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马斯克被网友「罢免」后 可能要把Twitter交给“他”

    Twitter 招人

    招 CEO

    如果世界是一个关卡回合制游戏,那马斯克的新关卡是他自己选的——还是欠了大笔债务后特意选择的,一切只为了建造自己心目中完美的社交网络。

    外界很难知道马斯克对自己新关卡的表现打几分。但在马斯克向外用一个投票征求评价时,得到的答案都不怎么样。

    换人吧,没你会更好。

    Twitter 九九八十一难后,马斯克不「取真经」了

    我应该辞去推特总裁一职吗?

    不久前,马斯克在 Twitter 上发起了这个投票。1750 万用户参与了此次 Twitter 公投,最终的结果是 57.5%的投票人都觉得马斯克应该离 Twitter 远一点,只有 42.5% 的用户希望他继续留任,带来点不知道是好是坏的新改变。

    早在收购 Twitter 前,马斯克就很爱 Twitter 的投票功能。虽然当时收购悬而未决,但马斯克可没少拿这个替Twitter 做些未来决策,而且投票结果在一段时间后也都被实现了。

    所以哪怕在大刀阔斧改革 2个月的成果在离任后大概率不保,马斯克也愿意接受这个结果,他自己在投票上写得明明白白:「我会遵守这次投票的结果。」

    只是虽说服自己要尊重投票结果,但心里的不爽还是有的。这从他之后的发言就能看出来:

    只要我找到一个愚蠢到能接下这个工作的人,我就会辞去 CEO一职!在那之后,我只负责软件和服务器团队。Twitter目前还不安全,只是还没走上破产的快车道,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做。在能够让推特维持下去的人中,没有人想要这份工作,所以目前没有继任者。

    但哪怕这个工作不好干,依然有人抢着干。

    人工智能研究员 Lex Fridman 就公开询问马斯克,自己愿意不拿钱白干,他可以来为 Twitter做决策吗?马斯克则趁着回复大吐苦水,想劝退这些觉得这个工作很简单的接任者:

    你一定很喜欢疼痛的感觉吧!只是经营 Twitter 会面临这样一个问题:你必须把你毕生的积蓄投资到Twitter 上,因为自从 5 月份以来,Twitter 已经走在了「破产的快车道」上。现在,你还想要这份工作吗?

    Fridman 的回答依旧是肯定的,这次马斯克没有再回复他,而是默默发了一条新 Twitter——想要权力的人是最不配拥有权力的人。

    那么,到底谁才配拥有决定 Twitter 未来走向的权力呢?

    寻找能够让 Twitter 活下来的 CEO

    投票结果一出,尽管马斯克觉得找到继任者不容易,但外界已经疯狂给他想人选接班了。

    挑人有两个维度,一个是大家都觉得很有能力,很适合接任 Twitter这个不赚钱的庞然大物的,另一个就是和马斯克关系亲密的科技行业从业者。

    外媒给马斯克提供的候选人名单就基本属于前者,Meta 前高管雪莉尔 · 桑德伯格和马斯克最爱的技术类人才迈克 ·斯科洛普夫。两个人一个是 Meta 的前 COO,另一个是前CTO(很符合马斯克选高管的标准),怎样带领一个社交巨无霸前进的同时还能赚钱,这两个人都很有经验。

    唯一的问题是,他们不一定有意愿做这个注定备受瞩目、困难重重的新工作。

    雪莉尔 · 桑德伯格

    再加上不管怎么换 CEO,马斯克依旧拥有 Twitter。在 CEO还得向马斯克汇报工作的情况下,那些和马斯克已经合作多年的人或许更合适。有能力还能获得马斯克认可两个条件相加,外界找出了 4个最适合的人选:杰森 · 卡拉卡尼斯、大卫 · 萨克斯、斯里拉姆 · 克里希南、史蒂夫 · 戴维斯。

    杰森 · 卡拉卡尼斯曾经在和马斯克交流的私人短信中表达过成为 Twitter 新的 CEO是他的「梦想工作」。在收购尚未完成的 4 月,马斯克曾问他是否愿意在交易完成后担任 Twitter的顾问时,他的回答也是「悉听尊便」。

    这是一位互联网老将,1990年是报道纽约互联网行业的记者,记者经历让他认识了马斯克。之后他是创业者、投资人、播客主理人。他创立了博客网站Weblogs;是很多初创公司的天使投资人;他的播客节目 This Week in Startups在美国商业播客中小有名气,有不少忠实听众。

    在之前的的 Twitter员工离职大戏中,卡拉卡尼斯也是个重要角色。被法庭公开的私人短信显示,卡拉卡尼斯建议马斯克要求员工至少每周两天回办公室办公,这将减少20%「自愿离职」的职工。

    大卫 · 萨克斯则是「PayPal 黑帮」的一员,这群前 PayPal员工离开前公示后的创业成功率之高令人侧目。

    当年他是 PayPal 的前 COO和产品负责人,建立了公司的许多关键团队,在产品管理和设计、销售和营销、业务开发、人力资源职能上都有丰富的管理经验。

    和前同事多为成功的创业者相比,萨克斯更像一个成功的投资者。他投资了一系列成功的初创企业,很多今天已经变成了巨无霸,例如Airbnb、Facebook,Uber 等。

    但他也有社交媒体的创业经历,他创建了一个名为 Callin 的社交播客平台,在 2008 年也创立过一个企业社交应用Yammer。和他的经验不符的可能是他今天的发展方向,近来萨克斯更多参与到了政治活动中,这降低了他回来做 CEO 的可能性。

    斯里拉姆 · 克里希南是 4 个提名人中唯一一个有 Twitter 工作经验的。

    当然,这些年克里希南兢兢业业在社交媒体打工,已经集成了 Twitter、Facebook、Snap这三个社交媒体的工作经验。在后两家公司,他都帮助了平台的广告技术向前跨了一步,而在 Twitter 他更多负责产品的设计发展。

    现在的克里希南是一个加密货币投资者,他可能也是 4 个提名人中和马斯克关系最为疏远的一个。直到今天,人们都没办法很好定位他在Twitter 团队中的角色,只知道他正在「暂时帮助马斯克」。

    中间为斯里拉姆 · 克里希南

    「拼命三郎」史蒂夫 · 戴维斯则呼声很高。

    他有马斯克喜欢的一切,技术背景,多年经验,极度内卷。这是一个一天工作 16小时的狠人,全家连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婴儿都有直接住公司的经历,这个工作狂也是马斯克的 The Boring Company 的现任CEO。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戴维斯似乎一直住在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的 Twitter 总部。虽然没有正式的职位,但他一直在为马斯克的Twitter 做事。深受马斯克信赖,也有工程师背景的他是所有候选人中最被关注的那一个。

    高效和一点点离经叛道对马斯克的继任者来说更是加分项。SpaceX 的前同事评价他完成的工作比 11个人完成的工作还要多。

    创业的经历也很有趣,一美元卖出过自己的酸奶店,开了「华盛顿最古怪的酒吧」,顾客大叫点酒还能获得他规定的「愤怒折扣」。

    说起来「卷」可能是马斯克指定接班人的入门要求。

    不久前被传接棒马斯克成为特斯拉全球 CEO 的朱晓彤似乎也是符合这种标准的 CEO ——基本 24小时专注于工作,凌晨三、四点也能秒回工作信息,大部分时候会住在工厂,对员工更为严格。

    有朱晓彤的案例在前,戴维斯看上去确实更可能成为 Twitter 的新 CEO。

    加班成定局的新老板

    很难想象,马斯克成为 Twitter CEO 至今也就是两个月的时间,只是这两个月发生的故事已经足够多了。

    马斯克的光环为他的 Twitter 收购带来了海量的关注度。哪怕只是一个不常用的功能变更,也会因为这是马斯克治下 Twitter而大受关注。平台的每一个新动向,每一次裁员都被外界广泛关注,这让 Twitter 不可避免站上了风口浪尖。

    在马斯克做 CEO 的这段时间里,他为后来者做了很多准备。

    新老板的一言堂,匆忙上架的新功能,因平台宕机无法正常体验的服务,这一切都在提高用户的接受阈值。哪怕新的 CEO也可能有奇思妙想,有马斯克的 Twitter 在前,大家都能多多包容。

    而裁员的手段虽然不为世人所接受,但马斯克为 Twitter 省下的钱却是实打实的。对于 Twitter这样一个常年亏损的企业而言,马斯克的铁腕虽然令人诟病,但最终的结果是可以接受的。而且,最后留下的员工确实能够接受更长时间的加班和更大的工作压力。

    这也让继任者也得跟着员工一起「卷」起来。加班工作,住办公室,这不仅会成为 Twitter 员工的日常,也会是新 CEO的日常。

    毕竟,还有那么多工作需要完成。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跑了的广告主还得努力把它们劝回来,告诉他们平台已经足够稳定,我们提供了更精准的广告触达方式;那些上架又下架的新功能还需要优化,找到不让黑产钻空子也能满足老用户的平衡;还得找到新的盈利点,毕竟一个健康的平台不能全靠广告,这也是马斯克的希望。

    这样看下来,Twitter CEO 或许真是天底下最难做的工作之一了。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