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加州长夫人当庭讲述被性侵不堪细节:像充气娃娃

    好莱坞淫魔制片韦恩斯坦性侵案继续发酵,这一回勇敢站出来作证的女性,竟然是美国加州州长纽森(GavinNewsom)的夫人、知名制作人Jennifer Siebel Newsom。

    在法庭上,Jennifer泪崩叙述17年前的伤痛过往,爆出大量不堪细节,中间哭了整整2.5小时。更离奇的是,法庭竟要求她当庭重现假装高潮,这让她震惊不已。

    和很多被韦恩斯坦性侵过的女星和女制片一样,17年前的Jennifer还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小人物”,当这位电影大佬将目光多投向她一点时,一开始还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那是在加拿大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当时,她是一名制片人和演员,只出演过几个小角色。

    韦恩斯坦却是很有兴趣地和她喝了几杯酒,表示出“对谈论我的工作的真正兴趣”。

    几周后,韦恩斯坦在洛杉矶地区,邀请她参加酒店会议。

    Jennifer说,没想到一进门众人纷纷离席。

    不多久,韦恩斯坦突然换上浴袍,开始一边摸自己一边摸她。

    “恐怖!太恐怖了。”她哭着陈述道,“我在发抖。我像一块石头,我很冷。”

    “我试图表现得有礼貌、不要动怒。我小心翼翼试图从他身边离开”,对方却仍不顾自己反抗和挣扎,最终把她拉进房性侵。

    当检察官问她为什么不走开时,她说:“因为你不会对韦恩斯坦说不。”

    之后,她说她感到“非常羞耻”。

    “我被侵犯了,我不知道那是怎么发生的,”她抽泣着说。“我不知道怎么逃。”


    Jennifer在在审判中被称为 Jane Doe#4,这是一个代号,和其他被韦恩斯坦强奸或性侵过的女性一样,她的名字在法庭上没有被提及。

    但这一次,Jennifer公开挺身而出,尽管此时的她,已经是州长的妻子,一个名人。

    她的老公,上周刚刚连任美国人口最多州的州长,并可能竞选白宫。

    “这是我最可怕的噩梦,”Jennifer表示,“我就像一个充气娃娃。”

    在首场法庭上,韦恩斯坦的律师只对她进行了简短盘问。

    韦的律师认为两人是发生自愿性行为,而她正试图利用这位有权势的制片人来推进自己的事业。

    而在第二场庭审中,韦恩斯坦的律师开始发动“进攻”,爆大量不堪细节,指出其实这是一场性交易,并指出,她假装高潮并发出了愉悦的声音。

    “我只是想让他快点结束好早点摆脱他。”Jennifer答。“他已经强奸了我。这太恶心了。”

    律师称,假装高潮“表明了她的快乐。”并说,在此后这么长的时间里,Jennifer都保持沉默,为什么不在第一次坐下来时就告诉警方更多的信息呢?

    Jennifer回答:“有一段时间里,她把这些悲伤和恐惧以及创伤,都放到了一个心理盒子里,这样才能继续自己的生活。”

    律师反驳道:“但当你把这些记忆从盒子里拿出来时,你改变了它。”

    “先生,他袭击了我。he assaulted me!”Jennifer回击道。

    当被问到她是否试图对韦恩斯坦说不时,Jennifer肯定地说:“是的!用我的声音和我的身体。我的双腿并拢……我试图离开那里!我那么努力。”

    走出法庭时,Jennifer继续放声大哭,她将被免于出庭。此外,检方也不打算传唤Jane Doe #5出庭作证。

    韦恩斯坦已经因强奸和性侵犯在纽约服刑 23 年,他将面临涉嫌在2004 年至 2013 年间在洛杉矶性侵犯四名女性的指控。

    如果所有罪名成立,他将面临最高 65 年徒刑至终身监禁。

    在本案中,也有声音认为这是女方的一次利用,“想出名想攀高枝”。

    但已经是州长夫人的Jennifer,完全可以不站出来,保持沉默;而如果是“装”,能在庭上痛哭长达2-3小时不断,直到走出法庭时,还沉浸在痛苦回忆中放声大哭不止。

    这样的情感如果也能装,真的是开眼界了。

    性侵了就是性侵了,韦恩斯坦的行径曝光得越多,他的牢坐得越久,我们才更能一点点建立起对女性的保护吧。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