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为什么美国现在是老人治国?“老人政治”何时了?

    当民主党确定失去众议院多数之后,领导党团20年、现年82岁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Pelosi)终于决定不再寻求党内领袖职位,表示下一代领导层的时刻已到。计算票数、摆平异议、推动立法能力无人质疑的佩洛西,也决定了会全身而退,只会继续担任其加州选区的代表,不会参加任何国会委员会和领导层顾问性质的工作。“我不想当那个在厨房(指教媳妇)说我的儿子不喜欢这种馅料的那个家婆。”

    老将当道

    佩洛西之退,某程度上是加快了民主党内的世代交替。然而,美国政界“老将当道”的普遍现象依然未解。如今,白宫的主人是11月20日将满80岁的拜登(JoeBiden);他的潜在共和党对手是现年76岁的前总统特朗普(DonaldTrump);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是当了23年参议员、现年71岁的舒默(ChuckSchumer);参议院少数党领袖则是刚刚连任党领袖成功、现年80岁的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

    这次中期选举中,现年89岁的共和党艾奥瓦州(Iowa)资深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Grassley)就成功连任,获得另外6年任期。在民主党一方,同样是89岁的加州资深参议员范士丹(DianneFeinstein)去年亦已向选举当局递交了竞逐2024年选举的文件。两人可算是正在“争一日之长短”。

    而已宣布或预计会与佩洛西一起退场的众议院民主党三巨头的另外两位,如今也已在82、83岁之年。

    预设将能接任佩洛西的杰弗里斯(Hakeem Jeffries)现年52岁。(AP)

    众议院共和党的“例外”

    在美国全国政治之中,唯一主政者较为年轻的,就只有众议院的共和党领导层。如今正争取成为众议院议长的少数党领袖麦卡锡(KevinMcCarthy)、少数党党鞭斯卡利塞(Steve Scalise)、众议院共和党会议主席史蒂芬尼克(EliseStefanik)分别为57岁、57岁和38岁。论辈份,他们可算是民主党领导层的儿女,甚至是孙儿女的层级。

    众议院共和党人之所以能成为“老人政治”的例外,全因为90年代的议长金里奇(NewtGingrich)为共和党在各委员会的领导层设下了3届任期的限制,使得老将们不得不退,而让年轻一辈上位。这种共和党与民主党的差距,就使不少同年进入众议院的两党政客有了不同的政治命途,共和党人扶摇直上,民主党人则连年苦候像佩洛西一般的人物自愿引退。

    现时,共和党不少头面人物也是国会众议院出身。例如现年63岁、有可能在2024年问鼎总统大位的彭斯(MikePence)早在2009年已当上众议院共和党第三号人物;现年58岁的前国务卿蓬佩奥(MikePompeo)在其2011至2017年三届众议院任期已历经多个重要委员会的锻鍊;现年44岁、最有可能与特朗普竞逐2024年共和党总统提名人选的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RonDeSantis)也曾担任过众议院国家安全小组委员会的主席,亦加入过多个重要委员会。

    现年44岁、最有可能与特朗普竞逐2024年共和党总统提名人选的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AP)

    “老人政治”又如何?

    “老人政治”本身,不一定是个问题。毕竟我们不能单凭一个人的年龄去判定其能力。美国政坛大概也没有人质疑竞选期间公开跑步、做掌上压的89岁格拉斯利,以至非常有政治手腕的佩洛西依然“宝刀未老”。

    然而,年龄与能力却无可否认有一定关连。例如拜登的口误频繁就是大家都不能否认的事实——他近日在柬埔寨(Cambodia)出席东盟峰会就将柬埔寨误称为哥伦比亚(Colombia)。上文提及的民主党资深参议员范士丹近年也一直因为不知道自己在见谁、重覆讲话内容等问题而引起人们对其能力的质疑。

    除了个人能力之外,年龄与一个人的整体政治立场、做事方法都有紧密关係。长年掌权亦会造成一种抗拒改变的惯性,使新的政治思潮更难打入主流。而掌权者与一般选民的世代差距,也会造成民众对于政客欠缺代表性的观感。

    而且,老人长年掌权动辄数十年,年轻一辈的政客无从建立自己的政治本钱,政党也无法有效栽培新一代领导层,一些有能者甚至不满连年“等待”而离开政界、别谋高就。与共和党相比,民主党就很明显没有足够的全国性知名人物作为未来接班人选。

    印尼G20峰会结束后,拜登返回华府。(AP)

    要解决“老人政治”的问题,不能单靠老人“自愿退场”。权力往往有迷人的魔力,让人一朝得掌就不愿失去。就算是此刻决定引退的佩洛西,也是如此。

    虽然佩洛西早前演出了“议长访台”的国际政治戏码,大概是为自己历史留名的铺陈,但她的引退也是一种机会主义的决定。虽然佩洛西2018年曾以自己只多任四年的承诺争取到党内议员支持,但在中期选举后众议院控制权谁属未定之际,佩洛西也未肯确定自己会兑现承诺引退,而只说其丈夫早前在家受袭等事将会影响其去留决定。

    而在中期选举民主党表现超乎预期之后,大多数选民和民主党支持者都不认为该寻求连任的拜登,也表明有“意图”寻求连任,将会在来年初作决定。

    由此可见,美国的各个政治势力如果要摆脱“老人政治”而重拾自我更新的能力,就必定要订出人人跟从的客观制度,像金里奇在众议院共和党留下的遗产一般。吊诡的是,要订出这一种制度,前提就是要有决定权的老人们认识到“退”有时候比“进”或“留”更为重要,但能够有此认知而付诸实践的人并不多。拜登会是这样的一个人吗?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