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华裔员工遭Meta裁员:一直努力工作 原以为自己很安全

    “突然收到裁员通知,我很懵也很难受。我到现在都还在消化这个消息。”在Meta(脸书Facebook母公司)工作了近三年的华裔颖梅(化名)是在顺手刷个人邮件时,得知自己被裁的。

    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根据此前的种种迹象,自己其实预料到了公司会裁员,但是自己没有做任何准备,“因为我不觉得我会被裁掉。”其介绍称,自己过去三年一直努力工作,还曾经转过小组,“原本以为自己应该是安全的。”

    据报道,当地时间11月9日,美国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的母公司Meta宣布,裁员1.1万人。Meta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当日写给员工的信中表示,其已决定将公司团队规模缩减约13%,超过1.1万名员工将被辞退。报道称,这是Meta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将波及不同部门以及地区。另外,公司还将招聘冻结期延长至2023年第一季度。

    人变多了,效率变低了

    裁员是为了提振股价?

    据悉,在新冠疫情期间,有很多商业活动都从线下转到了线上。为此,包括Meta等在内的多家科技巨头开启了“疯狂招聘”模式。“几乎所有的部门都过度扩招了。”颖梅介绍称,自己在2019年12月入职时,公司只有约47000人,但截至今年9月底,Meta共有超87000名员工。“据我所知,我们部门50%的人都被裁了。”据悉,颖梅此前所在的部门正属于被扎克伯格视为“未来发展方向”,却被外界认为是“烧钱黑洞”的元宇宙部门现实实验室(RL:RealityLabs),该实验室今年已累计亏损超90亿美元。

    “我此前在RL的一个硬件部门任职。刚开始,我们团队里有1个经理,10个IC(individualcontributor,即个人贡献者),这是一个比较合理的组合。但后来这个组合变成了1个管理者,7个经理,还有20个左右IC。”据她介绍,从自己入职到现在,其所在团队已经从11人扩张到了近30人。

    “人变多了,办事流程也变复杂了,领导要求的KPI(绩效指标)也更高了,但是效率却降低了。”颖梅解释道。据悉,Meta股东之一AltimeterCapital的首席执行官布拉德也曾发表公开信称,Meta员工人数过多、花销太大且效率太低,无法让投资者有信心。

    扎克伯格也在此次致员工信中承认自己预判失误。他表示,新冠疫情开始时,全球业务都在转向线上,尤其是电子商务的激增导致收入大幅增长。“许多人预测即便是在新冠疫情过后,这也是一种永久性加速。我也这么认为,所以我做出决定,大幅增加投资。”他说道,“不幸的是,事情并未按照我预料的方向发展。受宏观经济低迷、竞争加剧等因素影响,我们的收入远远低于预期。”据报道,2022年第三季度,Meta营收同比下降4%至277.14亿美元。

    颖梅认为,此次裁员与股票价格脱不了关系。“如果不裁员,下个季度的财报可能更不好看,股票价格就会跌得更厉害。短期内,既能减少开支又能刺激股价涨回去的方法,就只剩下裁员了。”从数据上来看,Meta选择“裁员”这条路也的确有些作用。据悉,今年以来,其股价累计跌超70%。而受裁员消息影响,Meta股价出现大幅反弹。美国当地时间11月9日,Meta股价在盘前交易时段已上涨4%,重上每股100美元水平。

    “科技寒冬”来临?

    继推特后,Meta也“卷”起来了

    据此前报道,马斯克在收购推特后,为了完成其设定的目标,部分员工也被一些部门主管要求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2小时,否则就会有被裁员的危险。

    据颖梅介绍,根据公司工作制度,员工每周工作时长应该是40个小时。“但是从今年年初开始,我基本每天都要工作10小时,每周总计50个小时。”据颖梅所说,自己并不是唯一一个面临这样情况的员工,身边很多同事也不得不超时工作,“因为工作真的非常多”。颖梅在其社交平台上分享了自己快“令人崩溃”的工作日常。她写道:“我一下要准备这个文档,一下要准备那个表格。我告诉我的领导,我真的好忙,但是他告诉我可以同时做很多工作,比如一边开会,一边回邮件,还可以一边写报告。”

    事实上,除了推特和Meta,包括苹果、微软、亚马逊等在内的多家科技巨头也都纷纷宣布裁员或缩减招聘规模。颖梅认为,“科技寒冬”已经来临,“新冠疫情、国际地缘政治、通胀飙升、能源危机等等因素共同导致了科技寒冬的来临”。关于未来,颖梅表示将继续在科技公司找工作。“接下来,我要更新简历,整理关系,并每周保持一定量的时间去找工作。”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