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刘亚洲被习近平所恨 是因为冒名伪作?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前政委、有空军上将军衔的刘亚洲视频截图/CCTV

    自从今年早些时候香港媒体爆出习近平将把他“从小是好朋友”的李小林的丈夫,前国防大学上将政委刘亚洲处以“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后,现常驻台湾的日本资深媒体人矢板明夫先生在脸书Po文感慨道:“看到这条消息,我确实有一些感慨。刘亚洲虽然官拜上将,但一直是一个靠写文章出名的儒将,在军队裡并没有掌握过实权。而且已经退役多年,对习近平的权力完全构不成任何威胁。”

    矢板先生在他的脸书贴文中回顾说:“有一件事情让我记忆犹新。那是在2014年左右,日本有一个代表团访问北京,由李小林接见。日方团长一上来就恭维李小林说:‘听说您和习近平主席私交很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没想到日本外交部的年轻翻译竟然把这句话翻译成了’听说您和习近平主席从小青梅竹马‘。所有中方的作陪官员都强忍住不笑。李小林忙红著脸说:’我们从小就是好朋友,不是青梅竹马‘。”

    刘亚洲的夫人李小林当时羞红着脸说自己小时候与当今圣上习近平不是“青梅竹马“,意在说明他们当年并不是恋人关系。但天真无邪的幼年时期的“好朋友”肯定都是”少小无猜“。但现如今……?已经有外界报道说李小林本人并未被习近平”株连“,但前提是必须离婚。

    何以至此?按照矢板先生的说法:“前几年,习近平干掉军中的实力派徐才厚和郭伯雄,可以说是你死我活夺权斗争的一部分。但是,这一次对刘亚洲出手,却完全不同。应该是看刘亚洲不顺眼‘抓过来打屁股’,杀鸡儆猴,警告那些太子党们要对自己的态度更尊重一些。比习近平大一岁的刘亚洲,在太子党裡面的辈份很高,因为他的岳父李先念做过政治局常委、国家主席……。刘亚洲本人也是少年得志,38岁当上师政委、44岁升少将,当年升迁的速度甚至比习近平还要快。习近平刚刚进党中央的时候,刘亚洲和刘少奇的儿子刘源、刘震的儿子刘卫平,都被认为是习近平在军中的亲信,有’军中三刘’的说法……。刘亚洲自己也是红二代,又有着太太和习近平的关係,也许正因为如此,他以为习近平不可能把自己怎么样。所以说话、写文章都有一些肆无忌惮。他经常说:‘中国的领导是一代不如一代,再也不可能出现像毛泽东那样伟大的战略家、思想家了’。这些话在习近平听来,自然不顺耳。这次刘亚洲被拿下,或许不是政治的问题、也不是经济的问题,是‘态度‘的问题。”

    事实确如矢板先生所认为,至少在中共太子党成员里相比,文笔算是很不错的刘亚洲“说话、写文章都有一些“肆无忌惮”。

    但是,首先一点,刘亚洲的“肆无忌惮”都是表现在他的早期文章中。其次,“中国的领导是一代不如一代,再也不可能出现像毛泽东那样伟大的战略家、思想家了”这两句话,在笔者尽可能找到的刘亚洲早期文章里,找不到确切的出处。

    笔者这里所说的刘亚洲的“早期文章”,具体是指刘亚洲官拜上将,也就是出任国防大学政委之前。当然也是习近平上位的中共十八大之前。

    我们不妨假设类似中国“再也不可能出现像毛泽东那样伟大的战略家、思想家”这样的话曾经出自刘亚洲,那也只能是出自他的早期文章。也就是说是语出自习近平上台之前,当时用心不可能是贬低或者诋毁习近平。因为当时的习近平自己也不可能想到会有他成为中共执政史上“毛泽东第二”的今天。

    刘亚洲是2017年初离开国防大学政委领导岗位的。当时即已经有海外媒体披露,刘亚洲是因贪腐被处理。刘被曝2016年上交了1.7亿元人民币赃款,以为没事了,但此后其腐败问题被前下属举报。

    当年3月5日,港媒《星岛日报》报导说:3月4日,中共人大举行预备会议。一度传受查的原国防大学校长张仕波现身受访,他在受访时表示:“刘亚洲是自动退休”。

    笔者在过去的相关文章中已经介绍过,相比于比刘亚洲早一年退役的刘源,刘亚洲的退役在当时的中共媒体上可谓悄无声息,因为他在退役的同时并没有像刘源及及其他众多正常退役的解放军上将一样,被临时增补为全国人大某个专门委员会委员或者全国政协委员——虽然他当时还是在位的十八届中央委员。

    不久,即有网友披露说刘亚洲被迫退役的关键原因是他的一篇《人民不再需要伟大的领袖》惹怒了习近平。

    该文章的主要精髓内容包括: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没有什么“伟大领袖”,曾经有“伟大领袖”的国家只有那么几个。领导现代革命的领袖,一旦变成了“伟大领袖”,就意味着革命已经失败了,因为,一个至高无上的,可以恣意妄为的新特权又产生了。

    一个现代国家的领导人拥有古代帝王一样的特权,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择手段地把自己变成“伟大领袖”。因此,一个国家如果出现了伟大领袖绝不是什么好事情,它意味着这个国家的老百姓肯定要倒大霉了。

    一旦成为伟大领袖,他就至死不需要交出权力,他的话就是真理,像圣旨一样,所有人都得对他忠心不二,他看谁不服气,动一个小指头就可以让你下地狱。“伟大领袖”就是现代帝王的代名词。

    真正具有高尚情操的现代革命“领袖”,绝不可能容忍别人把自己捧上天,更不会不择手段地自己把自己捧上天。这是现代革命“领袖”与个人野心家之间的根本区别。

    政治领袖如果在位的时候就被尊为伟人,那他绝不是真正的伟人……。至今世界上发展很好的国家,从来没有什么“伟大领袖”。最典型的对比就是韩国和朝鲜,从来没听说韩国有什么伟大领袖,而北朝鲜的伟大领袖已经伟大得没有边际了。发展的结果大家都看的很清楚,同样的土地同样的民族,天壤之别。北欧是目前世界上贫富差别最小的地区,从没听说北欧的哪个领导人是什么伟大领袖。

    革命领袖居功自伟是可耻的,老百姓盲目崇拜是愚昧的。民主法制,自由平等,限制公权,保护民权,这才是现代社会公民应该追求的美好制度,拒绝这种制度,永远不会成为受世人尊重的先进的民族,这个民族也不会有任何光明的前途。

    笔者数年前在境外某网站上无意中读到这篇文章后,第一印象就是虽然文章标题似乎有变,但内容似曾相识。今年初“刘亚洲案”被境外媒体激活之后,这篇《人民不再需要伟大的领袖》也再度翻出,笔者读到一篇境外网站发表的相关评论文章,标题是《人民不需要伟大领袖 难怪习近平一定要抓他》,首段内容就是“最近网上疯传一篇据说是刘亚洲在2016年4月写的文章,题为‘人民不再需要伟大的领袖’。。凡是看了这篇文章的人,几乎都会立马恍然大悟,难怪习近平一定要抓刘亚洲!”

    不过,这篇网文的作者可不是人云亦云,他说:“我做了一些功课,发现这篇文章非常有意思,不仅仅在于它内容的字字珠玑、精妙准确,还在于它以不同的署名、不同的标题,在不同的网站上传播,长达十余年之久。最早的传播发生在2010年8月7日,刊于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题目是“领袖越伟大人民越渺小”,没有作者署名。该文然后分别在2012年、2014、2015、2016、2018、2021、2022和2023年,在议报、共识网、文学城、凯迪网、贝克村等都有转载。标题不仅有‘人民不再需要伟大的领袖’,还有‘传说中的刘亚洲将军的讲话’、‘人民领袖出现在哪里哪里的人民必定遭殃!’而文章的署名除了刘亚洲外,还有宋胜利,金涛、陈平福等。就连内容,亦有所不同,有的版本有删节,有的则有增节。”

    做出如上考证之后,这位作者总结说:“网友的普遍反应是,看了这篇文章,终于明白为甚么刘亚洲被抓了,原来所有给他强加的罪名都是因此而来的……。问题就在这儿了。我发现,文章的点睛之笔‘真正具有高尚情操的现代革命领袖,绝不可能容忍别人把自己捧上天,更不会不择手段地自己把自己捧上天。这是现代革命领袖与个人野心家之间的根本区别’早就存在于2010年的版本中;那时,是胡锦涛在执政。我由此推断,作者那时可能是泛泛而谈,他不会影射当时的中共领袖胡锦涛,因为胡没有不择手段地自己捧自己。他也不会影射习近平,因为2010年的习还只是个中共储君,他的野心、手段和是不是具有高尚情操,都在韬光养晦之中,无人知晓。”

    这位作者继续分析道:“有意思的是,(人民不再需要伟大的领袖)作者的泛泛而谈,因文章的精准预见,而极具生命力!其精髓在不断的一年又一年的重复中,产生了巨大的叠加效应。该文在2014年、2015年、2016年的传播中,已经成为经典的对‘伟大领袖’的深刻嘲讽,而自认是‘伟大领袖’的习主席,怎能不多疑?那些讽刺伟大领袖的文字,如‘不择手段地自己把自己捧上天’,一旦成为伟大领袖,就至死不肯交出权力等等,字字都是对他的讽刺和嘲笑!可以肯定的是,对这些传说中的刘亚洲观点,习近平不会不知道。当然,2010年时‘刘亚洲’可能是说者无心,但2016年的习近平定然是听者有意……。习近平无法忍受这种对自己‘统帅能力’的否定,于是对刘亚洲下手了。“

    读罢如上文章内容后,笔者进一步搜寻,才发现这篇《人民不再需要伟大的领袖》的内容是被好事者附加到刘亚洲的真作《信念与道德》的最后,这才令许多读者难辩真伪。

    基于此,笔者判断是,把“人民不再需要伟大的领袖”之类的文章内容以刘亚洲的名字“发表”的始作俑者,很大的可能是仅仅从“读者效应”出发,但也不排除有陷害刘亚洲之嫌。而刘亚洲本人想必也已经在内部为此向“组织上”伸过冤。

    今年四月底,一个署名高瞻的作者在网上发表《殉道者还是殉葬品? ——盖棺论定刘亚洲》,其中一段内容是:必须承认的是,无论刘亚洲再怎么眼高于顶、桀骜不驯、不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和“妄议大政”,也终究不敢公然和党中央对着干,违背和抗拒“几不准”。除了2012年刘亚洲亲自在香港明报上发表声明,否认香港文汇出版社《刘亚洲国家思考录》中多篇鼓吹“中国真正崛起取决于政治改革一役,而政治改革的核心是民主化、特别是党内民主化”的文章是自己所写,目前至少有两篇曾经在海外疯传、备受追捧赞誉的文章《中国改革的得与失》、《中国政治改革新思维——刘亚洲内部讲话》确认是托名假冒的伪作,而且已经由真正的作者何清琏和郑存柱认领。

    笔者在在这里特别说明的是,本文中之所以所以要特别区分刘亚洲文章的“早期”和相对应的“后期”,是因为如果说刘亚洲的早期文章,无论是小说还是军事评论的内容中尚还有说“人话”的部分(即所谓“肆无忌惮”的内容),那么他在成为一个地地道道,彻头彻底尾的解放军高级政工干部之后,其有限的“作品”中则全部都是套话、官话和献媚之语了。

    2013年5月,也就是习近平上台后才半年多,刘亚洲即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坚守神圣的“党性”》,向习近平大表忠心,口口声声“现在我们这些共产党人,要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领导下,团结、带领十几亿人实现中国梦……。”

    2013年8月19日,上台刚满十个月的习近平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发表了一篇杀气腾腾的内部讲话,史话“八一九讲话”。主要内容之一就是“在互联网这个战场上,我们能否顶得住、打得赢,直接关系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

    此讲话出笼后,刘亚洲闻风而动,很快就在在《解放军报》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西方敌对势力妄图以互联网”扳倒中国”》,文中说:习总书记强调指出,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事关党的前途命运,事关国家长治久安,事关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我军是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要强化走在前列的标准和意识,把意识形态工作抓得实而又实,紧而又紧,确保我军始终听党指挥、能打胜仗、服务人民……。”

    直到被迫退役的2017年初之前,刘亚洲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上吹捧习近平,向习近平表忠心的文章或被采访内容还有不少,这里不再一一列出。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对刘亚洲早期作品深恶痛绝的毛左和粉红们在他们的大批判文章里把刘亚洲说成是政治上的“两面人”。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