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加拿大新闻 【僧多粥少】安省学童早餐计划经费愈见不足(图)

【僧多粥少】安省学童早餐计划经费愈见不足(图)

0
【僧多粥少】安省学童早餐计划经费愈见不足(图)

由于缺乏省府提供更多经费,省内支持上学学童的早餐计划正不断「缩水」。

健康学校食品联盟(Coalition for Healthy School Food)安省分会要求省将目前对学生营养计划的投资增加一倍,从3,230万元增加到2024年的6,440万元。

学习营养组织滑铁卢地区行政总裁莫拉汉 (Erin Moraghan) 表示,过去,学生营养计划更像是 水胶布的便利贴,填补一些家庭的空白或帮助忘记午餐的孩子,但这种需求正变得更加明显。

她表示:「学生营养计划正在成为家庭需要依赖的东西,而且往往是严重依赖的东西,作为解决他们根本买不起杂货这一事实的解决方案。」

社区、儿童和社会服务厅向14个领导机构提供资金,用于全省的零食和膳食计划。有些人将钱转给学校董事会或地区学校本身,管理员或教师等志工则订购食物并确保将其送到学生手中。 在其他地区,牵头机构与处理这些物流的非营利组织合作。

这些食物不仅提供给低收入家庭的学生,因为该计划的核心原则是普遍性。

莫拉汉说:「针对处于高需求情况的学生是一种耻辱、令人尴尬的行为,会延续羞耻感和孤立感。

「所以我们知道,当一个可能对教室里的食物没有迫切需求的学生伸手去拿食物时,这就创造了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并给予任何学生社会许可,让他们可以继续获取他们需要的东西。”没有判断力。」

莫拉汉的滑铁卢地区计划去年约30%的收入来自该省,其馀的则来自其他来源,如合作夥伴、社区捐助者和家长捐款。 她说,学习营养去年在食品上的支出约为150万元,这一数字在过去几年中迅速增长。

莫拉汉说:「如果我的预算中有三、四或五百万元用于购买食物,我们绝对会使用它,」「我们现在看到的几乎是有时看似是不绝的需求。」

今年政府确实向这些计划追加615万元资金,其中秋季投入500万元。

安省学生营养计划西南地区社区关系主管芬德利(Danielle Findlay)指出,在她所在的地区,他们在500万元资金中,每个参与学生整个学年的费用为4.29元。据安省学生营养中心估计,一份健康零食的平均价格为1.5元。

她说:「目前,食品通胀的急剧上升给本已极其紧张的预算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现在,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听到学校对如何将项目维持到年底或满足每周的需求表示担忧。」

她说,近30所学校在其地区候补名单上,但没有足够的资金来为它们提供服务。

芬德利表示,615万元的一次性投资受到欢迎,但需要的是增加核心资金,这是十多年来从未发生过的情况。

社区、儿童和社会服务厅长帕尔萨(Michael Parsa)的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指出了该省的一次性投资,并表示他仍在等待联邦承诺建立加拿大范围内的学生营养计划的更多细节。

莫拉汉说,一项全国性计划将能够帮助许多儿童,但今天挨饿的孩子们都等不及了。

「我们知道,现在我们在学校提供的许多餐点有时是许多使用该计划的学生一天中唯一的一餐。」

学生营养计划和倡导者在春季预算之前告诉省府,安省需要为此类计划增加一倍的资金,但即便如此,也可能无法满足这些计划不断增长的需求。

安省学生营养网络经理德加涅(Viviane Degagne)表示:「食品价格飙升对全省学生的营养造成了严重破坏,因为资金太少,无法购买满足学生所需数量和份量的各种食品。」。

她说:「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家庭通胀飙升以及全省新移民数量增加,学生对我们计划的参与度有所增加,我们现在面临著「僧多粥少」的困况。」

现今在计划下,是用半个橘子而不是整个橘子、半个水煮蛋或一个苹果切成六种形状,去应付资金不足的状况。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