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地震后他失联的17天:靠喝水吃野果充饥

    被救后的甘宇

    9 月 21 日上午,在四川泸定 6.8级地震中失联的湾东水电站员工甘宇,在猛虎岗被当地村民找到时,生命体征平稳,精神状态良好。下午两点过,甘宇被直升机送往泸定,前往医院进一步治疗。

    此前,9 月 5 日泸定地震发生后,湾东水电站员工罗永没有选择第一时间逃生,而是爬上大坝,紧急打开两个水闸,避免了险情。到 9月 8 日下午,历经重重艰险,罗永被直升机救出。而罗永的同事甘宇,却因体力不支,留在山上等待救援,自此与外界失联。直到 9 月 21日,他幸运获救,此时距离地震已过去 17 天。

    甘宇被找到时,裤子和鞋子全部烂了,腿上、身上多处擦伤。在猛虎岗,堂哥甘先生给甘宇换了衣服和鞋子。

    猛虎岗位于四川雅安市石棉县王岗坪乡。9 月 12日,甘先生和家人就赶到王岗坪乡,搜寻几天后他回到成都,但晚上老是梦见弟弟甘宇,” 梦里弟弟一直说‘来救我’”。昨日一早,甘先生又赶到王岗坪乡,终于在 9 月 21 日上午等来好消息。

    今天中午,甘先生和几个带路的村民往山上赶,电话里气喘吁吁。他说,自己跟甘宇 ” 穿开裆裤一起长大 “,兄弟情深。

    事后,甘先生从甘宇处了解到,这些天,弟弟一个人被困山上,从山谷爬上了山顶,靠喝水、采摘野果充饥,晚上睡在树下……他说,这漫长而煎熬的10 多天过来,家人从未放弃希望。对甘宇的救援也从未停歇,武警官兵、消防、民间搜救队以及家人,都在附近区域展开过搜寻。

    被救后的甘宇

    呼救声让人们找到他

    猛虎岗(小地名)位于石棉县王岗坪乡跃进村,山下的湾东河是石棉县与泸定县的分界河。公开资料显示,猛虎岗山高林密,地形复杂,也是红军长征战斗遗址。

    两天前,跃进村村民倪太高看到有搜救队经过家门口,他了解到失联的甘宇可能在山上。甘先生证实,一支民间救援队确实到过村里,在山上放无人机搜寻,因为没有找到上山的路撤了下来。

    倪太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昨天也去山上寻找过,未果。今天早上 6 点过起床,他再次上山,7 点过听到有人呼喊 ” 救命呀”。他循着声音上山,9 点过在一个陡坡下面看到了甘宇。

    ” 他一直哭,哭了很久。”倪太高说,甘宇看起来很虚弱,全身是伤,他让妻子带了水和饼干上去给甘宇吃。甘宇的手机已经没电了,让他帮忙给泸定县得妥镇政府打电话报平安,倪太高没有得妥镇的电话,于是给在村上当民兵连长的兄弟倪太平打了电话。

    58 岁的倪太高以前当过多年村干部,他很熟悉山上情况。

    倪太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得到消息后,他立即上报了情况。当地随即组织了医生、民兵、消防、村民等上山救援,并联系了直升机转运甘宇。下午 2点 50 分左右,甘宇被抬到山顶平坦的地方后,被直升飞机接走。

    与同事坚守电站后失联

    28 岁的甘宇是四川达州市大竹县人,系泸定县得妥镇湾东水电站员工。据媒体报道,9 月 5日地震发生后,甘宇曾和同事罗永一起逃生。罗永曾爬上大坝,打开了两个水闸,紧急泄洪避免了险情。

    据罗永介绍,打开水闸后,他遇到了高度近视且眼镜已经丢失的甘宇。” 电站当时有 10多号人,其中有两人被埋,当场身亡。我也被吓得慌了神。”后来,电站里只剩下他和甘宇,两人想起发电机还没有停,存在风险,又跑到厂房赶紧拉下电闸。

    地震当天,他们守在电站里,到处都是废墟,手机没有信号,没有吃的。加上余震不断,山上还在滚石头,一晚上睡不着。

    第二天,两人决定自救。罗永说,9 月 7日,两人往电站外走了大约二三十公里,甘宇体力不支,实在走不动了,选择原地等待救援。罗永则继续走,想办法求助。9 月 8日上午,罗永通过放烟雾获救。

    接下来的几天,搜救人员一直在寻找甘宇。9 月 10 日上午,多支救援队出发,前往得妥镇湾东村四组搜寻。9 月 11日,救援人员找到了罗永和甘宇分别时,罗永为甘宇搭建的临时庇护所,但那里已经没有了甘宇的踪影,只有脚印可见。

    据媒体报道,搜救人员沿着脚印搜救,发现了甘宇的贴身衣物,由此推断甘宇可能出现失温。再沿着脚印寻找,又发现一处临时搭建的庇护所,仍未发现甘宇。脚印仍有,继续搜寻,却消失不见……

    救援人员将甘宇抬上直升机转运到医院

    一直相信他有野外求生能力

    在武警、消防等队伍展开救援的同时,多支民间救援队伍也参与到寻找甘宇的队伍中来。

    9 月 15 日,一个名为 @碎叫 的网友在微博发帖,” 为了寻找失联的甘宇,我们决定派出第二梯队赴泸定参加搜救工作…… “”碎叫 ” 名叫王英颉,南充红翼应急服务中心理事长,在民间救援队展开搜救工作时,他参与了协调工作。

    王英颉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据他了解,这期间,包括巴中救援队在内,大概有四五支民间救援队参与搜救。

    得知堂弟失联后,甘先生 9 月 12日赶到石棉县王岗坪乡,甘宇的父母、姑姑等亲人也赶到灾区,焦急等待,想方设法搜寻打探。甘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除了跟民间救援队保持联系,他还找了多个当地村民,帮忙带路和寻找。

    在王岗坪乡搜寻多日无果后,甘先生回到成都,但心里还是放不下弟弟。” 晚上做梦老是梦见弟弟,喊我去救他。” 他和甘宇从小 “穿开裆裤一起长大 “,兄弟感情一直很好。9 月 20 日,甘先生又赶到王岗坪乡,联系协调相关搜救工作。

    好消息终于传来!甘先生爬上猛虎岗,把弟弟送上飞机后,对当地村民表示了感谢。他说下山后准备回成都,甘宇的父母、姑姑等亲人已经赶往医院。

    ” 我们一家人从未放弃希望。”甘先生说,他们坚信会有奇迹发生。王英颉也表示,甘宇在湾东村水电站工作,熟悉当地气候、地理环境,救援队伍也一直相信甘宇有野外求生的能力。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参与救援的人员

    被困山上的 17 天

    从 9 月 5 日地震至今,甘宇已与外界失联 17 天。这 17 天里,他被困电站,自救逃生,独自一个人面对茫茫荒野……

    甘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猛虎岗见到甘宇后,关于这 17天的经历,他跟甘宇有过简单交流。据甘宇回忆,地震后,他在跟罗永分别后,因为全是绝壁悬崖,他已经无法下山,只有继续往山上走。

    这些天,甘宇靠喝山泉水、吃野果子充饥,晚上无处避雨避寒,只有在树丛中过夜。他的鞋子和裤子已经烂了,裤子一直是湿的,全身可见很多擦伤。

    甘宇向甘先生透露,关于搜救队曾发现的衣服,那是他自己脱下的。因为地震后在废墟救同事,身上沾了血迹,当时天气又很热,于是脱掉换了一套衣服。

    在猛虎岗的山上,甘宇已经躺了两三天,他再也走不动了,也没办法下山。幸运的是,9 月 21日清晨,他在山上呼救,被村民倪太高听见了……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