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特写:1月6日的彭斯和他的2024大选

    《纽约时间》出品

    来源:华尔街日报 翻译:胡安 编辑:江南

    迈克·彭斯

    周四(6月16日),调查2021年美国国会暴动事件的众议院委员会几乎把全部精力集中在迈克·彭斯(MikePence)在避免宪法危机中发挥的作用上,而这位前副总统却远离了华盛顿。

    彭斯没有观看听证会,而是在俄亥俄州为州长迈克·德万(MikeDeWine)和一名共和党国会议员助选——这是他在精心安排下重新出现在全美政治舞台上的最新一步,他似乎在为2024年的总统竞选做准备。

    “最终,我相信大多数美国人都明白,我们那天是根据宪法和这个国家的法律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彭斯在1月6日接受采访时谈到自己的行为时说,当时他顶住了来自时任总统唐纳德·川普的压力,对乔·拜登获得的选举人团票予以认证。

    彭斯对川普效忠四年,这是他表现出的最明显的一次背离。委员会成员说,总统的行为引发了包括要求绞死副总统在内的一次袭击。

    不过,彭斯表示,他不像川普输掉之后那样,对重新考虑2020年大选的问题感兴趣,这让一些共和党领导人感到失望。

    彭斯周四说:“我在全美各地所到之处都可以告诉你们,美国人民正在受到伤害。通货膨胀率达到40年来的最高水平,每加仑汽油5美元,甚至更高。我在周一亲眼目睹了我们边境的危机。冲击我们城市的犯罪浪潮。这也是我如此坚定地支持众议院、参议院和州长候选人的原因之一。”

    彭斯的旅行说明了他在另一场选举中面临的挑战,他正在努力应对川普政府的遗产。一些分析人士和共和党战略家质疑他能否成功。

    “川普在许多州的基础都非常稳固和忠诚,”宾夕法尼亚州民调专家特里·麦当娜(TerryMadonna)说。“这是彭斯的问题。他必须找到一种方法,在不疏远这些选民基础的情况下,让其中一些人支持他。”

    63岁的彭斯希望提醒人们记住川普时代的政策,他一方面对听众强调“川普-彭斯”这个组合,一方面又希望与这位前总统不断引发的争议形成对比。他认为,有足够多的共和党人希望在重新考虑2020年大选之外,把注意力集中在在有利的环境下为选民提供一个民主党之外的选择。

    “总统和我的风格非常不同,我们是不同的人,”彭斯说。“但我们肩并肩地工作……我们为美国人民服务。”

    周一,彭斯将在芝加哥就经济政策发表演讲,谈及高通胀和汽油价格问题。本周早些时候,他在亚利桑那州批评了拜登政府处理边境安全问题的方式,并会见了当地执法官员和牧场主。他曾就中国问题发表演讲,并出现在一个反堕胎组织面前,提醒右翼人士他的保守派资历。

    彭斯在大学时再次找回基督教信仰,后来成为了一名电台脱口秀主持人,当选为国会议员,后来成为印第安纳州州长。他长期倡导有限政府,是社会保守派团体的盟友。

    他与西蒙与舒斯特出版公司(Simon &Schuster)达成了一项协议,将出版一本自传,预计他将继续前往2024年共和党提名投票首轮的州:爱荷华州、新罕布什尔州、南卡罗来纳州和内华达州。

    在2021年4月植入心脏起搏器后不久,彭斯宣布成立了一个名为“推进美国自由”(Advancing AmericanFreedom)的新政治倡导组织,该组织允许他筹集和支出资金来概述自己的政策议程,并在共和党人中获得支持。

    彭斯为这家总部位于印第安纳波利斯的组织安排了一个备受瞩目的顾问委员会,其中包括几名曾为川普工作的人。成员包括总统的前顾问凯莉安·康威(KellyanneConway);国家经济委员会前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前教育部长贝琪·德沃斯(BetsyDeVos);以及保守派组织“成长俱乐部”(Club for Growth)主席戴维·麦金托什(DavidMcIntosh)。

    知情人士表示,预计他还将组建一个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该委员会可以接受无限的资金。

    今年5月,迈克·彭斯和乔治亚州州长布莱恩·坎普在竞选活动中向支持者致意。

    彭斯正在为其他候选人助选,包括乔治亚州州长布莱恩·坎普(BrianKemp)。坎普没有推翻2020年的选举结果,这让川普感到愤怒,尽管缺乏证据表明该州存在普遍的欺诈行为。在上个月的初选中,坎普轻松击败了他的挑战者、前参议员戴维·珀杜(DavidPerdue)。

    在俄亥俄州,彭斯与德温一起出现——德温曾表示,川普在1月6日袭击发生前“火上浇油”——并为众议员史蒂夫·夏博(SteveChabot)筹款,他所在的选区被重新划为有利于民主党的选区。彭斯原定于本周早些时候会见另一位曾惹川普不开心的州长,也就是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州长道格·杜西(DougDucey),但因杜西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而无法成行。

    1月6日举行的小组听证会提供了详细证词,证明川普试图向彭斯施压,要求他拒绝某些州的选举人票,或暂停计票10天,并将事情再推回给这些州。

    彭斯拒绝这么做,他认为自己将履行的职责只是礼仪性的,这让总统感到愤怒。目击者描述了两人之间的通话,川普在通话中给副总统贴上了“懦夫”的标签,并对选择他作为竞选伙伴表示了明显的遗憾和后悔之情。

    据该委员会成员、加州民主党众议员彼得·阿吉拉尔(PeteAguilar)说,在特勤局将彭斯带到国会山的一个安全地点时,暴徒离他不到40英尺。“副总统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他说。

    鉴于川普对彭斯的敌意,这位前副总统不得不谨慎选择演讲地点。在一些活动上,他遭到了川普支持者的嘘声和“叛徒”的叫骂声,并缺席了2021年和2022年在佛罗里达州举行的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一些川普的支持者把彭斯的名字从川普-彭斯的庭院标牌和保险杠贴纸上抹去。

    彭斯自己表示,在他所到之处,他所接触的人都表达了对他的鼓励,人们也对他1月6日的行为表示感谢。他的助手们表示,这类情绪和对话已经越来越常见。

    时任副总统彭斯和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共同主持了国会对2020年选举结果的认证。

    许多其他潜在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都表示,如果川普参选,他们不会参选;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DeSantis)和阿肯色州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是明显的例外。

    彭斯表示,他可能会在2023年初确定自己是否再次发起竞选,他的决定基于的将是与妻子的祈祷和与朋友的交谈,而不是川普是否决定参选。

    “哪里召唤我们,我们就去哪里,”彭斯说。“但我不会让任何人替我做决定。”

    彭斯和川普已经有一年左右没有说过话了。川普的发言人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共和党竞选顾问、前南卡罗来纳州党主席马特·摩尔(Matt Moore)表示,川普的批评伤害了彭斯的提名之路。

    “不管公平与否,因为川普总统不喜欢他,彭斯在基础盘眼中已经被削弱了,”他说。“彭斯是南卡罗来纳州天生的候选人,但在川普时代就不是。”

    摩尔过去曾为尼基·黑利(Nikki Haley)和参议员蒂姆·斯科特(TimScott)工作,黑利是川普政府时期的前州长和驻联合国大使。这两位南卡罗莱纳人自己也经常被提到2024年总统或副总统候选人的可能性。

    迈克·彭斯与俄亥俄州州长迈克·德万握手。

    爱荷华州一个保守派倡导组织的负责人鲍勃·范德·普拉茨(Bob VanderPlaats)对彭斯的前景更为乐观。“我认为他对竞选是非常认真的,”他说。

    范德尔·普拉茨观察发现,彭斯卸任后在爱荷华州的几次露面中受到了党内基础选民非常热情的欢迎,因为他“长期以来一直支持我们的议题”。

    范德·普拉茨表示,他预计无论川普是否参选,这位前副总统都将竞选共和党提名。他表示,爱荷华州保守派对川普2024年再次参选的看法非常复杂。他说:“就连他的大本营里的很多人也不认为他应该成为旗手。”

    新罕布什尔州共和党人汤姆·拉斯(Tom Rath)曾为该州的多场总统竞选提供建议,包括2012年的米特·罗姆尼(MittRomney)。他说,彭斯1月6日的立场可能会让他赢得选民的青睐。

    “他是川普在哲学上的保守派的最合理的替代人选,他最适合站出来说,川普唯一真正的意识形态支柱是他自己的政治未来,而彭斯的公共事业和记录证明了他在理念上的真诚。他坚持这些信念,甚至冒着可能危及个人安危的风险,”拉斯说。

    5月中旬,哈佛大学美国政治研究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oliticalStudies)和哈里斯研究分析公司(Harris Insights &Analytics)联合进行的一项全美在线调查显示,当共和党人和无党派人士被问及在2024年共和党总统初选中会支持谁时,彭斯排名第三,远远落后于川普和德桑蒂斯。而在将川普被排除在外时,德桑蒂斯比彭斯更受欢迎,比例为25%比15%。

    彭斯的助手表示,现在还为时过早,全美民调没有反映出他对早期关键州的日益关注。

    他还希望展示自己筹集竞选资金的能力。下周,他将成为纽约州保守党筹款活动的主角。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