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来了解佩洛西:这个让川普和中国都怕的女人

    2018年12月,为了实现竞选承诺,在美墨边界筑一道「又大又漂亮」的牆,川普要求国会拨付至少50亿美元(约1,500亿台币)的筑牆费用,否则不惜拒签临时支出法案,让联邦政府关门,民主党国会领袖赴白宫与川普协商,双方互不相让,气氛火爆。

    2019年1月,民主党控制的新国会正式上任,并与白宫针对边境安全及筑牆问题展开协商。谈判过程,双方毫无交集,川普甚至直接起身离开会场,嚷嚷这会议「完全是浪费时间」。但民主党就是不买川普的帐,拒绝提出任何折衷方案,也不接受交换条件。

    众议院议长南西.裴洛西(NancyPelosi)深知,让联邦政府停止运作、公务员放无薪假,白宫面对民意反感的压力,比国会更多。她不理会川普的威胁利诱,力排党内异议,坚持不跟白宫妥协,还加码以联邦政府关门造成「安全顾虑」为由,暂缓邀请川普到国会发表国情咨文。

    僵持35天之后,2019年1月25日,川普终于让步,结束美国史上最长的联邦政府关门,也换取众议院循例邀请他到国会发表国情咨文,救回自己最在意的镁光灯。首度与民主党国会交手,川普就踢到铁板。
    从政以来,川普仗着狂妄自大,所向披靡。新闻媒体、党内大老、外国元首,他都不放在眼裡,这次却拿对手没辙。川普感叹:「南西就是不给我想要的。」他向来轻蔑女性,为她们乱取绰号,唯独对于裴洛西,只敢称呼她「南西」。

    这位唯一能让川普害怕、今年78岁的裴洛西,担任联邦众议员30年、党团领袖15年,如今二度担任议长,是当今美国政坛最有权力的女性。过去,她以惊人的耐力与意志力,为民主党在国会缔造许多成就。如今,更将成为反川普共主。

    裴洛西的争议性,也丝毫不输川普。共和党将她妖魔化,选举时只要砸大钱让她出现在电视广告,就能催出基本盘的仇恨票。不过保守派虽对她恨之入骨,私下却希望共和党也能有这种聪明又强悍的国会领袖;而民主党人虽然一致赞扬她的贡献,但党内温和派认为她太偏激、激进派认为她太保守,彼此也都不满她长年垄断资源及权力。

    面对各种批评,裴洛西向来不以为意:「要不是我这麽有用,不会成为攻击目标。」她的政治字典裡没有「谦虚」二字,取而代之的是「责任」与「义务」。她认爲从政之路所承担的每一项工作,都是自己的使命,也乐于在每一个重大法案上,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对于坚持的事,她始终态度坚决。


    裴洛西不是政治明星,不擅长公共演说,缺乏群众魅力。但她熟娴党务,擅长运作政党机器,发挥过人的组织力、协调技巧,以及竞选募款才华。「裴氏兵法」只靠三招:坚持、说服、知己知彼,清楚掌握敌人及盟友想要什麽、害怕什麽。在每一个法案表决前,她总能精确计算法案过关票数,拟定可拉拢的名单,准备好交换条件。搞定一个重要法案,她只需要一支电话、电话号码,以及几分钟的时间。

    裴洛西出身加州第12选区,这个选区涵盖大半个旧金山市,是西岸最富庶的地带,也是文化最多元、前卫的自由派重镇。她支持堕胎权、LGBT权益,关心气候议题,政治理念与加州都会区选民的自由派倾向紧密连结,历次选举都以7成至8成的得票率轻鬆连任。

    此外,她也长期关注西藏、新疆及中国人权问题。1991年访问北京时,裴洛西与随行官员在天安门广场拉布条抗议「六四事件」,被中国驱逐出境。1992年,她在国会提出《中国学生保护法案》,为六四流亡学生提供庇护,至今仍声援中国民权人士不辍。

    虽然充满理想,她却清楚定位自己在政治圈扮演「接地气」的务实主义角色,而这个特质来自她的出身背景。

    1940年,裴洛西出生在巴尔的摩一个义大利裔政治世家。出生时,父亲已是联邦众议员,还是小罗斯福总统的挚友,她的哥哥后来从政,也曾担任两届巴尔的摩市长。小时候,裴洛西若不是在学校上课,就是在造势场合陪父亲拜票。当时,东岸民主党圈子仍风行老式政党政治:党机器运作一切,「政治」一词意味着与党内大老(暱称为「老闆」)及金主建立关係,做好利益分配,裴洛西也从小耳濡目染,学会拉帮结派的交际手腕。

    21岁时,裴洛西参加甘迺迪总统的就职典礼,深受他的政治魅力鼓舞,对于政治工作产生愿景,学校毕业后也到国会议员办公室实习。对她而言,从政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但裴洛西的人生第一份正式工作却是家庭主妇。1963年,她与从事金融业的丈夫结婚,婚后就走进家庭,成为5个孩子的妈,还从东岸搬到西岸。

    但民主党的人脉网络没有忘记她,她很快开始活跃于加州政坛,专门帮候选人募款。1982年裴洛西成为加州民主党主席,1984年成为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主席;1987年,罹患癌症末期的加州联邦众议员柏顿(SalaBurton),在病榻上指定裴洛西成为接班人出马竞选,开启她的国会生涯;1993年,她进入预算委员会,掌握每一个资源分配及建立人脉的机会,议会生涯开始平步青云;2003年起,她担任党团领袖,凭藉分配委员会席次的权力及竞选募款的才干,日渐巩固领导地位。

    小布希时代,裴洛西带领民主党扮演忠诚的反对者角色。她率先质疑「大规模毁灭性武器」说法的真实性,反对出兵伊拉克。2005年,她杯葛小布希的《社会安全制度私有化法案》,拒绝向白宫做出任何妥协,如同这次对抗川普筑牆。她盘算,白宫的诉求并非多数美国人民心中的首要之务,反而若接受利益交换,她的党团将有分裂危险。最后,小布希政府眼见民意支持度急速下坠,只好让步,证明裴洛西的算计无误。

    2006年期中选举,民主党夺回众议院,裴洛西获得全党一致贊成,当选美国史上第一位女议长。宪法规定,当总统、副总统都缺位时,众议院议长是第一顺位继承人。更重要的是,众议院议长对于委员会人事、法案议程安排都有不受干预的决定权,倘若党内协调顺畅,可以主导整届国会的立法成果——裴洛西成为宪法第三顺位政府首脑、美国最有权力的女人。

    2007年至2011年的议长任内,是裴洛西从政的黄金时代,催生欧记健保、挽救美国经济崩盘、改革华尔街、废除军中性向歧视,都是她的成绩;2010年,健保法案即将推出的前夕,参议员爱德华.甘迺迪(EdwardKennedy)过世,民主党在国会顿失重量级支持,以及足够阻挡冗长辩论(即「费力把事拖」)的关键一票。白宫一度退缩,改为只推动儿童健保。裴洛西赴白宫强烈说服欧巴马坚持原案,促成健保法案得以通过,民主党实现小罗斯福时代以来的夙愿。

    但随着美国多数选民不满现况的声浪日渐高涨,裴洛西也成为两党一致的箭靶与发洩出口。
    2010年期中选举,民主党失去国会多数,党内开始检讨领导阶层,也出现竞争者挑战裴洛西的领袖地位。2016年,近三分之一的民主党党团成员反对裴洛西再任党团领袖。裴洛西的回应是,提拔更多年轻人担任领导干部,并抛出不恋栈的承诺:倘若希拉蕊.柯林顿当选总统,她将不再担任国会领袖。然而,柯林顿没有当选,倒是川普当上总统。国会老船长再度取得掌舵的正当性。

    2018年期中选举,民主党以防堵川普作为诉求,共和党则看准裴洛西是票房毒药,花上亿美元做负面广告吓唬选民:「裴洛西要回来了!」根据盖洛普选前民调,裴洛西的全国支持度只有29%,民主党选民中也有56%的人认为她不应再任议长。在民主党艰困战区,候选人都尽量避免让裴洛西露脸。

    但选举结果证明,裴洛西效应并没有发酵。民主党夺下40席原属共和党的众议员席次,这是民主党自1970年代以来在众议院最好的成绩。

    自2002年至2018年,裴洛西共为民主党募款超过6亿8,000万美元(约209亿台币)。年近80岁,她依旧精力旺盛,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工作到深夜,并且极少休假。不过,这些付出却无法换取党内同志继续支持老人政治。2018年期中选举刚结束,就有16名民主党新科议员发表公开信,呼吁裴洛西交棒给新生代。
    多数民主党人认为,裴洛西是强悍的领袖、政治生涯也没什麽过失可以挑剔,但她已经过气,到了该交棒的时候。不少党籍议员抱怨,裴洛西多年来打压党内异己,而且她作风保守,坚持以传统「资深制」分配委员会席次,这也让国会党团的议事文化与民主党给人的自由派开明形象迥然不同。

    为换取回锅议长,裴洛西与反对派达成协议:建立党团领袖任期限制,并回溯适用于自己——换言之,这次担任议长,将是她政治生涯最后一战。

    她不断向党内强调,自己的角色只是「连结下个世代的桥樑」。至于为何拒绝交棒?她表示:「美国政治的议事桌上必须有位女性首脑。」她认为,川普时代的政坛不能没有她,否则将无法在每一扇密室会议的门后,看见女性身影。

    1987年,裴洛西初次当选国会议员时,435席众议员中仅有26席女性,女性议员几乎被排斥在每个重要的党团会议之外。2007年上任议长时,裴洛西曾表示,这是自己生平第一次踏入民主党籍议长的办公室,「刚当上议员那些年,我从来没有收过党团任何开会通知。」

    裴洛西诉求打破女性从政「天花板」,确实有其历史脉络,但今时今日是否仍具有号召力?2018年期中选举,投给民主党的选民超过半数是女性,新一届民主党籍众议员裡,就有89席是女性。民主党女性从政,似乎已不再是个问题。
    对于反对派民主党人而言,他们更想打破的是「裴洛西天花板」。他们不满裴洛西的老派与强势作风,更不贊同她应对川普的策略。与对付小布希的方法不同,裴洛西刻意不随川普起舞。她认为,既然川普是导致政治不稳定的力量,民主党就必须成为安定的力量,不走偏锋,专注攻防民生议题。她还多次表示,川普是可以合作的对象。

    面对党内主张弹劾川普的声浪,裴洛西认为目前仍欠缺川普违法的决定性证据,难以说服美国民众。至于诉诸民粹对付川普,以彼之道还治彼身?「那是希拉蕊过去干的事,不是我们现在要做的工作。」她说。

    未来,裴洛西面临最大的挑战,将来自民主党内部,尤其是一群蠢蠢欲动、高举反体制大旗的年轻新秀。最具代表性的是提出「绿色新政」的「桑德斯女孩」欧加修-寇蒂兹(AlexandriaOcasio-Cortez)、不惜用粗话干谯川普的特莱布(RashidaTlaib),以及批评亲以色列利益团体、引发反犹争议的奥马尔(IlhanOmar)——她们都是女性,而且是少数族裔。如何以她们的光环加持民主党,又让她们团结在党组织领导下,考验着裴洛西的政治手腕。

    2019年1月的政府关门事件,让裴洛西取得回锅首胜,初步巩固领导地位。随着国会新会期揭开序幕,更严峻的挑战才正要开始。内外交迫的裴洛西,能否再次展现制衡川普的本事,驯服党内反叛者,证明自己的路线?她的最后一战,不仅攸关个人历史定位,更将决定民主党以及美国的未来。

    7 - 1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