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中国春晚:从只看赵本山,到只能看到沈腾

    01

    嘴上说着不要,眼睛还是忍不住看了。

    当然了,看到一小半就关了,观后感如图所示:

    当然了,这也不是说这届春晚不好。

    而是这届观众不行,抗尴尬能力太差。

    尤其是一些小孩子,不懂得人情世故,演技还有待提高。

    我呢,精神觉悟也不高。

    既听不懂相声的笑点在哪,也不明白相声穿插魔术这种“船新”的体验。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面对越来越吹毛求疵的观众,主办方请来了成龙和吴京。

    前者高呼:“中国人是需要管一管的”,结果自家孩子吸du被政府部门管了。

    后者口头上给国产手机代言,实际上一直垂青最新iphone。

    他们既是德艺双馨的艺术家,也是得意双薪的艺术家。

    这大概就是对观众审美最好的培养吧。

    02

    今年的春晚水平,已经和30年前的水平大相径庭。

    但观众的审美趣味依然没有变化——最喜欢看的依然是相声小品类的节目。

    最早,马季、冯巩、黄宏等人让讽刺喜剧大行其道。

    后来,赵本山更是让全国人民爱上了小品。

    爱到了什么程度?

    春晚只看小品!

    央视前副台长洪民生曾提过,每年春晚至少要有两个针砭时弊的语言类节目。

    今年应该只有一个,那就是沈腾的《坑》。

    春宵苦短,能减就减。

    如今,我们能在春晚上看到针砭时弊的内容,恐怕只有沈腾了。

    当然和之前的味道比,还是淡的。

    以前的讽刺小品,随便一个路边大爷就能把摆谱的官老爷说得面红耳赤。

    现在不行了,必须得官大一级,不然直接保卫科伺候。

    03

    《坑》作为春晚唯一一个描述负能量的小品,不仅没有受到大家的批评,反而得到了一致的好评。

    就连中纪委都凌晨发文称赞,说是全国人民都认可的小品。

    为什么好评?

    还是因为真实,一个“真”字放在今天,价值千金。

    而且这个真实的背后,不仅仅是懒政、不作为的问题。

    更是反映了“法治”依然没有高过“人治”,监督惩治工作依然要靠更大的官,并且是清官才能解决的局限性。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人民群众只能随意被保卫科“请”出门外,有的甚至连门都进不去。

    反观马局长暴打小吏,从拍桌子到处分沈科长,全程都是是她的一言堂,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

    普通群众是没有能力让沈科长检讨的,只有更大的马局长才行。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路线何在?

    难道我们永远只能指望一个逆向而行的青天大老爷吗?

    这不太现实,对吧。

    同样的,我们也不能总指望沈腾给我们带来安慰和欢笑吧?

    04

    2011年,当被问及春晚满意度下降的问题时,担任过五届春联导演的黄一鹤坦率说:

    “不找准根本问题,别说一个赵本山,就是再多的赵本山也救不了春晚。”

    其实赵本山也好,沈腾也好,他们的节目总是冠绝春晚,本身就是问题。

    只是这是一个不能细细讨论的问题。

    从只看赵本山,到只看沈腾,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完

    0 - 1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