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生活/羽田与成田 东京机场转机奇遇记

    出外旅行,如遇需在机场转机,请先检查是否在同一个机场,在哪一个航站。(图/123RF)

    2023年暑假计划回中国。我在网上订好了日本航空公司飞往香港的机票后,就发邮件给女儿,好让她提早安排来接机。不一会女儿打来电话说:「妈咪,你订的机票在东京转机是不同的机场,你最好查找一下两个机场相隔多远。」

    飞抵羽田 但在成田转机

    我这才发现从纽约起飞到日本羽田机场(HND),转机是成田机场(NRT),订票时没有看清楚。但转念一想,日本是很先进的国家,既然能安排此飞行航线,衔接转机一定没问题。加上我又是常外出旅行的人,英语也无大碍,决定不改票按预定日子出发。

    飞机到达羽田机场,我兴高采烈走出登机桥,看见两块巨大的指示路牌,一边写着「前往东京市区」,另一边写着「国际转机」,我便往转机信道走去,大概有几个航班同时到达,所以等待转机处排着长长的人龙。

    因为我的航班转机时间有四个半小时,但为稳妥起见,我还是去问了一位像是保安管理排队的工作人员,得到答复转机排这队是对的。

    大约排了20几分钟,进入一间大房子,我看见排在前面的人拿行李过安检,突然感觉不对,我没有行李,记得在拿登机牌时问过,转机时需要自己拿行李。立即问身后一对年轻夫妇「你们是转机去香港吗?」「不是,我们去台北」。当他们知道我的情况后,告诉我应该选「前往东京市区」信道,过海关先入境。

    这时我意识到在时间上我有麻烦了,便快速往入境方向跑去,正好又有新班机到达,我在那些不紧不慢的人群中顾不上礼节左突右撞,进入海关大厅看见很多人在排队,于是赶紧跟上去,边走边填写入境登记表。排了七、八分钟,才被告知要先去办理申报防疫卫生安全手续,结果又得重新排队。

    慌乱入境 过海关被激怒

    好不容易过了入境关口,却发现还要排队海关检查,等排到我时,竟又忘了填写海关申报表,折回去填好表看看又是长龙,就直径走向海关柜台想告诉其原委。这时一位海关工作人员走过来,挥手让我到后边重新排队。我立即和他解释,我已经排了一次,是忘了填表而且赶转机,所以才不排第二次。他粗暴地打断我的话,「go!go!」不耐烦地挥手,像是要来推我,突然嘴里冒出一句完整的英语句子「I don’t care」。

    「What?You don’t care?」这一刻我给彻底激怒了,把从在「国际转机」排错队,和因焦急赶不上转机而手忙脚乱一再出错的所有糟心事,都归结在这个倒楣鬼身上,我的嗓音提高了八度,大声质问他:「你在这工作不就是为顾客服务的吗?我已经和你解释过原因,你居然不关心也不介意顾客面临的困难,那你在这里干什么?」大概是我的大嗓门预示时态发展不妙,有位像是经理的人马上走过来,让我过了海关。

    真是「人怕狠的,鬼怕恶的」,我正有点庆幸,就看见取行李的转台旁,有一位机场工作小姐看管我的两个孤伶伶的行李箱,大概她已经等了很久,四处张望着,我忙上前道谢,并询问转机情况。谁知小姐英语很差,无法沟通,她用手指向「Information询问台」示意我去那儿询问。

    我突然醒悟,在「国际转机」处问的保安根本不懂英语,他只是看到我手里的护照不是日本护照,就认为要排队转机,害我浪费好多时间。

    花两小时 搭火车到成田

    当我通过询问台了解到,从我到达的羽田机场(HND),要乘坐两个小时火车才能去到要转机的成田机场(NRT)时,吓得一身冷汗。

    买火车票只有售票机,望了一眼售票机上一推五颜六色不同火车线路图,要搞懂起码要研究十几分钟。我没有时间耽搁,周围看了一下,发现有一个机场工作人员在解释火车线路,就立即上前求帮助。又是一位不懂英语的,他手里拿着一个翻译机,我们对话都是对着机子讲。如果是平日问题倒也不大,但对于机场来来往往匆忙忙赶路的乘客来说,这无疑是「老牛拉车」,硬是给急死人。

    好不容易沟通完了,可以帮忙买票时,我递上我的信用卡,他说机场内一律用现金,不用信用卡。我是在东京转机的,哪来的日圆?结果拖着两个大行李箱被指引到货币兑换处,望着长长的人龙,此时已不再是冷汗,而是一头热汗,心里连骂人的感觉都有了。

    这个「小日本」还是「大日本帝国」搞什么鬼?不是西方发达国家吗,居然机场里用现钞,你想这么多的旅客吃的喝的、购物、买地铁火车票的,全部都要到唯一一处货币兑换窗口,换取当下堪比黄金还值钱的日圆,是不是有点不可思议?对于我这个赶换飞机的人来说简直是荒谬。我开始思考在东京住一晚,改搭明天的飞机,不然我都快得心脏病了。

    当我坐上去成田机场的火车,时间距飞机起飞只有2小时35分钟,我心里在祈祷火车准点到达,可这火车比纽约的地铁还慢。

    这是清晨,明媚的阳光从车窗照射进来,我环顾四周,发现只有我自己特别精神,其他乘客都像是在昏昏欲睡,也许他们正抓紧时间补觉,才能应付一整天繁忙的工作。望着窗外时而青山绿水,时而小桥人家,黄色的田野,墨黛的山脉,感到轻松惬意。

    无故停车 最终惊险赶上

    就那么一会功夫的舒心,我又立刻变得紧张起来,因为火车停了,而不是到站。

    我在每分钟里煎熬。过后回想起来,是火车要保持准点的关系,所以在快到机场的地方停了。我望着表,此时多么希望会有乘客出来抗议,或嚷嚷打车厢内的电话给驾驶室,可周遭一点动静也没有,人们像是早已习惯无故停车,继续睡他们的回笼觉。

    足足停了七、八分钟,火车才再次启动。

    我拎两个大行李箱,一路狂奔到领登机牌的柜台,航空公司的先生说我是最后一分钟的乘客,办完我他们就不再办理登机手续了。

    我不知道是庆幸该笑,还是被折腾得该哭。四个半小时的转机经历,像是过了四天,每分钟都是数着过的,焦虑不安、担心受怕、被人指责、求人帮助……,多少年都没有的体验,全在这几小时里经历了一遍。

    出发前,在纽约家里还设想过,飞机到达羽田机场,空姐会举着牌子通知,需要前往成田机场转机的乘客,请上早已停靠的大巴,行李也已放进车内……。原来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梦。

    热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