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习近平新年改口风,事关红二代的怒火?

    红二代是习近平最顾忌的一群,而习近平真正害怕的不是反习,而是反共。(美联社)

    杜政评论文章:新一年开始,中国政局仍是世界关注的焦点。中共党魁习近平虽然在二十大上强力谋得连任,但由于经济滑坡、外交拙劣、防疫失败…,民怨加上官怨,甚至在野的红二代,也疑似开始冒犯…让他不得不放软口风。

    习的新年贺词罕提“不同诉求” 或不止指向“白纸运动”

    2023年元旦前一天发布的习近平新年贺词,照样是充斥党文化的华丽词藻,但语调比往年平缓。当中特别提到了“团结”。

    有一段话引起外界注意,习说,“中国这麽大,不同人会有不同诉求,对同一件事也会有不同看法,这很正常,要通过沟通协商凝聚共识。”

    翻看党媒汇总的习近平2014年以来的新年贺词,没有过这方面的类似表述。他到底指向什麽?

    习最新贺词前述话语的下一段,强调青年要有“家国情怀”、“不负时代”。在中共的语境里,“家国情怀”即是“(中共)党国情怀”,“不负时代”就是不负习的“新时代”。

    据此,许多人就联想到去年11月爆发的“白纸运动”,那是针对习近平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极端、暴力清零防疫的反弹。大批青年学生举起白纸参与抗议,喊出“共产党下台”“习近平下台”。

    习近平很有可能是针对“白纸运动”,在新年贺词中做出间接回应。去年12月1日,他也曾对来访的欧盟官员提到,中国出现抗议,原因是“在疫情流行三年后遇到了问题,大学里的学生或青少年感到沮丧”。这个消息透过大外宣媒体披露。

    这次习在新年贺词中提到青年,至少说明他对大学生们反对他,还耿耿于怀。因为这也意味著中共多年的意识形态洗脑成果不堪一击,党国的未来堪忧。

    但是,习说“中国这麽大,不同人会有不同诉求…这很正常”这段话,不止是沮丧,还有点认怂(认输)的暗示。不一定单指学生。

    习近平在新年贺词中提到青年,至少说明他对大学生们反对他,还耿耿于怀。(美联社)

    去年12月26日至27日召开的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习也说过类似的话:“我们这麽大一个党、这麽大一个国家”,如果不能实行有力集中统一领导,就会各自为政,什麽也办不成。

    党这麽大、国这麽大,这似乎成为一个很好的辩解理由。做辩解就是心中没底,这对于号称定于一尊的习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在我看来,习近平不会真正害怕学生们翻天。他更害怕的是党内高层的批评甚至造反。

    但是按说现任政治局高层都是习的人了。从中共二十大胡锦涛都被架离会场看,前高层也难有敢对习说不者。在这个时间点,与习自己相同出身的红二代群体,如果站出来公开表达不满,可能才是习的顾忌,即便这些红二代在野,没有掌握政权。

    网传红二代马晓力挑战防疫弊端 “十问中央决策者”

    留意到近日红二代马晓力一篇指责习的“十问中央决策者”文章,从微信朋友圈传至推特。

    1948年出生的马晓力是习近平发小,她已故的父亲马文瑞是中共元老,与习近平之父习仲勋关係密切。文革后,马文瑞先后任国家计委副主任、中央党校副校长、中共陝西省委第一书记。

    “十问”中大致内容,第一问,是要求当局解释“抗疫”政策是依据医疗科学还是根据政治需要?为何“清零”是政治任务?

    第二问指向“清零”政策符合人类有“病毒”以来所能做到的吗?在“病毒”的毒性愈来愈低的事实面前,为何仍任性地坚持“清零”三年?

    第三问指向现在对各级公务人员及雇佣人员,伤人、害人、抓人、关人等等违法犯罪行径,为何不予追究?

    第四问指向“清零”三年造成的非“新冠”患者的死亡率急剧上升等人道灾难。

    第五问指向现在完全放开,是否因何种事件倒逼决策者瞬间拍脑袋作出赌气式,报复性之决定。

    第六问指向为何政策调整不因势利导,顺序渐进,为何偏偏选择在“病毒”最适宜繁殖且最活跃的冬季“放开”?

    第七问指向为何“严控”与“放开”只是一夜之间的突变,以致造成种种混乱?

    第八问指问为何没有发挥配给制的体制优势?反而在民众生死的关键时刻撒手不管?

    第九问指向为何在一夜之间将“方舱”撤除,将关在里面的阳性患者赶到社会上去,故意加大加快“病毒”传播?

    第十问,指当局为何不问下、甚至统计一下,当下的中国人民对如此“表里不一”的“治国理政的鼓吹与实际做法”有多愤怒与痛恨?

    这篇文章在去年12月30日就已流传,也就是在习近平致新年贺词之前。但文章是否出自马晓力还难以证实。

    马晓力不是没出过手。2016年北京大会堂搞“红歌会”,就因为马晓力写信给中办主任栗战书,批评文革文化再现。习近平看来怕红二代,当时也处理了涉事官员。马晓力的信当时也是先在网上传开,后来受访确认。

    红二代是一个群体,有人挑头,就可能引发集体行动。这段时间,公开直接对中共“清零”政策表达不满的还有其他红二代。

    比如中共已故元老陶铸之女陶斯亮,去年11月5日也在微信公号发文怒批北京防疫过度,使自己与丈夫回不了家。

    去年12月6日,原中共公安部长谢富治的女儿谢小沁,在家中录製的视频显示,她拿出菜刀向防疫人员喊话,敢极端防疫的,“来一个砍一个”。由于此事发生在“白纸革命”抗争在海内外延烧之际,一度引发轰动。

    红二代非铁板一块 习真正害怕的不是反习而是反共

    我们不能确切认定,习近平在新年贺词的放软口风,具体是因为谁提出“不同诉求”。但如果有,红二代是习最顾忌的一群。

    中共红二代历来不是铁板一块,习近平要保党,但有一些红二代是另一种态度。2021年2月初,网传视频显示,中共军队杨勇上将之子杨小平在其80岁生日聚会中表示,“有信心看到中国实行宪政民主那一天”“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赢得现场为其祝寿的宾客鼓掌叫好。

    早在2013年7月一次红二代聚会中,左派代表孔丹(中信集团前董事长)与改革派代表秦晓(招商银行董事长)当场爆粗差点打起来。在现场的胡耀邦之子胡德华后来曝光此事。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后,红二代、房产大享任志强质疑当局防疫不力。他骂习近平的文章,2020年3月在网上流传,同年9月他被以贪腐罪名判刑18年。

    任志强对中共的反思比较彻底。他早在2012年的北大光华管理学院一次会议上公开批中共这个制度已经烂透了,“我们现在面对的关键问题是没有人敢于站出来去索求我们应有的权利,所以老把这个社会责任推给别人,说你替我承担一点吧,我觉得这可能就是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

    中共元老李先念的女婿、中共上将刘亚洲,2021年12月也传出因为反对习近平被抓,但官方一直没有公布消息。

    至于陶斯亮等一批红二代,在习第一任期其实是支持习反腐的。她2014年10月在《炎黄春秋》杂志内部会议上,曾为习辩护,说习想办大事,需要通过威权主义。但是京城圈子中流传,随著时间推移,红二代中现在支持习的人基本没有了。

    习近平在今年的新年贺词中,不断在自己辩护,说是“因时因势优化调整(疫情)防控措施”,“每个人都不容易”。这里说不容易的,包括他自己。

    习称中国经济“稳健发展”,并列举去年的大事,特别是自己成功连任的二十大。他还抬出去年11月死去的前党魁江泽民,称要“继承”其“遗志”。尽管江泽民的红二代身份备受质疑,并且生前身后充斥迫害人权和腐败淫乱的各种事实和丑闻。

    习近平说他和新班子在二十大后去了中共的起家重地延安,提及“老一辈”,明显以此来拉近和红二代的心理距离。

    诚然,这些红二代不是想把江山交归还给人民,还是想保红色江山,就无法衝破体制牢笼。他们在体制内批习,习不会真正害怕,因为他手握政权机器,他会以软硬两种手法将异议压下去。就像他发出这篇新年贺词一样,表面认怂,背后找机会整肃。但如果红二代中能有真正的有志者,敢于瞅准时机推翻整个中共暴政,中国的问题将全然解决。

    0 - 3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