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美科技业怒裁10万人,是泡沫还是囤积太多人才?

    作者|陈序

    零碳元宇宙和未来资产智库MetaZ创始人

    中国国际科技促进会元宇宙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最近,美国就业市场出现了奇怪的现象:一方面,是整体就业数据向好;另一方面,却是互联网科技巨头纷纷裁员。2022年以来,科技行业裁员的人数已超过10万人之多。

    亚马逊将裁减近万名企业员工。之前,亚马逊发布的第三季度业绩令人失望,收入虽然增长15%,但远低于预期,去年同期数字为37%,亚马逊的股价一夜之间暴跌20%,使其市值自2020年以来首次跌破1万亿美元。在公布糟糕的营收报告之后,无线电直播部门马上裁员约150人,零售岗位暂停招聘。Facebook的母公司Meta宣布裁员1.1万多人。而刚刚接手推特的马斯克已经裁掉了大约50% 的社交媒体平台员工。

    此外,Lyft(著名网约车公司,是优步的主要竞争对手)宣布将裁员13%,共裁撤近700人。由于保险成本上涨和通胀高企,以及未来经济状况的日益不确定性,该公司早在今年9月就叫停了美国区的招聘。估值740亿美元的金融科技公司Stripe在11月初宣布裁员超过14%,裁撤超过1000个工作岗位。

    现在,科技巨头中只剩下谷歌和苹果只放缓了招聘,还没有宣布裁员的消息。这两家被视为现金流最稳定的巨头公司,可以说是科技业就业市场的“最后防线”。

    那么,这是又一次互联网科技泡沫破灭吗?不完全是。和稚嫩的2000年不同,与自身活力充沛的2008年也不一样。这一次,是整个互联网科技行业真正到了节食保健康的“熟年”。

    老技术驱动的消费需求已见顶,新技术遇到商业化瓶颈

    从2000年以来,互联网科技产业从桌面到移动,造就了近20年全球经济增长的荣景。尤其是中国互联网经济的迅猛发展,给世界创新科技的供给和需求两边都带来了意料之外的惊人力量。但是,任何因技术推动的经济繁荣之后,以创新刺激的新消费需求必将逐渐达到天花板,从而被修正。

    可见的证据是:智能手机出货量见顶,用户流量见顶,这已非一年两年。回想在桌面互联网繁荣的后期,个人电脑出货量见顶时发生的事,现在都会再发生一次。只是这一次,谁来担任移动互联网的白衣骑士角色(救世主)呢?

    业界寄希望的是由人工智能的第四波浪潮——深度学习所引导的计算机技术,然后这种技术虽在发展,但囿于商业场景有限,目前尚难以接过刺激消费的大旗

    从最早大规模商业化的语音识别开始,人工智能公司把能扫的脸都扫了,能装的监控都装了,如今已面临找不到新战场的窘境。所以毫不奇怪,这次以Alexa为代表的设备部门,就因为开支较大而盈利不及预期,可能成为亚马逊削减预算的重灾区。

    全球收紧监管与“囤积”人才臃肿

    新一轮技术创新和消费需求尚在掘井中,所谓政策气候已由晴转阴——几乎所有国家都在收紧对互联网科技公司的监管,主要包括但不限于数据隐私和数据主权。

    以欧盟《数字服务法案》为例,其对科技公司收集消费者数据的行为做出强力监管,并且规定消费者有权拒绝这种行为,这对基于算法、用户行为分析驱动的商业模式造成了沉重打击。

    习惯了让市场适应自己的科技巨头不得不承认,他们在过于积极进取的劲头下,已经患上了“饥馑后遗症”——用人体打比喻,是存储了太多脂肪。对科技公司而言,就是预备了太多人才。

    相比对教育程度和训练水平要求更低的大部分传统行业,互联网科技公司需要的创新人才很难随时从市场上“摄取”,必须在常春藤校盟里刻意拣选栽培,预先储备。且不说在过去20年顺风顺水的年景,它们为保持战略竞争力而不断囤积人才,就是在其他行业遭受疫情打击的近3年,它们反而坐享由疫情推动的远程办公和商业的数字化繁荣,可以持续这一招聘与管理策略。

    时至今日,高管们不得不转而承认那些曾经宝贵的人才储备,正在变为“过度雇佣”的成本积食。

    Stripe联合创始人责备自己:“我们为我们所处的世界超额雇佣了员工。我们太乐观了。”在马斯克将Twitter的人员编制削减一半后,Twitter的创始人和前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声称对此负责:“我把公司规模扩大得太快了。”而Meta裁减13%员工时,马克·扎克伯格自责:“我做出了大幅增加投资的决定。不幸的是,并没有像我预期的那样发展。”

    其实,并不存在所谓的“不幸”。创新科技也要受制于经济周期、商业规律和政府监管。每个传统行业经历过的苦难,它们都要经历一次。

    科技公司裁员潮已经波及写字楼市场

    对此事前景感兴趣的朋友,我建议大家可以通过一个更前瞻的数据来观察,即美国写字楼市场的需求。所有正在和准备裁员的科技公司,一定会减少租用科技创新中心和金融中心的写字楼。

    据当地媒体报道,从旧金山、硅谷、纽约到奥斯汀,总计达到几百万平米的办公物业将暂停新建、租用或转售、转租。毕竟,解除一纸建楼合同或租约,要比解雇成千上万名员工容易得多。

    近几年来,科技行业是美国办公物业市场最大的租户。大型科技公司在30个北美城市总共拥有约4645万平米的办公空间。同时,它们也是城市商业地产的大买主。而随着裁员潮,科技公司同时发现,自己拥有的办公楼也太多了,转而想要出售大量的办公面积。Meta刚刚同意成为德克萨斯州一座在建摩天大楼的主要入驻企业,现在正试图转租这块地产。

    但这是否意味着美国经济遭遇了困境?做出这样的判断为时过早,包括美国经济衰退说,更大的可能是一个长经济周期的结束。从全行业数据看,美国当前失业率为3.7%,远低于长期平均值5.74%。美国劳动力市场的问题是“供不应求”,岗位太多而劳动力不足。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