不同意,我拿过的东西他们都不能碰。要拿上楼必须社区孙老师同意。孙老师的电话一直没人接。我打给社区通知我核酸异常的人的电话,说做核酸你们不给做,我自己弄到了抗原,仅仅请你们帮拿上楼都不行吗,他说他只是志愿者,无能为力,我深深叹了一口气。我对着白衣人咆哮一翻,骂他们没有良心。他们挨骂后同意郑师傅把抗原检测试纸送上楼,别的东西不送。过了一会儿,孙老师出现,帮我把其他东西也送上楼。过了一会儿,社区通知我核酸异常的人出现,说帮我搞到了一盒抗原检测试纸,会送上楼,如果抗原阳性,明天帮做核酸。有什么问题可以联系他。

    不出所料,老婆和儿子都是两道杠,女儿是一道。吃了退烧药后,儿子烧退了一些。社区打电话说不好意思,今天转移的名单依然没有你。我说没关系。我想我应该可以回家了。我早上叫的外卖,到下午也没人接单。我又叫了别的吃的。去药店买了连花清瘟蒲地蓝双黄连,带着药准备回家。孙老师的电话又打不通了,我进不去单元楼门。楼下的白衣人让我不要待在楼门口,以免引起他人恐慌,最好找个角落,如果门开了他叫我。今天夜里比昨天冷了不少。

    11月2日,0点半,社区来了一个人可以开门让我进去。进到电梯才发现我家的电梯卡都被物业停用了,我等了半天,有个到29层的人,我有幸坐上去又爬楼梯到23楼。

    家里只有女儿还是阴性,社区可以将她作为密接转移去隔离酒店。我爸爸从别的地方赶来,带着我女儿转移到西四环的隔离酒店。穿防护服时,女儿兴致盎然,这衣服真有意思。老婆将女儿送下楼,爬楼梯回到23楼的家。

    家里还有一点吃的,但老婆没工夫和心情做,他们这两天一直吃的白水煮面,儿女都吃得很香。

    今天上门给我们做了核酸。

    11月3日,社区通知只能我老婆和儿子转移走,但我不行,我核酸检测的值达不到转移标准。社区说他已经申请将我作为陪护转移,但是上面没同意。老婆一个人在外面照顾不了小孩,社区表示理解,同意我们就在家里隔离,不转移了。

    儿子又烧到39度多,吃了第五次美林后睡着了。我们不知所措,只好拨通120。我没办法撒谎说儿子有生命危险,只是将儿子的状况如实反馈。120细心地安慰了我们,她家住的离我家不远,她的小孩也在发烧,药店买了药吃着在家观察,她还坚持在上班。她说如果有危险再及时联系,她一定会快速派车。但如果不紧急,去了急救医院后还是会被转移到新冠定点医院,而且急救医院接诊确诊病人后还要全面消杀才能继续营业。他建议我们注意观察孩子病情,如有需要再及时联系。

    老婆依然低烧。

    11月4日,我爸说我女儿也开始发烧,在房间里不吃不喝,哭着喊着要妈妈。出生5年来,女儿还从来没有离开妈妈这么久过。吃了两次美林,她情绪稳定了一点,稍能进食。我问社区如果女儿确诊,能不能回来跟我们待在一起,说这得问隔离酒店,他们无能为力。

    新冠引发了儿子鼻炎的毛病,我打电话给旁边药店把鼻渊通窍颗粒送到楼下。社区孙老师说已经把这栋楼交给物业,让物业帮送。物业说下午让郑师傅送,我每一个小时问一次,到下午七点也没送,说只能等明天。孙老师说这狗屁物业,等会儿我帮你马上去。我说不用了,我已经穿上防护服下楼自己拿了,爬楼梯回到23楼。

    晚上,社区志愿者通知考虑到实际情况,可以将我家里的三人一起转移到隔离酒店,酒店房间有限,需要尽快答复去不去,建议同意转移,否则明天可能要强制转移。我和老婆琢磨家里已经没东西吃,且没有人愿意帮忙送上来,况且家里到处是病毒,应该还不如酒店。我们马上回电话同意转移。

    11月5日,凌晨4点,社区志愿者通知我们下楼准备转移。车上等了1个小时,开到另一个地方,又等1个小时,再到一个地方,又等1个小时,大概8、9点钟,大巴开进了郑汴路的中原国际博览中心,不是酒店。我老婆又崩溃了。她一次又一次打电话给社区前前后后通知转移的人质问为什么骗人,但通通关机。

    大巴司机说方舱不接受5岁以下的小孩和60岁以上的老人。车舱里回响起各种声音,妈妈们的咒骂声和哭泣声,司机回骂管我屁事我就是拉人的我三点就起床了我容易吗,男人们劝司机他们不是骂你是骂社区的人。司机下车接着协调。

    10点钟,我们终于乘坐按键全部坏掉的货运电梯进到位于三楼的方舱三区,大约有四五百人。一个格子两张床,生活用品俱全。小牛昨天没怎么烧,进入方舱后又烧起来,已经瘦了一圈。

    11月6日,女儿烧了三天体温逐渐稳定时,我爸发烧了。虽然上次的核酸结果显示阴性,因为发烧,隔离酒店不再给他们做核酸。我妈在另一家方舱腹痛难忍,吃了药后仍没办法吃进东西,每天只能喝点小米粥。

    女儿继续把她想吃想玩的东西画在纸上,前天说想吃葡萄,憧憬着以后去葡萄园采摘。第二天他们做了核酸检测。

    11月8日,我爸接到通知昨天他和我女儿的核酸是阳性,需要准备转移。我联系中博方舱,能不能把我女儿转移到这里以方便照顾,他们做不到。

    11月9日,巩义疾控中心打电话给我老婆说我女儿在转移过去的名单上,问是否已经出发。我爸和我女儿还没有接到转移的通知。我在等待30分钟后打通12345,请求将女儿转来中博,12345记录了我的诉求,表示会转相关部门并进行督办。除了吃饭时间,女儿要一直跟我们视频通话,到后来不知道说什么,目光呆滞,面无表情了。挂了电话,8点钟就闷闷不乐地睡觉了。

    晚上,隔离酒店通知转移,没说转移到哪里。我在等待50分钟后再次拨通12345,已经了解我的需求,转相关单位。我说能不能现在帮处理一下,说没办法,只能帮你督办。那相关部门是哪里呢,能不能给我电话我自己联系一下。他给我了中原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和管城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的电话。中原区的电话是个空号。管城区倒是打通了,说中博是市里面管理的,你应该打12345帮你协调。我说就是12345给我的你的电话。他说那12345业务不熟,我们这里无权负责。我在网上搜到郑州市疫情防控指挥部的电话12320,等待20分钟后接通,说他们不负责这个,可以告诉你中原区和管城区的电话。中原区的电话无人接听,管城区倒是接通了,说他们是疾控中心,没办法协调。除了12345,政府公告上写着还可以在郑在办郑在抗疫微信公众号上求助。我在公众号上申请求助,提示下载正观app关注最新回复。

    我爸问到他们是要被转移到会展中心,说不如就转移吧,可能见到奶奶她就开心起来了。他赶紧叫隔离酒店人员说同意转移,并叫起我女儿穿防护服。一会儿,我爸打电话说他们穿好时大巴已经走了。我说,那你们赶紧睡觉吧。

    11月10日,我爸再次跟隔离酒店人员表达了转移到中博的愿望,对方表示尽力协调,尽快转移。

    正观app有了回复——“已上报给相关单位或部门”,求助结束。同事提醒我在顶端新闻app求助,那里可以直接@领导干部,我@了中原区区委书记。我写到,我已经打了两天电话,没有人能帮我协调,这是我最后的希望,如果这次也不行,我就对郑州彻底绝望了。

    女儿又在视频里大哭一场,嚷着要回家。老婆第三次崩溃,我已经不吃药不喝水不吃饭一天了,她看不到希望。

    11月11日,早上5点,隔离酒店工作人员打电话给我爸说昨天晚上有安排人转移,但没排上你们,我挺不好意思,我给你想个办法,如果有医生来找你,你就说自己浑身疼痛,没有办法再带小孩了。我爸表示感谢。没有人来看他。不过酒店送来了一些零食,女儿收到零食很兴奋,分配着这一个是留给妈妈的,那一个是留给爸爸的,还有给弟弟的。我说不用给我们留,你觉得好吃可以把包装拍给我,回家后我们买好多回来吃。女儿确实拍了一些零食包装的照片过来,但仍要坚持给我们留。

    下午,我接到电话说他们收到我在媒体的求助,向我了解了情况,说情况比较复杂,会报告请示,让我保持电话畅通。没有电话再打来。

    刚才,我爸说酒店通知他们转移来中博,他们已经穿好防护服,等着车来接了。我和老婆欣喜万分。我让女儿先睡一会儿,车到来可能就后半夜了。女儿说她激动得睡不着。她问我,等会儿是见你们一面就得离开吗,还是我可以住在那里被妈妈搂着睡。我说可以住在这里。她更加兴奋,那才不能睡呢,车来了就得赶紧下去,不然又错过了车怎么办。她收拾着给爸爸妈妈准备的零食礼物。老婆提醒她帮爷爷把手机充满电,不然没电就联系不上了。她才同意挂断电话。

    现在,我正祈祷不要再出什么叉子,让我能顺利见到女儿。

    我想问郑州市政府:

    1、为什么不及时转运确诊病例,害得一栋楼似乎一半的人都感染?2、为什么确诊情况不公布,市民对关乎自己生命健康的信息一无所知,只能任由摆布?3、为什么让小孩跟父母团聚这么难?我的需求太过特殊?4、为什么核酸检测结果不准确反馈,到现在我在郑好办上都看不到阳性记录,健康码还是绿码?5、为什么对市民连哄带骗,该怎么相信你?6、为什么花一个小时打通12345也只是反馈有关单位然后不了了之,谁是相关单位?7、如果抗疫指挥部是相关部门,为什么电话可以是空号?或者永远没人接听?8、为什么我能接触到的所有部门都声称自己只是奉命操作,不负责自己正在做工作?到底谁负责?这背后的工作机制到底是怎样的?9、为什么信息多头,疾控中心一遍又一遍了解情况,却说不清楚,混乱到我自己是什么情况都没办法掌握?

    这座城市似乎井然有序,譬如铁皮、大锁和“报相关单位”整齐划一,而秩序的尽头是个迷宫。这座城市果然曾经风雨,惯看泪水、分离、死亡,而不动声色,何不食肉糜。这座城市有足够能力让你感受自己的渺小和无能,毫不吝于让你见识卡夫卡式的荒谬与无稽。在这座城市,安全感是奢侈的配置,尊严要先放下才可能短暂获得,水花镜月一般。郑州,我出生、成长,而不想死在这里的地方。绝望的人不想再说一句话,我只是帮自己梳理一下记忆,保持清醒,不至于麻木而死。

    气象台发布了大雾黄色预警,我们在方舱里感受不到白天黑夜、阴晴圆缺,好像时间不会流逝,24小时亮着灯,永远光明,又像时间加速快跑,我的胡子长了老长,至于影响吃饭。不要告诉我时间会冲淡一切,也许我会像约翰克利斯朵夫一样,“深深地吸了一口浓雾,重新上路”。“对于一个不会过去的人,什么都不会过去的”。那过去了的,不是美好的回忆,是不会停止的丧钟。

    0 - 1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