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密州校园枪击案前4天带枪手儿买枪 父被控过失杀人开庭

    詹姆斯·克鲁布利(James Crumbley)。(奥克兰郡警长办公室)

    2021年密西根州牛津高中(Oxford High School)校园枪击案发生前四天,密州詹姆斯·克鲁布利(James Crumbley)与儿子儿子伊森·克鲁布利(Ethan Crumbley)一起购买了一把枪,几天后伊森用该枪射杀了四名高中生,詹姆斯因此被控过失杀人案,5日在密州开庭审理。

    伊森的母亲珍妮佛·克鲁布利(Jennifer Crumbley)被控四项过失杀人罪,2月6日由陪审团判定罪成,刑期将在4月9日宣判,珍妮佛因此将面临最少10年、最常达60年的监禁。克鲁布利夫妇是美国第一对因孩童子女涉及大规模校园枪击案而背负刑事责任的父母。

    詹姆斯案的陪审员挑选,5日在密州底特律北部的奥克兰郡法庭展开。

    底特律地区的辩护律师、前联邦检察官康佛蒂诺(Rick Convertino)对这起案件表示,检方在珍妮佛案件中,将各个环节串连的工作做得非常出色,让陪审员、公众理解「通过简单、普通的方法,很容易避免可怕的枪击案发生。」

    詹姆斯在2021年感恩节周末,陪着孩子伊森购买了一把Sig Sauer的九毫米手枪,伊森曾在社交媒体上称该把枪为「新美人」(new beuty)。珍妮佛也在社媒上提到该把枪是圣诞礼物,她还带着儿子去了靶场练习射击。

    几天后,这对父母被通知到牛津高中讨论伊森数学作业中的一幅类似枪击案的暴力绘图,上面写着「这种想法无法终止,救救我,世界已死,我的生命毫无用处」,他还在该图上画了一把类似Sig Sauer的手枪。

    助理检察官基斯特(Marc Keast)在一份法庭文档中说,这对父母「选择了沉默」,到校后并没有透露购买枪枝以及到靶场的事情。

    克鲁布利夫妇当天没有把伊森带回家,学校也没有要求他们这么做。学校辅导员霍普金斯(Shawn Hopkins)说,珍妮佛以工作为由让儿子继续留在学校,两夫妇后来带着一份地区心理健康服务机构的名单离开。

    无论是家长还是学校工作人员,没有人去检查过伊森的书包里是否有枪,而就在克鲁布利夫妇离开学校后的下午,伊森在校园开枪导致四人死亡、七人受伤。

    案发后,詹姆斯曾拨打了911电话,慌张的说「我想我儿子拿走了枪。」康佛蒂诺预计这通911电话,将成为检察官「非比寻常的有力证据」,因为这通电话显示詹姆斯并没有把枪枝及弹药安全存放。

    詹姆斯的辩护律师表示,这对父母不可能预见到大规模的枪击事件发生。

    在法庭文档中提到,此案引出了一个问题:父母在什么时候会越过「良好教养」的主观界线,而须为青少年的独立行为承担刑事责任。

    现年17岁的伊森因谋杀及恐怖主义罪,被判终身监禁,他在认罪时告诉法官,枪是用他的钱买的,枪枝在家中没有上锁。克鲁布利夫妇在底特律被捕后,因无力缴纳每人50万的保释金,至今已经入狱两年多。

    热点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