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逼着县城青年逃离的,正是周劼和他的伯伯们

    01

    不装了,“王侯将相”们摊牌了。

    随着调查的深入,周劼的朋友圈再度爆出攒劲的内容。

    他,一举揭露了同为二代的基友,如何隐藏自己的套路。

    他,揭露了“有权能使鬼推磨”真理。

    他带我们领略了机关大院的伙食。

    他,沉迷于天天像过年的工作。

    他,亲自科普哪些单位是好单位。

    他,不遗余力地宣传江西。

    他,不知不觉又完成了一个小目标。

    他,时刻不忘学习。

    他,看破了红尘,且道出了世俗的真谛。

    他,真的是个单纯、诚实的好孩子。

    他从不伪装,从不掩饰,就是要将赤裸裸的现实扒出来给你看。

    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

    你的二舅负重前行,我的大伯岁月静好。

    江西的这片天,有周家的一片天。

    作为一个小镇做题家,我的内心毫无波澜,且更清晰的明白了:我为什么要离开县城?

    为什么中国有那么多的青年,要离开老家?

    02

    动物的迁徙原则只有一个——去更适合生存的地方。

    关于逃离的故事,我最先想到的是东北。

    有人开玩笑,海南是东北的直辖市,在三亚,随处可见东北人。

    东北人为什么要逃?是因为黑土地不够肥沃吗?是冬天太冷了吗?

    我想,就是因为有太多的王澄澄和周劼们吧。

    2008年,北大社会学系博士生冯军旗为了撰写博士论文,在中部某县挂职两年。

    几年后,他写出了一本《中县干部》。

    里面深度记述了一个县级政权的人员组成、结构、晋升方式和相互关系。

    他发现,“政治家族”在县城地域相当普遍,且占据了各部门的重要职位,令人触目惊心。

    “中县共有副科级以上干部1013人,其中副科680人,正科280人,副处40人,正处5人。在这个副科以上干部刚过一千的农业县,具有血缘和婚姻关系的政治家族就有161家,其中,产生5个以上副科级以上的大家族21家,5个以下2人以上的小家族140家,这就意味着每十个干部中至少有一个背后有家族势力,有20%的干部属于官二代。”

    为什么小城市读书好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回去?

    为什么年轻人宁愿忍受大城市的高房价,都不愿意回到老家?

    这种人际关系的网络,正是撵走他们的原因之一。

    外面再苦,至少还有光,还有希望。

    但老家僵化的关系基础,直接劝退了有志之士。

    那些毕业名校的学霸同学,现在还不是要求着周劼办事?

    这正如周劼残忍的比喻——我爹是严嵩,我是严世蕃,这块地盘,我们周家说了算!

    不是金子就能发光,更重要的是精子要游对地方。

    他一巴掌打醒了小镇做题家们,告诉他们自己真正的对手是谁?阶层流动的障碍又是什么?

    03

    我住在大学城附近,有一次听到两个教授模样的人在对话。

    其中一个说:“不要逼小孩要小孩,现在那么卷,孩子那么累,把孩子生下来是害了他们……”

    我瞅着这两人也是比较富裕的人,紧张些什么呢?

    可能是出于一种爱护吧。

    但教授爱护自己的孩子是一种方式,爱护别人的孩子又是一种方式。

    北师大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董藩表示:

    必须照顾低收入阶层,必须照顾年轻人!

    所以,他向国家建议“首付降低为15%-20%,延长贷款时间至40年。”

    我脑海中想出了一个画面——等我65岁还完房贷的那天,想伸个懒腰,奋力挺直脊梁的时候,孙子却一脸苦逼的走过来:

    “爷爷,我要买房……”

    好了,这辈子都和房贷相濡以沫了。

    原来他们爱护别人家孩子的方式,就是减少收割的力度,增加收割的次数。

    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都是炎黄孙,相煎何太急。

    最近有两份疫情流调格外有意思。

    一份是某类群体在上班时间,足迹遍布了商场、茶楼,健身房、爱玛仕店、酒店……

    一份是另一类群体在上班时间,足迹遍布了馒头店、出租屋、医院、工地、劳务市场。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太爱惜单位的电,总是在上班时间去单位外面从事自己的本职工作。

    时代变了。

    我的小时候,矿老板们是想尽办法给老师送礼送红包,希望孩子能上个好大学,将来能进大企业,进世界五百强。

    但他们没想到,现在的博士都在想进街道办,当城管了。

    说到底,还是当城管有安全感。

    04

    这届青年,普遍缺乏安全感。

    他们去国际化的大都市上海,却被静默了2个月。

    他们把钱存在村镇银行,却不知道钱去哪了。

    他们想去旅游的时候,时刻担心自己是红的,还是绿的。

    他们买了房之后,还要时不时地去工地看看,看有没有停工。

    他们在家写日记的时候,都怕文字被远程删除。

    安全感是什么?

    是安全的牛奶蔬菜、是去医院看得起病、是阳性之后不被歧视,是自家小狗不会被人带走打死。

    是你买了房,和银行签了30年房贷,银行说,小伙子你好好干,前几年会困难些,以后钱就不值钱了,你的收入也会慢慢上涨哒,放心!

    但很多时候,我们没有这样的安全感。

    二舅在操劳半生,攒了十几万给宁宁买了房后,内心有了短暂的安宁。

    而后,他又撑起拐杖继续忙活木工。

    前半生,他给宁宁积累房本,后半生,他要给自己积累棺材本。

    与其说二舅在和命运做搏击,不如说他在不断地寻找安全感。

    《泰坦尼克号》里,杰克千方百计搞来一张船票,最后葬身大海。

    他图的是什么?

    他知道船上有萝丝吗?他知道这艘船开到哪里吗?

    他不知道,他坐上这艘船,并不是为了奔赴光明,只是想逃离现实的迷茫。

    杰克,是所有小镇青年的图腾

    他们拿着青春的船票,只是为了上船,逃离自己所不满的、厌倦的、焦虑的、看不到希望的地方。

    至于逃到什么地方好呢?

    他们也不知道。

    但至少在船上,周劼并不比他们高贵多少。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