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陈春花回应“学历造假”:所获得学位未被认证

    8 月 3 日,北大教授陈春花在其微信公号回应有关学历争议。

    陈春花发文称:我毕业于华南工学院无线电技术专业,随后留校讲授马哲课程八年(期间于北师大进修学习哲学与伦理学)。之后决定就读新加坡国立大学工商管理硕士课程,学习管理学专业知识并了解中西文化的不同。我认为还需要寻找到一个基于哲学或者价值观视角研究企业成长问题的导师,通过文献阅读,我找到了苏东水教授,他是复旦大学管理学首席教授,创立的” 东方管理学 ” 以及对泉州模式的研究和总结让我深受启发。我去拜访苏老师,向他请教我所做的 30年研究计划,他认同我的想法,推荐我就读爱尔兰欧洲大学DBA,并愿意成为我的论文导师。找到了我学术研究的引路人,让我特别开心。这样我就同时开启了新国大课程的学习,以及跟随苏老师进行论文博士项目的学习和研究。

    1999-2001年,两年的学习过程很短暂,但是非常充实,课程论文研讨与学习,都是复旦及上海高校的博导授课和主持,引领我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在苏老师的悉心指导下,选定了以中国本土企业文化分析作为博士学位论文的选题,通过博士论文的研究过程,让我进一步掌握了一些研究方法论,理解了东方管理学的核心理念,以及企业文化与企业绩效之间的关系,经认真研究并完成了近十万字的论文,通过了由7 名博导、教授组成的答辩委员会考核,获得博士学位。这个阶段的学习为我的三十年研究计划奠定了基础。

    2003 年 2 月,「中外合作办学条例」出台,执行时间同年 9月,随后我才知道所获得博士学位未被认证。这段求学经历是在国家「中外合作办学条例」和学历学位认证相关规定出台之前。

    陈春花还表示,2016 年入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已如实告知博士学位未被认证的情况,以及自己求学的过程。

    此前报道

    北京大学王宽诚讲席教授、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BiMBA商学院院长、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客座教授、博士生导师、两次获评《财富》” 中国 50 位最具影响力商界领袖 “、四届《财富》”中国最具影响力 25 位商界女性 “……

    这些响亮的名头背后,正是近期因学历问题备受关注的学者——陈春花。

    图据北大国发院官网

    受到质疑的是陈春花的教育背景之一的 ” 爱尔兰欧洲大学 ” 工商管理博士,这所查询不到的大学被认为是 ” 野鸡 “大学。

    图据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官网

    对此,天目新闻记者联系北京大学,该校宣传部工作人员称,目前学校已经关注到此事,但具体调查进展尚不清楚,不便透露。北大国发院值班人员称,对于此事最好联系本人,官方不便回应。

    天目新闻记者多次拨打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电话,并未有人接听。该校党委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天目新闻记者,此事由该校宣传部回应,但宣传部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天目新闻记者尝试联系陈春花本人,截至发稿,电话仍无人接听。

    北京大学国发院网站显示,陈春花为全职教授,但并没有列出其教育背景。但在 2022 年 7 月 18日的百度快照中,北京大学国发院网站曾写出一条教育背景,即 ” 南京大学商学院企业管理博士后(2005年)”,说明这条教育背景刚于近期被删除。

    另在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教师介绍中,陈春花的教育背景也已经被删除。但从历史记录中,天目新闻记者看到,陈春花 “1986年获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系工学学士学位,2000 年获新加坡国立大学企业管理研究生院工商管理硕士,2001年获爱尔兰欧洲大学工商管理博士 “。

    而对于 ” 爱尔兰欧洲大学(European UniversityIreland)”,并没有查到相应的官网。天目新闻记者查询教育部 ” 教育涉外监管信息网 ” 在今年 3 月更新的 25所爱尔兰高校名单,其中并没有 ” 爱尔兰欧洲大学”。该网站设立的目的正是为了核查外国院校设立的合法性和其所颁发学位学历证书在所属国获得承认的有效性。

    图据 ” 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 ” 与 ” 独立报 ” 报道截图

    2000 年 2 月 25日,以大学排名而闻名的英国《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就曾报道,爱尔兰教育部门正在调查一个未经官方批准就自称为 ” 爱尔兰欧洲大学 “机构的运营,这个机构地址为爱尔兰首都都柏林的一个宿舍。” 爱尔兰欧洲大学 “在英国和国际上做广告,招收研究生学历以上的学生,但实际上从未向爱尔兰官方申请 ” 大学 ” 身份的许可。

    同年,爱尔兰共和国《独立报》报道,” 爱尔兰欧洲大学 ” 将自己描述为新千年大学,为专业人士和高管提供 “以负担得起的成本提供研究生和实习后课程 “,但从未申请过任何自称为 ” 大学 ” 的机构所要求的部长批准。

    在陈春花的个人公众号 ” 春暖花开 ” 上,经常以华为为例来进行分析,天目新闻记者发现,仅在标题里点明‘华为’的就近 40篇。在 2017 年 1 月 17 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陈春花记录了与任正非见面的场景,”任先生看到我们穿的单薄,就问身边的同事,看看有壁炉的会议室是否空闲;任先生自己开车做司机带我们过去,我和姚老师都说,这应该是史上最贵的‘司机’”。

    7 月 6 日,华为发表声明指出,近期网络上有一万多篇夸大、演绎陈春花教授对华为的解读、评论,基本为不实信息。华为强调 “与陈春花教授无任何关系,华为不了解她,她也不可能了解华为 “。

    虽然,陈春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称,近期网络上万篇上述相关文章并非本人所写,但是天目新闻记者看到,公众号 ” 春暖花开 “的认证主体为 ” 上海知到知识数字科技有限公司 “,陈春花在该公司的持股比例为33%,说明陈春花与该公众号文章并不能完全撇清干系。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图据爱企查

    事实上,简历上写出 ” 爱尔兰欧洲大学 ” 的高校学者并不只有陈春花一人。天目新闻记者查询 ” 教师库 “等网站,发现上海某高校的商学院教师陈某,博士学位的毕业院校也为 ” 爱尔兰欧洲大学”,该校商学院网站已无法进入,电话亦无法接通。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王桦宇告诉天目新闻记者,这种现象在高校内不是首例,也不会是最后一例,很多人为了评奖评优以及职称评定,在面对正规大学博士攻读难度较大的情况之下,会选择去国外买一个” 野鸡 ” 大学的名头,这是非常不可取的做法。不过,随着国家在教育文凭方面的治理工作的深入,这种现象也发生得越来越少。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