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综合新闻 拜登团队进驻TikTok被批“双标”, 专家呼吁立法跟进

拜登团队进驻TikTok被批“双标”, 专家呼吁立法跟进

0
拜登团队进驻TikTok被批“双标”, 专家呼吁立法跟进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

美国总统拜登的竞选团队本月进驻“抖音”海外版TikTok,许多呼吁禁用这款应用程序的美国国会议员批评拜登置国家安全于不顾;与此同时,中国官方媒体也发文讽刺拜登在TikTok的使用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

析认为,拜登团队开设TikTok账号,是为了争取年轻选民支持,也同时凸显了美国决策者在缺乏立法的不利条件下管制TikTok的不易。

拜登使用TikTok挨批中国官媒也指“双标”

拜登寻求连任的官方竞选团队2月11日开通了TikTok账号,引发共和党议员的强烈谴责。包括马可·鲁比奥(MarcoRubio)、杰瑞·莫兰(Jerry Moran)、约翰·巴拉索(John Barrasso)、玛莎·布莱克本(MarshaBlackburn)、里克·斯考特(Rick Scott)以及乔什·霍利(JoshHawley)在内的十多名国会参、众议员2月20日发表联名信,呼吁拜登删除TikTok账户,“公开承认TikTok所构成的国家安全威胁”。

拜登于2022年签署法案,禁止美国联邦政府近400万员工在官方设备上使用TikTok。此。批评者说,拜登团队开通TokTok账号的做法与美国政府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自相矛盾。

国会议员在公开信中质疑:“如果连一国统帅也使用这一应用程序,联邦政府要如何向美国人警告它的风险?”

对拜登团队加入TikTok感到担忧的不止共和党人。民主党籍资深参议员马克·华纳(MarkWarner)此前也曾经表达对TikTok引发的国家安全关切以及拜登竞选团队使用这一短视频平台的不满,称“对这种自相矛盾的说法有点担心。”

直到去年夏天,拜登竞选团队都曾一再表示,没有入驻TikTok的计划。分析认为,拜登团队最终选择加入,是为了吸引该平台上的众多年轻选民。年轻选民往往压倒性地倒向民主党一边,是民主党人在选举中渴望巩固的关键票仓之一。

拜登竞选团队副总监罗布·弗莱厄蒂(RobFlaherty)对美国网络新闻媒体WIRED表示:“我们正处于民众对这场竞选关注的新阶段,我们希望确保我们在尽可能多的地方能接触到民众。”

TikTok公司首席执行官周受资上月底在国会的听证会上表示,目前约有1.7亿的美国人在使用TikTok,这已经超过美国总人口的一半。这一平台是美国Z世代(指1996—2010年出生的一代人)的主要新闻和信息来源。皮尤民调显示,30岁以下的美国成年人,约有三分之一“经常性地从TikTok了解新闻”。

奥尔布赖特石桥集团(Albright Stone Group)负责中国与技术政策的副合伙人保罗·特廖洛(PaulTriolo)通过电子邮件对美国之音表示:“拜登竞选团队决定使用有争议的中国社交媒体应用TikTok来帮助向年轻选民传达总统的信息,这是在明确承认——至少在目前——选举政治压倒了对该应用涉嫌国家安全问题的任何担忧。”

中国官方媒体也拿拜登团队加入TikTok做文章。中国外文局领导的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21日发表署名文章,指责美国在TikTok使用问题上采取“双标”。文章说,美国政客对有中国背景的社交媒体TikTok“爱恨交织”,一方面指责与中国政府存在关联,另一方面,“作为政治信息传播的有效工具,TikTok的影响力又不可忽视”。

TikTok的三大问题

TikTok的国际运作与其北京母公司字节跳动的联系,让美国决策者和政策分析人士在国家安全问题上对TikTok格外关注。这些安全问题涉及多个层面,在某些媒体报道中有时被混为一谈。

据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下属的“数字取证研究实验室”(Digital ForensicResearchLab)梳理,TikTok的安全问题主要有三个方面:首先,中国政府可能有能力获取美国TikTok用户的数据,侵犯美国公民的数据隐私;其次,TikTok用于筛选和推送视频的算法不透明,中国政府或许可以影响TikTok在美国的算法(也就是视频推荐机制);另外,中国还可能利用TikTok向美国受众推送特定内容,影响美国国内舆论。

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Wray)曾在2022年对美国国会表示,TikTok在美国的运营可能带来国家安全问题的“担忧”。他表示,中国政府可能控制TikTok的内容推荐算法,操纵这一平台上的视频内容,并警告中国政府一直拥有获取TikTok用户数据的能力。

美国前高级情报官员、中国情报事务专家尼古拉斯·埃菲迪米亚德斯(NicholasEftimiades)批评说,在政治利益与国家安全之间,拜登政府选择了政治利益。

埃菲迪米亚德斯对美国之音说,中国认为战争没有界限,对TikTok的利用就是信息战的一种:“拜登政府很清楚这一点……但选择为了确保赢下选举,将国家安全放在次要位置——老实说,这非常令人失望。”

并未违反任何规定

不过,拜登竞选团队加入TikTok,并未违反美国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有关禁止雇员在政府设备上安装和使用TikTok的禁令。拜登的助手表示,拜登本人不会加入该平台,其政府中的其他人也不会,拜登在TikTok上的“BidenHQ”账户将完全由竞选团队运营。白宫本月重申,有关禁止在政府设备上安装使用TikTok的命令仍然有效。

大西洋理事会数字取证研究实验室民主和技术计划主任罗斯·杰克逊(RoseJackson)认为,美国国会议员和中国官媒对拜登竞选团队加入TikTok的抨击有欠公允。

她说,由于立法的缺失,美国的数字媒体生态中对用户的隐私保护并不完善,TikTok被中国利用因而形成的安全隐患,在其他平台也同样存在。

专家说,若要全面规范社交媒体平台在保护用户数据隐私方面的做法,只有从联邦层面进行立法才能解决。但目前,除了在联邦政府层面在官方设备上禁用TikTok以外,美国关于限制或禁止TikTok在全国运作的立法工作步伐缓慢。

杰克逊对美国之音说:“现实是,美国的政治体系目前很奇怪,国会必须采取行动改变这些现实,解决(社媒平台安全)脆弱性的问题。到目前为止,事实证明他们(国会议员)不愿意这样做。但我认为拜登政府已经明确而直接地呼吁国会解决这其中的一些问题。”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沃纳参议员和共和党党鞭、来自南达科他州的联邦参议员约翰·图恩(Sen. JohnThune)去年3月联合提出《限制法》(RESTRICT Act)。法案已经得到了白宫方面的支持,但是否能在国会通过还是个未知数。

该法案将建立一个基于风险的程序,以应对与“外国对手”有关的信息和通信技术产品构成的威胁,并针对“涉及对国家安全构成不当风险的外国信息和通信技术”的各类交易,赋予商务部长“审查、阻止和缓解”(review,prevent and mitigate)的权力。也就是说,如果《限制法》成为法律,美国商务部长将有权对TikTok下禁令。

杰克逊说:“总的来说,如果我们实事求是地看待这个世界,他们(拜登当局)正在做他们能做的事情。与此同时,在这个互联网上,许多人在这个空间里交流,你想成为领导人,就不能拒绝与那些你想领导的公众进行接触。”

TikTok国安风险问题,专家意见不一

另外,拜登团队使用TikTok是否给国家安全造成了潜在风险、是否为北京渗透美国选举开了后门,在这个问题上,专家的见解并不一致。

美国前情报官员埃菲迪米亚德斯说:“TikTok掌握着TikTok成员的姓名、电子邮件地址等所有信息。中国政府在他们想要的任何时刻都可以获取这些信息。”

乔治亚理工大学公共政策学院互联网政府管理项目的一篇研究报告说,TikTok收集的数据,只有来自那些直接参与国家安全活动、并以暴露敏感信息的方式使用TikTok的用户,才具有情报价值。报告说,这样的风险可以源于任何社交媒体应用程序的使用,而不仅仅是TikTok。

大西洋理事会的杰克逊说,这一威胁被夸大了。她说:“事实上,我并不担心(竞选团队的)社交媒体经理在TikTok上发帖会带来某种国家安全风险。”她说。

杰克逊说:“在这件事上批评拜登的人也在批评TikTok本身,但如果你想要的是一个安全的信息空间,并解决实际的国家安全问题,那么在竞选活动不在TikTok上发帖根本无法解决任何这些问题,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不诚实的论点。”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