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70岁爷为妻子造房:分房睡,不养老,只做喜欢的事

    设计师朱小杰今年70岁,

    是很多网友盛赞的“宝藏爷爷”。

    去年,他搬离生活了20年的工作室,

    为妻子在温州七都岛上改造新家,

    总占地2亩,面朝河流与田野。

    朱小杰与妻子在温州七都岛的家

    房子完全按他们的喜好来。

    门前种水杉、建泳池,开阔、静心;

    因为作息不同,夫妻俩分开睡,

    给彼此足够的空间;

    也不和儿孙同住,“孩子有孩子的世界”;

    大至书柜,小到换鞋凳,

    95%的家具自己设计,

    连服装与发型也亲自打理。

    一条家居生活主理人yui,探访朱小杰的家

    暗藏“玄机”的家具、物品

    现在,朱小杰每周工作6天,

    拒绝退休,也不带孙辈。

    “我从没有想过养老这两个字,

    只要脑子还在动,只要能活下去,

    就继续做喜欢的。”

    初春,一条家居生活主理人yui,

    拜访了朱小杰和他岛上的家。

    以下是他的讲述。

    自述:朱小杰

    编辑:邹雯敏

    责编:徐莹

    生活、工作了20年的温州大宅

    我是朱小杰,今年70岁,有点老,还在做设计。

    之前一直住在工作室“温州大宅”,底下工作、顶楼住家,比别人节省了路上的时间,太方便了。但是太太觉得那不是家,我就把20多年以前买的房子重新装修了。

    七都岛上的家,外立面被爬山虎覆盖

    天晴时,在家远眺

    外墙都保留了,爬山虎我也没动,这是一个有生命力的房子。

    它的周边特别像我小时候住的家。家前面就是一条河,跑出去能见到大片的田野,在我们的记忆里头,小时候总是最美最静谧的。

    这个社会足够复杂了,回到家应该简单点,所以园艺的设计上,我的基本处理方法就是“开阔”。你看我种的树都是水杉,它们冬天落叶,太阳能进到屋里;夏天太阳那么厉害,它们就挡着阳光。这样能少开点空调,很环保。

    跟太太两个人都喜欢游泳,只要有条件,我一定会建一个泳池,打开窗户就看到一汪清水在你前面流淌,心会很静。

    楼梯

    “雕塑”楼梯前的编织屏风

    楼梯是一个室内的雕塑,我特别强调的是它怎么好用:如何上去方便,如何下来方便?

    这个家里几乎没有专门为“养老”做的设计,我和太太都不会考虑这件事情。只是做楼梯的时候,因为我们年纪会越来越大,所以把它设计得很窄,扶手非常小,能让手把它抓紧。

    yui探访朱小杰的书房

    二楼比较私密,有3个卧室。

    我的书房也算卧室,把沙发拉长、稍许加宽,它就成为一张床了。书架做成顶天立地的。有时候喝点小酒、看会书,直接在这睡了,特别自在。

    太太一鸥的卧室,时常在窗前弹古琴

    我跟太太是分开睡的。她比较喜欢安静,我可能早睡早起,所以相互之间会打扰。

    我们是高中同学,认识53年了,1981年结婚。她有自己的爱好,喜欢弹古琴、打高尔夫球,有时候我们一起去打球,她就笑笑说,我跟她不在一个级别上。

    人跟人在一起,一定留有空间,这才是长久的秘诀。这个空间,谁也不能随意“进去”。爱一个人就让她活得快乐,你把她管得死死的,她有快乐吗?

    次卧里,还放着给儿子小时候做的床

    孩子,给他留一个客房。他一家四口常来看看我们。

    这里还保留了他小时候睡过的一张床。那时候家太小了,只有8㎡,我就专门给他做了这件家具。里头组合了放衣服的柜子、能拉出来的写字台、可以随着他的成长而伸缩的床。

    (左)小杰夫妇;(右)一家三口的合影

    常常和太太说,孩子有孩子的世界,我们别掺和他的事情,他做他喜欢的事情就好。有一次他问我什么叫成功?非常简单:你能养活自己,能养活家庭,身体又健康。

    客厅,屋顶开了天窗

    一楼基本上是以公共开放为主,进门是暖色调,很温柔。

    天花板开了很多“小洞”,做天窗。如果你只用灯来照明,它就是“死”的,现在这样的话,家里的光随着时间、季节不断地在变。有时候坐在那里看着光进来,心情就会很愉悦。

    (左)客厅里的茶餐桌“跳泉圆桌”;(右)鱼灯

    客厅不放沙发,做成了完全地道的“东方客厅”。我认为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它应该是喝茶、再喝点酒,所以我特意设计了一张茶餐桌,里头有水,轻拍桌面就有水柱跃起,还有植物、有石头,它是能动起来的。和朋友围坐,就像观景一样,很轻松、自在。

    因为温州是山水之城,我就特别喜欢研究,在设计当中如何放进水、如何放进山。茶餐桌的水一定要清澈,我专门在底下做了一个过滤系统。圆桌上方,用很中国很轻盈的“燕子灯”照明,最近还设计了“鱼灯”,我觉得鱼灯更适合中国人的习俗,年年有余。

    (左)餐厅;(右)化石桌

    餐厅两边被书架包围,我放了书、酒,还有旅行时带回来的物品。人要有回忆,只要记住快乐的,就会把不快乐的忘了。

    这张桌子,是化石做的,当初用了一卡车我设计的家具换回来的。它既有功能性又有艺术性,而且把远古与当下结合了起来。

    创办澳珀家俱,但最喜欢做回“手艺人”

    为了谋生,小时候做过石匠、木匠、钳工,还做了会计,80年代下海做了企业。如果说我今天能成为一个不错的设计师,是那些经历成就了我。

    外婆对我影响也非常大,她是有洁癖的,我现在也染上了这种洁癖,东西都要干干净净、分门别类。分门别类,就是手艺人的习惯。

    所有的“身份”里,我最愿意用“手艺人”来称呼自己,现在名片上印的就是它。其实设计不是“想”出来的,而是通过手“做”出来的。

    工作室里,家中同款的跳泉圆桌,轻拍桌面,水柱跃起

    这个家里,95%以上的设计都是我自己做的。

    我对设计的定义比较简单:第一是好用,也就是功能;第二是有品质、有细节;第三是不同,里头就包括了有趣。比如讲我们的茶餐桌,聊得开心的时候,拍桌子水柱就会跃起,拍的节奏不同,氛围也变得完全不一样。

    酒瓶吊灯

    还有餐厅的酒瓶吊灯。我喜欢插花嘛,这些灯也应该有花来装饰,瓶身有小洞,所以空气可以进去,有光、有水、有空气,植物会长得很滋润。你看那些根须,太漂亮了。

    蚂蚁凳

    圆风椅

    鞋凳是一件放在门口的“艺术品”,配了刷子、鞋拔子,有个“机关”可以把它们藏起来,用完又放回去。

    我一直想设计一个穿鞋时用的凳子,垫垫屁股,某天我在厨房里看到蟑螂扁圆的身材,我说天呐就是它了。后来我们把它取名叫“蚂蚁凳”,更讨喜,大家都不爱蟑螂。

    头发,“长度留到耳朵底下一公分半”

    发型没有去理发店,我太太来。我说怎么剪怎么剪,长度留到耳朵底下一公分半,她就拿尺子量。

    连服装都是我自己做,就设计自己想穿的,穿出一种“自恋”的感觉。

    我的家里很多水仙花,我特别喜欢水仙,后来突然发现它还有“自恋”的象征意义。我也是,非常非常喜欢自己,去做任何事情都是为了自己喜欢。

    温州大宅,工作室、展厅、餐厅

    芦墟设计美术馆,苏州

    现在,我做的设计比较杂,大到建筑,小到陶艺,只要喜欢的就会动手去做。

    我的工作室和展厅“温州大宅”也是自己设计的。这栋6层的建筑,外立面都是爬山虎,现在枯藤盘结,等到春天就会发新芽。

    生生而文— —小杰作品展,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 2023

    我也做策展人,去年在杭州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举办了个展,梳理了将近100件设计作品。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出发,去工作

    我现在一周工作6天,经常往返在温州、苏州之间。太太问我,哪时候退休?我说为什么要退休?哪一天脚不能动,手不能动,只要脑子还在动,我还得继续工作。

    工作跟年纪没有任何关系,因为你热爱工作的话,它就是你生活的一部分。找到自己热爱的工作很重要,找到自己的能力所在,就做下去,挖掘自己到底有多深。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就一点都不觉辛苦。

    我有时候去做一些讲座,他们问,老师你把设计做得也蛮好,把公司开得也不错,有什么秘诀?

    如果你活不下去,就做你不喜欢,不喜欢的东西一定能赚钱;只要你能活下去,就做你喜欢。

    热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