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涉案8000亿、获刑18年!“小赌王”周焯华覆灭记

    “眼看他起朱楼,

    眼看他宴宾客,

    眼看他楼塌了!”

    作者:冯群星

    编辑:陈佳莉

    18年+85亿港元,“小赌王”彻底“赌输”了人生。

    据《澳门日报》报道,澳门初级法院18日上午宣判了太阳城集团创办人周焯华(绰号“洗米华”)涉不法赌博案。

    法院裁定,该案中大部分控诉为事实,裁定周焯华“许可地方内不法经营赌博罪”、相当巨额诈骗罪、相当巨额诈骗罪(未)、“不法经营赌博罪”、“黑社会罪”全部成立,合并判刑18年。

    此外,周焯华需向澳门特区政府,以及美高梅、永利、威尼斯人等博彩公司支付民事赔偿超85亿港元(1港元约合0.86元人民币)。

    从“跑腿小弟”到身家百亿,再到锒铛入狱,49岁周焯华的人生后半场,令人唏嘘。

    ·港媒报道的周焯华被捕照片。

    涉案金额超出想象

    周焯华的太阳城博彩中介,是近年来澳门最大的博彩中介。

    过去,每每出席公开活动,他都被港澳媒体冠以“小赌王”“新赌王”“赌厅之王”的称号。

    然而,2019年7月8日,《经济参考报》的一篇报道,一石激起千层浪。

    报道称,周焯华及太阳城集团的跨境网络赌博平台,正把“黑手”伸向内地。

    “不受地域限制,设在境外的服务器非常安全。”据报道,每当有客人到太阳城集团的线下贵宾厅赌博时,客户经理便会介绍该集团的网络赌博平台。

    注册账号后,内地赌客能在平台上观看菲律宾、柬埔寨等地的赌场实时视频,并通过电话或APP远程下注。APP的语音功能不仅支持普通话,还支持粤语、东北话等方言,几乎专门针对内地市场设计。

    有赌客表示,以豪华赌厅为背景的大场面,借由摄像头和互联网传送,“给人的真实感极强”。

    由于没有筹码或现金这类实物在手,赌客下注时缺少心理压力,更容易成瘾。

    债台高筑、倾家荡产的案例不胜枚举,有人在三年内陆续输掉1300多万元。

    更夸张的是,赌客的赌资可直接在内地以人民币结算。平台有专门的内地赌资结算部门,每年有高达数百亿元的赌资汇集到无数个内地银行卡内,再通过地下钱庄流向境外。

    ·太阳城网络赌博平台。图片来源:经济参考报

    具体数额可能超出想象。

    据《经济参考报》当年报道:太阳城集团的网络赌博平台已成“吸金黑洞”,运营4年发展出会员数十万人,一年里来自内地的投注额在万亿元以上,相当于2018年中国彩票总收入5114.7亿元的近两倍。

    该文章一经发表,立即在国内尤其是澳门引发轩然大波。

    在香港上市的太阳城集团股价一度下跌20%,坊间甚至出现“周焯华潜逃”的传闻。

    周焯华一度还出来辟谣:“我们是一家澳门机构、澳门人企业,我作为中国澳门特别行政区的公民,事业系澳门、家亦系澳门、根系澳门,心向祖国!”

    ·周焯华开记者会辟谣。

    结果,实锤很快来了。

    2021年11月26日,浙江温州检察院以涉嫌在内地开设赌场罪批准逮捕周焯华。

    据温州市公安局发布的案情通报显示,2020年7月,该局对一起开设赌场案进行立案侦查。之后,该局查明,以周焯华为首的跨境赌博犯罪集团,涉嫌在中国境内实施开设赌场犯罪行为,情节严重。

    ·温州市公安局情况通报。

    2022年5月,澳门检察院完成案件侦查,正式对周焯华提出起诉,同年9月2日开审。

    起诉书中,周焯华被控229项“在许可地方内不法进行赌博罪”,以及54项“相当巨额诈骗罪”、3项“相当巨额诈骗罪”未遂。

    他同时涉嫌以澳门为基地,通过太阳城集团分别在菲律宾、越南等地开设贵宾厅经营赌博,直播当地赌场的赌博活动,吸引澳门和内地居民电话及网上非法赌博,并通过地下钱庄等多种方式转移不法所得,因此被控“不法经营赌博罪”及“加重清洗黑钱罪”。

    香港《星岛日报》此前报道称,案中涉及非法投注的金额超过8000亿港元,控方证人超过90人。

    从底层“叠码仔”起家

    从被捕到获刑,周焯华的人生故事不断引发关注。

    他祖籍广东肇庆,全家人在爷爷这一辈举家搬迁到澳门。不过,周家到了澳门后并没有实现阶层跃升。周焯华1974年出生时,家境依然平平,甚至可以说是清贫。

    没有任何身家背景的他,不到20岁就早早辍学步入社会。很快,周焯华发现,对于他这样的年轻人,社会留出来的发展空间并不多。

    “当时澳门人想要去一些大的机构工作,需要两个葡国人的资产担保。就算进去了,高级职位也都是葡萄牙人的。”多年后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如是说。

    上世纪90年代,澳门尚未回归,但博彩业已十分兴盛,许多澳门人在赌场就业。

    1994年,周焯华也在赌场谋到了一份差事,成为“江湖大哥”尹国驹手下的“叠码仔”。

    ·周焯华(左)与尹国驹。

    所谓“叠码仔”,就是介绍赌客到赌场、为赌客提供借贷服务的人员,可以说是博彩中介人的前身。

    尹国驹控制的回力娱乐场,是澳门唯一连接外港客运码头的赌场。当时,赌客向叠码仔借钱,需要先扣除20%的利息,比如借1万元,到手只有8000元,还钱时则要还1万元。钱还没到手就扣了利息,这种变相高利贷让许多赌客心生不满。

    于是,周焯华想到一种新方式:不用提前扣息,而是由叠码仔陪同赌客拿借款换筹码。赌客每次下注,叠码仔就从中抽取赌注的10%。

    ·初建成的回力娱乐场。

    不用先付利息的做法,让赌客在心理上觉得赌本多了,更乐于借款。而他们每次进赌场至少要下数十注,甚至赌通宵,赌注的抽成加起来,叠码仔也会获得更多利润。

    周焯华的名声就此一下打响。

    恰巧在那一时期,香港TVB播出电视剧《城市故事》,其中一个绰号“洗米华”的角色跟周焯华长得有些像,“洗米华”便也成了周焯华的外号。

    据港媒报道,周焯华的第一桶金,其实就与令他折戟的网络赌博有关。

    1998年,感到互联网浪潮来临的他在菲律宾取得网络博彩牌照,经营博彩网站,大受赌客欢迎。

    有相关业务人士估计,周焯华借此积累了至少10亿港元的财富——可以说,在许多同行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周焯华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了。

    2007年,周焯华在澳门创立太阳城集团,开始构筑他的博彩中介帝国。

    他想方设法拓展自己的业务版图:在业内首创短信推广,并率先设立客户关系管理系统,精确记录每位VIP赌客的习惯。为迎合赌客爱炫富的心理,他还会开发他人没有的服务,比如为赌客提供豪华房车。

    到2014年,太阳城集团从寥寥几张赌台的小作坊,发展到与澳门六大赌牌持有者都有合作的博彩中介,几乎每个赌场都有他掌管的贵宾厅,赌台超过300张,一跃成为澳门营业额最高的博彩中介。

    ·周焯华与太阳城集团。

    在此基础上,周焯华又开始涉足旅游、餐饮、金融、地产等多个行业,集团业务发展到海外,遍及澳大利亚、俄罗斯、柬埔寨、菲律宾、韩国及越南等国家。他还成立太阳娱乐文化进军娱乐界。

    2009年,周焯华在澳门星际酒店成立“扑克王俱乐部”,并为此专门拍了一部叫做《扑克王》的电影,邀请到古天乐和刘青云出演。

    此后,太阳娱乐文化投资并制作了接近65部电影,总票房高达130亿港元。周焯华还担任过多部影片的联合出品人和制作人。

    在多元业务的加持下,周焯华跻身港澳富豪之列。据传,他的身家超过百亿港元。

    私生活一地“狗血”

    很多内地网友对周焯华有印象,并不是因为这个人事业做得大,而是因为他的私生活颇为“狗血”,花边新闻不断。

    一则广为流传的新闻是,周焯华39岁生日时,在澳门某酒店包下了三层楼庆祝。现场有十来位安保人员,每位来宾都要核对请柬。喜欢热闹的周焯华命人在泳池边搭建了舞台,还请来了一众身穿比基尼的嫩模活络气氛。

    据港澳媒体报道,周焯华曾有过两任妻子,第一任妻子因性格不合分手,第二任即现任妻子,是被媒体称为“洗米嫂”的陈慧玲。

    ·周焯华(右)与妻子陈慧玲共同出席活动。

    陈慧玲最初是一名保险推销员,在跑业务时认识了周焯华。两人结婚后,周焯华仍频频曝出私会女星、模特的绯闻,但夫妻俩的关系还算稳固,直到2015年模特刘碧丽出现。

    刘碧丽是美国和马来西亚混血儿,比周焯华小11岁,早年间因一支玉兰油的广告出道,出众的美貌让无数人印象深刻,被网友称为“玉兰油女孩”。

    2015年,有港媒拍到周焯华与刘碧丽当街牵手回家,高调的“世纪一牵”立刻成为多家媒体的头版头条。陈慧玲因此提出离婚,但周焯华没有同意。

    ·周焯华(右)与刘碧丽当街牵手。

    两位女性共存的状态一直持续到2020年。这期间,刘碧丽为周焯华生下三女一子。

    而“洗米嫂”陈慧玲这边,则一如既往地时常在社交平台上晒出体现家庭幸福的照片。

    周焯华的生活,真的如他所展现出来的一般春风得意吗?

    未必。

    梳理公开资料可发现,自2019年被媒体曝光涉嫌违法以来,周焯华和他金光闪闪的太阳城,已然出现了一些裂缝。2019年8月初,澳大利亚媒体报道称,周焯华因涉嫌与组织犯罪有关,已被澳洲内政事务部下令禁止入境。太阳城集团就此发布澄清公告,但集团股价仍出现波动。

    2021年8月底,周焯华将其所持的太阳国际(太阳城系内金融企业)股票全部抛售,套现7000多万港元,较该股当年高位少赚近11亿港元。

    此外,太阳城集团还曾被指洗钱、支持“港独”。对此,周焯华回应称,绝对不会支持任何损害国家的行为,并主动建议加强赌博监管,包括推进客户实名化、资金渠道透明化,限制赴澳内地客的信用额等。

    ·2020年周焯华视频回应传闻。

    2021年初,他还借新年展望的机会再次重申要爱国守法,强调“坚定实行爱国爱澳精神”。

    如今看来,他这些言辞颇为讽刺。

    近年来,我国打击跨境赌博的力度正在不断加强。2020年以来,公安部与有关部门持续推进打击治理跨境赌博工作,打掉网络赌博平台3400余个,打掉非法支付平台和地下钱庄2800余个、非法技术团队1300余个、赌博推广平台2200余个。2021年,跨境赌博犯罪首次入刑。

    一向长袖善舞的周焯华,是否已提前感知到他的所作所为即将败露?我们不得而知。但显而易见的是,他那些欲盖弥彰的操作绝不可能掩盖其犯罪事实。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桃花扇》里的这句话,也成为周焯华人生前49年里的最好注解。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