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外卖郎最低时薪提高 华人怨小费被砍

    外卖郎维权团体「应用程序工人正义联盟」上个月在市府门前抗议,要求市府停止外卖软件对部分外卖郎的停工。(记者范航瑜/摄影)

    市长亚当斯(Eric Adams)和市消费者和劳工保护局(DCWP)局长马玉伽(Vilda Vera Mayuga)4月1日宣布,将外卖郎的最低时薪提高至19.56元,不包括小费,远高于运行开始前的平均每小时7.09元。然而,这一消息却并未让华人外卖郎完全满意,就连消费者似乎也并不买帐。

    法拉盛外卖郎夏先生表示,尽管薪资上涨,但外卖郎的工资收入仍旧存在不少问题,首先就是薪资透明度,「说是19.56元每小时,我们实际上根本看不到薪资明细,」夏先生说。

    夏先生还表示,最低时薪所算的工时,实际指的是接受订单到完成订单这一过程,这意味着众多外卖郎在等待订单、或者送完订单赶往繁忙地区接单的时间,都不算在内。

    小费是新规的另一重大影响。原本的外卖郎时薪和餐厅服务员类似,时薪低于最低薪资标准,主要靠小费收入为生;而新规推出后,不少外卖平台索性取消了下单前给小费的接口,取而代之的是订单完成后顾客可选的小费。夏先生表示,在新规施行后,自己基本没有收到小费了。

    以华人为主力的「国际外卖工联盟」(International Alliance of Delivery Workers)主席聂大川也表示,这一调整导致外卖郎失去本身应该得到的一些小费。「很多顾客在订单完成后会把这件事忘掉,因此基本不会给小费,这样实际上是断了外卖郎的小费收入,」聂大川说。

    经常点外卖的市民江女士表示,此前已经听说了外卖郎涨薪的消息。在下单外卖时,自己「明显发现」配送费和服务费等各种费用加起来更高了,基本上与原来包含小费的价格等同,因此自己也就不再额外给小费。

    华人外卖郎表示涨薪后自己基本没有收到小费了。(记者范航瑜/摄影)

    热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