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家庭医生减少 护理院缺人手 急诊室超负荷 越来越多关闭(图)


    非紧急患者被送急诊室,医院医护人员压力大增。(加新社)

    医护从业员组织强调急需增医护人员纾压力

    最新统计显示,越来越多加人无法获得家庭医生应诊,长期护理院和急诊室由于人员短缺,面临巨大的压力,越来越多的急诊室不得不关闭。医护从业人员呼吁增加医护人员数量。

    据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的数据,2019年有近500万12岁以上的加人没有获得家庭医生服务,魁省、阿省和斯高沙省居民没有初级保健医生的比例明显上升,但所有省份都指出,需要家庭医生的人口比例超过10%。

    加拿大家庭医生学院(College of Family Physicians of Canada)表示,这些数字可能在继续恶化,因为越来越多的家庭医生减少应诊数量,减少工作时间,或者完全离开这个行业。

    加拿大医学会(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即将离任的主席斯玛特医生(Dr. Katharine Smart)表示,这导致了整个医疗系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那些无法获得基本保健的患者病情更加严重。她补充说,由于长期护理院等替代性护理机构的医护人员日益短缺,导致非紧急患者被送入已经不堪重负的急诊室,造成了全国范围内多家急诊室关闭,而将压力转移到了仍然开放的急诊室。她说:「全国各地的医院人满为患,这些患者根本没有机会获得基本保健。他们现在选择去急诊室就诊,要么是只为获得基本护理,要么是出现了更严重的疾病。」

    吸引新医生加入家庭医学也更困难。学习家庭医学的医学生越来越少,他们更专注于医学的专业领域。根据加拿大住院医师匹配服务机构(CaRMS)的数据,去年全国1569个可用的家庭医学住院医师职位中有99个职位空缺,即使在第二轮招聘新医生后也是如此。

    加拿大家庭医生学院主席Brady Bouchard医生说,过去五年来家庭医学住院医师匹配率不断下降。他说:「这对加人来说是非常值得担心的,对我们来说也是如此,居民找不到一个可以长期护理的家庭医生,全国各地很快就会出现医生不足的现象。」

    大学医疗网络(UHN)的行政总裁史密斯(Kevin Smith)表示,在疫情之前,他的医院通常以110%的能力运转,但由于疫情积压的病例多达5000个以上,大学健康网络只能增加收治能力。史密斯指出,目前至少有100名患者在大学健康网络住院,医生认为这些患者的病情不那么严重,应该转移到其他地方。但由于长期护理院、康复中心或家庭护理等场所的人员短缺,他们仍然留在医院。

    据加拿大卫生信息研究所(CIHI)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数据,在2020-21年加拿大总共270万急性住院患者中,5.4%的住院患者有备用护理级别(ALC)天数。备用护理级别天数是指病人在等待其他护理机构提供更合适的服务时占用医院床位的时间,如慢性或复杂的持续护理、精神健康或康复。根据CIHI的数据, 2020-21年,加拿大病人在医院度过的日子中有17%是备用护理级别天数,这还是整体住院率较低的一年。

    与此同时,部分省份一直在推行计划,增加疗养院、长期护理床位和家庭护理支持,以应对替代级别护理患者给急诊室带来的压力。纽宾士域省已经宣布计划在其系统中增加600张养老院床位,温尼辟省正在实施一项计划,试图通过家庭护理使老年人在进入养老院之前尽可能长时间地留在家中。但是,这些解决方案大多需要人员配置。斯玛特和其他一线卫生专业人员指出,在寻找解决方案时,处理人员配置问题必须是所有政府和卫生当局的首要任务。

    Aaron Zhang,Local Journalism Initiative Reporter

    0 - 1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