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星巴克“红杯叛乱”:草根工会振兴之战?星星之火燎原?

    美国星巴克(Starbucks)于周四(17日)举行一年一度的“红杯日”(Red CupDay)当天,全国100多家分店的员工发动了自工会成立以来的最大规模罢工,抗议公司一年以来非法解僱冻薪等方式惩罚工会成员。近一年来,星巴克年轻员工艰难的领导了一场新兴工会运动,这场“红杯叛乱”会否成为美国劳工振兴工会运动的开端?

    每年的这个时期,咖啡连锁巨头星巴克会迎来一年最忙碌、销量最高的日子之一,全国上下的分店会限量派发可重用的红色星巴克咖啡杯给购买节日或季节性饮料的顾客,美其名曰“红杯日”。

    今年,为了抗议星巴克解僱参与工会的员工、干涉员工参加工会的权利以及怠慢与工会的谈判,来自25个州的超过2000名员工发动了该公司史上最大规模的罢工行动,儘管参与罢工的分店只在全国近9000家分店中只佔少数。

    随着去年12月的纽约州水牛城(Buffalo)的星巴克分店成立第一个工会组织,一场自下而上的工会运动席捲了这个咖啡连锁巨头,至今已形成超过250个组织。但工会认为,这一势头遭到了Starbucks的打压,包括解僱数十名工会支持者、以及不给有工会活动的分店涨薪、加福利的政策。

    2022年11月17日星期四,波士顿一家Starbucks门市陈列着节日红杯。(AP)

    其中,纽约市一名为星巴克工作7年的28岁咖啡师JoselynChuquillanqui自称因迟到几分钟而被开除;另一名来自俄勒冈州(Oregon)的咖啡师AustinLocke则在请病假后因没有填写新冠调查问卷而被开除。在今年初的热潮过后,工会化之势迅速下降,申请工会投票的数字从3月份的约70个下降到8月份的不到10个。

    今年,美国劳资关係委员会(National Labor RelationsBoard)就着对星巴克提出的逾百项不公平劳动行为指控进行调查后,已向该公司提出45项投诉,并在多项诉讼中裁定星巴克违反劳工法,要求星巴克为支持工会员工复职。

    对星巴克的咖啡师们来说,“红杯日”是一年当中工作最辛苦、最疯狂的一天,有来自加州长滩市(LongBeach)一家分店的员工Serrano称:“老实说很多咖啡师都会试图……在这一天请假……”

    工会表示,周四的罢工也是为了抗议公司没有为门店安排足够的员工,也没有提供与繁忙时期等价的薪酬,希望藉此推动各地被拖延的与资方的谈判。在一些地区,星巴克公司代表直接退出了与工会的谈判。

    Vox新闻网报道,受此次罢工影响而关闭的分店外,民众向正在抗议的店员表示支持。在德州奥斯汀(Austin)一家分店,员工Potts称:“很多人都停下来和我们聊天,问一些问题。”他指,还有路人对罢工表示理解,对他们说:“我家里有咖啡。我今天就回家自己做。”

    疫情创造时机 Gen Z引领草根工运?

    美国的工会近几十年来逐渐式微,只有不到13%的美国人加入工会,与1950年代中期三分之一的比例相去甚远。在欧盟,成员国平均工会参与率亦超过20%,当中,丹麦、瑞典和芬兰有超过三分之二的劳工是工会成员(截至2013年);在法国和奥地利,只有少数人加入了工会,但98%的人受到集体谈判合同的保护。相比之下,美国参加工会的劳工人数之少、工会势力之弱让许多学者得出结论:“工会已死”。

    然而,从去年12月水牛城的星巴克分店开启的这场工会化潮流,却同时开启了一场新型工会化运动。

    2022年11月17日,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中心,咖啡师Ben Baldwin手持标语并散发资料。(AP)

    锁售转线上 工作量更重

    在疫情影响销量的同时,防疫政策也推动星巴克销售转向线上,订单愈发倾向定制和冷冻饮品,并需要配送,这些均加重了员工的负担,行政总裁舒尔茨(HowardSchultz)也表示:“星巴克门店没有为在家办公时代做好准备”。

    因为前所未有的高强度工作感到疲惫的员工们不得不向公司争取更好的工作条件,催生了新的工会组织。它们与传统工会不同,由具有政治参与力的Z世代年轻人领导、从各个分店开始自下而上形成更广泛的联盟,而非由专业的工会组织者、自上而下组建。

    继星巴克水牛城工会之役后,亚马逊、知名连锁速食店Chipotle、连锁超市TraderJoe’s也开始形成这类草根工会组织。当中,零售巨头亚马逊员工成立的工会尤其被视为工会势力的历史性胜利。

    2022年9月5日,在纽约市,支持工会的抗议者在时代广场举行集会。参加者包括亚马逊工会成员、Starbucks员工和社区组织,要求资方承认其工会。(GettyImages)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三藩市州立大学研究劳工的教授JohnLogan撰文指,在疫情以前,这些劳工运动的发展几乎是不可想像的。由于美国国家劳动关係委员会规定僱主有权利强迫劳工参加反工会组织,过去几十年间美国企业藉此成功打压了工会:他们批评这些由专业工会代表组织的工会不能代表员工利益,他们是“第三方组织”,不关心员工而只是为了收会费。但眼下这些自下而上形成的新工会组织则与过去那些工会截然不同,这使得他们能够与大企业抗衡。

    此外,民意调查显示,公众对工会的支持达到了1965年以来的最高点,有71%的美国人支持工会。

    不过,截至目前,没有一个星巴克工会成功与企业进行就劳工协议进行集体谈判,即一项能够改善工会成员工作条件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合同,劳工学者普遍将此视为工会化道路上最重要的一步。

    华盛顿大学研究劳工的政治学教授JakeGrumbach表示,如果这些由工人领导的基层工会之一能够获得一份合同,它可能“成为向全国劳工运动展示工会策略的火花”。此次“红杯叛乱”正是员工们迫使公司进行谈判的努力,一旦成功,或许这些星星之火便可形成燎原之势。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