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深度报道:告急的血库,与“找血”的患者

    北京通州的献血车上,等待献血的人们

    直到丈夫住院之前,王怡都未觉得,用血是一件这么“奢侈”的事——想让亲朋好友帮忙捐血,却发现身边的人都“阳”了;在网上发布求助信息之后,多位热心网友虽然主动联系,但符合捐血要求的,只有一个人。

    随着寒冬到来、各类患者增加,以及各地陆续出现新冠病毒感染高峰,全国多地血库启动采供血应急预案中最高级别的红色预警。多地血液中心满足不了医院的临床输血需求,不得不“卡着医院的脖子”,按比例减少血液的分发。

    以往,当某地发生“血荒”时,采用从其他地区调血支援的方法,在这个冬天失效了。在深一度的采访中,各地血液中心纷纷采取措施缓解用血困难,不少地方的血液中心只能由员工上阵捐血,充当“应急血库”。

    12月17日,国家卫健委《血站新冠病毒感染防控工作指引(第二版)》,修改“新冠患者康复半年内暂缓献血”的条款,确定新冠感染者转阴7天后即可进行献血。

    医院给王怡丈夫开的优先用血流程单

    找血

    “必须有人给你定向献血,给你优先用,你才能用上。”医生这样告诉王怡。

    王怡的丈夫今年30岁,除10年前做过一次胃部手术外,身体一直很健康。但从2022年12月15日感染新冠后,久未发作的胃病突然又找上门来——12月17日起,他开始连续吐血、便血。挺到19日,挨不住了,才告诉王怡自己的情况。

    王怡立刻带丈夫做核酸、挂急诊。12月20日,丈夫住进山西白求恩医院,彼时,他已经开始吐血块了。

    住院两天,王怡眼看着丈夫的血红蛋白指数一路从70多掉到20,焦虑得睡不着觉。在办理住院手续时,医生就告诉她,以她丈夫目前的情况需要输血,但医院没给他输,“医生就一直说‘你们去找血,找到了才能输’。”王怡说。

    医生给了她一个“优先用血审批单”,上半联是她丈夫的姓名、住院科室,用血需求,下半联要求写这次捐血人的信息:姓名、血型、本次献血量。当时,她丈夫需要至少400cc的A型血,医院要求“必须是1:1换”,这就意味着,王怡必须找到人去献400cc血,丈夫才能用上血。“不一定非得家属献血,也不要求A型必须跟A型置换,但是必须是等量置换。”王怡告诉记者。

    那几天,王怡自己也“阳”了,没法献血,她得找亲友去附近的献血屋献血。献血成功后,机器会自动生成一个系统码,把码条贴在审批单上,再把审批单交给血库,患者就能用血了。

    但王怡向身边亲友求助了一圈,发现身边竟没有一个合适的献血人。根据医院最新的献血要求,最后一次新冠病毒检测或抗原阳性7天后才可以献血,但符合献血条件的亲友,恰好都不符合要求。

    在太原找不到人“换血”,王怡甚至联系了外地朋友,但外地朋友纷纷把抗原检测的照片发给她,“他们说自己现在也阳了,过两天,等阴了一定给你献去。”王怡回复朋友,“急救呢,你这过两天是啥时候?”

    12月22日,丈夫的情况陡然紧急,开始吐血。王怡实在没辙,只能请求医院协调先给丈夫输血。“他都休克了,医生抢救时给他输了400cc血。”回忆起那晚的情景,王怡胆战心惊。

    丈夫抢救过来后,医生又找王怡,“你这两袋血是欠的,你还得继续去找血。”王怡说,除了急救欠下的这两袋,她还需要找更多血“备用”——丈夫随时可能需要手术,需要更多的血。

    12月22日晚10点,王怡在微博上发布求助,随后陆续有人给她私信留言,但大部分热心网友都未满足“阳性七天后”的条件,真正满足条件的只有一个——一名没有阳过的大学生。确定对方满足条件的第二天,王怡和公公就带他去献血点献了400cc血。之后,公公还硬塞给了大学生1000元营养费。

    血贩子跟王怡在社交平台上的交流

    告急

    “用血难”在这个冬天格外严峻。12月27日,太原市血液库存全线紧张,各种血型存量都在警戒线以下,太原市血液中心宣传科科长田斌告诉深一度,其实从11月起,血液就开始紧缺了。“一开始我们还有库存顶着,现在已经顶不住了。”田斌说。

    据田斌介绍,一般情况下,太原市每日临床用血量约600—700单位,每单位200毫升,按照这个供血量计算每天应有300—350人,每人献血2个单位,才能满足临床供应。以12月25日的数据看,全天太原市采全血合计85人,165个单位,未到临床用血量的1/3。

    “太原11月没有封区管理,但也是静默状态。”田斌说,那阵子太原街面上几乎没人,跨区交通需要有通行证才可以,人们也不出门。“献血的人都出不来了,可医院每天都在用血。”

    11月底,太原市血库库存降到警戒线以下,库存告急。到12月29日,太原市血液中心传来消息,当日库存为2512单位。

    田斌告诉深一度,血库没办法满足医院上报的用血需求,只好按比例减少分发,“比如今天某家医院上报血库需要100单位血量,只能批给80,让医院拿回去自己分。”田斌表示,这也是无奈之举,于是医院里一些临床上可以择期的手术,医生会建议患者推迟手术时间。

    这并非太原一地的情况。青海省血液中心工作人员欧英估算,比起去年同期,血库库存出现了至少80%的缺口,“的确是卡住了医院的脖子,他们要10个单位,可能只给1个单位。”

    “还有一种办法,比如你们家人用血,那就发动你周围的人去捐献。你们家要用,(找人)去献个血,你们家的事就解决了。”全国范围内,互助献血这一政策一直都在实行,对此,兰州市血液中心的松嵩解释道:“在献血法十五条规定了,应急的情况下,鼓励患者自体输血或者是家属进行互助献血。”

    在兰州市,血库也在吃紧的状态下运行。兰州每天医疗用血量约为260个单位,血库能提供的治疗量维持在160到180个单位之间。血库缺血的直接原因是献血人数大幅减少。在天津,正常情况下,每天有500-600人献血,近期每天献血人数只有200人左右。安徽省毫州市甚至一度每天只有30多人献血。

    血库告急,但在灰色地带,“血”的生意却异常活跃。为了找血,王怡在所有社交平台发布了消息,甚至到闲鱼上去发帖求血,一些血贩看到信息后联系了王怡,明码标价2500元400cc,不讲价,还告诉她“这生意在很多省会城市都可好做了”。

    正在输血的患者

    阳后6个月改为7天

    “全国的血站都难。”江西省血液中心宣传科鲍丽告诉深一度,一个半月前,北京的血液中心多次给他们打电话要求调血,“突然之间,大家都不符合献血条件了。”

    根据国家卫健委《血站新冠病毒感染防控工作指引(第二版)》明确规定,感染新冠病毒(重型和危重型除外),最后一次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或抗原检测阳性结果7天后可以献血,并提出,接种基因重组疫苗与接种灭活疫苗后暂缓献血48小时的要求。

    这一版本的《指引》于2022年12月17日颁布,在此之前,各地实施的第一版《指引》,要求新冠病毒感染者治愈后6个月内不可捐献全血和血小板。

    鲍丽透露,从2020年到2022年,全国的血库大多是靠“拆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维持,“上海没血江西供,江西没血湖南供”,从时间上来看,各地的疫情暴发时间和血荒暴发时间是一致的,之前,因为各省市疫情未集中统一暴发,各地总可以通过区域调血来暂时周转。但到年底,各地集中暴发新冠疫情,这就大大增加了用血的压力。

    根据四川省疾控中心近日发布的新冠感染情况问卷调查(第二次)结果显示,截至2022年12月26日,省内21个市州183个县(区、市)的158506名被调查者的感染率为63.52%。据江西省发热门诊哨点监测显示,12月9日至22日,全省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发热门诊诊疗量呈持续上升趋势,日均增幅23.45%。

    鲍丽称,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未阳”的人,还是“阳康”的人,都会谨慎献血,“有些人‘阳康’了,但身体虚弱,有些人则考虑自己的亲人感染阳性,到时候也需要用血。大家只会在确有余力的情况下才会主动献血,否则都会再掂量掂量。”

    深一度采访了多市血液中心,得到的反馈是,四种血型中,A型血处于相对紧缺的状态。采访中,江苏、山东、武汉等地血液中心均表示,库存A型血不到3天的临床医疗用量。

    “全国可能都是A型血更缺。”兰州市血液中心的松嵩说。“如果放开使用,兰州库存中的A型血仅够使用5天。”

    除去疫情缘故,冬季也向来是无偿献血的“淡季”,松嵩告诉记者,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三:首先,无偿献血占比很大的高校学生寒假放假,献血中心无法进高校集中采血;二是受寒冷天气影响,街面上的行人减少,献血车的人流自然减少;第三,各类疾病在冬季发病率更高,医院的用血需求也更高。

    亳州血液中心工作人员上阵献血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一二月份会最困难

    为了增加血液库存,各地血液中心都在想方设法呼吁献血。兰州市血液中心与兰州市出租车协会合作,为有需要的献血者提供车辆接送服务。松嵩告诉记者,兰州市血液中心先给以前献过血的人打电话,询问他们的健康状况和献血意愿,必要情况下,派“爱心车队”去专程接送献血者。

    毫州市中心血站专门安排了两个工作人员发短信呼吁献血,但毫州市献血中心主任田义感觉“效果不是特别好”。

    除了挨个发短信、打电话,田义联系了当地晚报、电视台进行报道,鼓励市民献血。亳州血液中心还在自家微信公众号发文章,并做了广告牌立在各个献血点。“我们以前基本上不会用告急这个词,现在可以称得上是告急了。”田义说,他几乎把能用得办法都过用上了,甚至后期还可能会延长采血点员工的上班时间。

    在松嵩的记忆中,上次发生血量告急还得追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还是需要加大无偿献血宣传,有些人对献血还是抱有一定的顾虑,觉得有害健康。”他向记者解释道,“人体红细胞的寿命是120天,即便不献血,这些细胞也会在体内自然代谢。”

    青海省血液中心动员员工和员工家属到头献血,十几年来,欧英已经献血14次了,她的爱人还获得了无偿献血金奖(累计献血8000毫升上),“基本上我们血站的员工和家属都是这样。”欧英说,“我们血站就是一个应急血库。”

    这两天,青海省血液中心正在准备召开用血培训班,培训主题是“开源节流”。“开源”指得是广泛联系血源,“节流”是让医护人员们更加合理用血。“当患者的血红蛋白在60g/L时,就处于相对贫血的状态,此时需要输血。当内科患者的血色素达到了60、外科病人达到80,医院就不建议再输血。”欧英说。

    王怡的丈夫还没出院,由于他的血色素尚未完全恢复,医院无法为他安排胃镜手术,这几天,他的血色素刚刚高于50,医院就告诉王怡“不用输了”。

    “现在的库存是历史以来最低的一次,没有这么低过,”欧英说,“最困难的是1月和2月,需要我们咬牙坚持过去。”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均使用化名)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