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遭习嫌弃,陈全国的裸退与”新疆绝密文件”的外泄

    专栏 | 夜话中南海:陈全国的裸退与”新疆绝密文件”外泄的因果关系

    <

    p style=”text-align: center;”>曾任中共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的陈全国美联社图片

    中共二十大之后,因为外界的关注焦点几乎全部都集中到了胡春华的意外“出局”上,以至与蔡奇同龄不同命的陈全国被完全忽略。而十九届政治局中的六名地方大员里唯一被“出局”而且还是裸退的陈全国之所以被习近平弃之如敝屣,极有可能是为那批“新疆绝密文件“的外泄背了黑锅。

    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上周一播出和刊登的《习近平借二十大换届完成了对孟建柱余党的清洗》一文中,介绍了在副国级官员二十大上能否连任中委原则上还是以1955年出生为限的前提下,1956年出生的在任最高检察张军得以连任,1957出生的在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沈跃跃得以连任,1959年出生的全国政协党内副主席的汪永清却被除名。这足以证明汪永清虽然“符合年龄”,但在明年三月的全国两会上连任政协副主席的可能性已经为零。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按照过去历届党代会都遵循,如今的二十大也是“原则上”遵循的“三上四不上”,或者说“三上四下”的原则,与汪永清同龄的,也就是1959年出生者,在二十大召开的今年是63岁,都还是符合正省部级干部新进或者连任中委的年龄标准的。比如现任江西省委书记易炼红就是1959年生人,去年10月才升任现职,已经从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晋升二十届中央委员。再比如现任河南省委书记楼阳生,也是1959年生人,虽然未能如外界广为预测的晋升副国级,但在二十大上还是顺利连任了中央委员。

    至于与汪永清同龄,甚至比他汪永清年长一至三岁的,也就是出生于1955年至1959年者,在二十届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中,有16人之多。他们中有的是连任政治局常委或者留任政治局委员,有的是从政治局委员升任政治局常委,有的是从“局外”副国级升任政治局委员,有的是从正省部级升任政治局委员或者书记处书记,所有人等依姓氏笔划排名为:马兴瑞、王毅、王沪宁、石泰峰、李希、李强、李鸿忠、何卫东、何立峰、张又侠、陈敏尔、赵乐际、黄坤明、蔡奇、刘金国、王小洪。

    也就是说,整个中共二十届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里,仍然是以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中生者占多数。

    中共二十大开过之后,因为胡春华的“出局”被认为“太过意外”,以至外部舆论界完忽略了另外一个被“出局”而且是被迫裸退的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陈全国。

    当然,外界舆论为胡春华鸣不平,是因为他是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里最年轻的一个,比新产生的二十届中央政治常委会里七个人的最年轻者还要年轻一岁。但与陈全国同龄的蔡奇在二十大上不但晋升一级,而且还被同时内定了等待接替王沪宁的“副总书记”位置。令陈全国敢怒不敢言。

    众所周知,陈全国是习近平对新疆采取种族灭绝政策的一线总指挥官,长期坚守所谓“对敌斗争”的最前沿。并为此受到国际社会的制裁。站在习近平的角度,绝对是功不可没。而相比于陈全国,他蔡奇何德何能?担任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的五年里,治理北京的突出政绩只有一个清理低端人口,真的是乏善可陈。

    所以,与同龄不同命的蔡奇相比,陈全国为什么没有被习近平进一步重用,而且还被迫裸退。胡春华“出局”的同时毕竟还被保留了中央委员身份,为明年三月出任一届“局外”副国级职务,无论是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也好,还是全国政协副主席也好预设了极大的可能性,毕竟已经有过五年前的张春贤和刘奇葆为先例。

    而如果说五年前的张春贤“出局”的根本原因是因为他的“柔性治疆”政策被习近平否定,那作为张春贤新疆自治区委书记的继任陈全国铁血治疆之后的政治下场怎么还不如张春贤呢?

    去年的最后一天,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发表了《陈全国是否已被要求“看淡个人得失、看开功名利禄”?》一文,介绍了当时在新疆党代会上连“选”连任该自治区党委书记还不满两个月的陈全国就被宣布解职,草草与继任人马兴瑞交接之后即奉诏进京,在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做“自我批评”去了。

    在这次,也就是2021年底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习近平重点强调的内容之一是“今明两年正值换届,领导同志要严格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严格遵守组织纪律、换届纪律”;“正确看待组织、正确看待自己,服从大局、服从组织、服从安排”;中央政治局成员要“看淡个人得失、看开功名利禄”。

    日后看来,当时的习近平意有所指的,被要求“正确看待自己”、“看淡个人得失”的,除了李克强、汪洋和胡春华三人,就是二十大召开之后即被外界所遗忘了的陈全国。

    在笔者如上文章发表之前的2021年年中,港媒《明报》曾发表署名评论文章表示,中共二十大若打破年龄硬标准,谁退谁留就难说了。在(可能)留任的年长政治局委员中,北京书记蔡奇是习的“闽系”“之江新军”铁杆嫡系,新疆书记陈全国因镇压藏、疆民众而为中共立功,两人亦将被委以重任,但陈全国的健康状况有变数。

    不过当时这份港媒关于陈全国健康状况的“变数”的依据仅仅是他曾经缺席了一次中央会议,但日后他陈全国能够全程出席在去年十月下旬的新疆党代会,,并在会上被宣布继任区党委书记,似乎已经证明他的健康状况还是能够胜任正常工作的。

    今年1月,张杰先生在他的《酷吏难有善终陈全国大祸临头还是平步青云?》一文中分析说:我们分析了陈全国政治生涯的三种走向,一是栽,二是平,三是升。到底会如何,我们尚不知晓,因为中共是不透明的黑箱政治。我的看法是“平”,也就是“栽”和“升”都难以发生。理由是,如果习不久后拿下陈全国会毁了他的制疆功业。新疆民族政策的突变,真正的始作俑者就是习近平,他和陈全国是一根绳上的两个蚱蜢。为什么陈全国难以入常呢?这就涉及当权者和酷吏之间奇特的关系了。

    首先,习近平欣赏陈全国的狠劲。独裁专制是酷吏成长的毒土壤,酷吏是盛开在毒土壤上的恶之花。美国的著名汉学家林培瑞认为中国是以恐惧治国。中共像是蜷伏在吊灯上的蟒蛇一样,你从不知道它将何时落下。陈全国就任新疆党委书记仅仅两年多就把美丽的新疆变成世界最大的露天监狱,把百万善良的维吾尔人关进了再教育集中营,并实施残酷的种族灭绝。一些中国人认为,陈全国固然心狠手辣,但新疆没有恐怖事件发生。但,他们须知这样的太平,是用很多无辜的维吾尔人的生命和自由换来的。陈全国的狠是习近平需要的。

    其次,陈全国没有安全感。陈全国明白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道理。尽管习近平对他恩待有加,但他知道酷吏的命运是悲惨的,他只是习近平的夜壶,一旦习不需要这个旧夜壶了,会毫不犹豫地将其丢弃。陈全国在迫害维吾尔人时,也同样生活在恐惧中,时时提防被主子抛弃。今天的陈全国等与王立军何等相似,他们都出生贫寒,心狠手辣,为了荣华富贵不择手段,迫害人、虐待人是他们的专长,但他们和历史上酷吏一样患有被迫害妄想症,生活在恐惧之中。他们最担心失去主子的宠爱。

    再次,习近平对陈全国有恐惧感。独裁者爱酷吏的狠劲,刀锋所向,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但又担心酷吏反戈一击,所以,对他们时刻防范。因为独裁者知道酷吏的非常性格,一旦反叛,他们会行非常之事,如同王立军夜奔成都美国领事馆寻求庇护。

    现在看来,陈全国在二十大之后的政治前途,连张杰先生所说的“平”都算不上。五年前的张春贤“出局”之后仍然在保留中央委员身份的前提下还是被安排了一个副国级的虚职,可以称得上是“平”,而如今的陈全国在二十大上被迫裸退,连个中央委员都不予保留,应该算是“栽”了。

    张杰先生在他的如上文章中还从另外一个角度分析说:海外披露“新疆文件”,矛头直指习近平,习猜忌多疑会怀疑陈全国的忠诚。“新疆文件”使习当局陷入巨大的被动之中。谁泄露的“新疆文件”呢?习当局不可能不从政治斗争的角度去考虑。不论“新疆文件”是谁泄露的,陈全国都是受益者。陈全国的派系属性不鲜明,并不表示他没有暗中站队。习当局有可能对陈全国的忠诚产生怀疑。

    张杰先生这篇文章中所说的“新疆文件”,应该是指2021年10月底被对外披露的那份以习近平内部讲话为主要内容的所谓“绝密新疆文件”。

    当时的一篇标题为《习近平亲自清洗的绝对罪证?中国曝光》的报道文章中说:以国际人权组织与各方法律专家所组成的跨国真调机关——维吾尔法庭——10月29日晚间向国际公布了新一波中国重大泄密的《绝密新疆文件》,相关资料层级不仅是历年资讯量最庞大,更包含一份被中国政府列为”最高机密”的习近平、李克强、俞正声…等中共中央三巨头的“新疆命令演说”。

    成立于2020年的维吾尔法庭,是由大量国际人权专家与流亡海外的维族异议人士们,所共同成立的“跨国民间真调机构”。其成立宗旨,主要是希望透过中立与专业的角度,来向世界确认:中国政府针对以维吾尔与哈萨克为主的突厥裔公民施行的系统性迫害,是否构成“种族灭绝”与“反人类罪”?

    该报道中说:维吾尔法庭处理中的这波《绝密新疆文件》里,总共包含317页的中共官文资料,首波敏感控诉主要集中在首度曝光的《中办通报2014第21期:习近平同志在新疆考察工作期间的讲话-在新疆考察工作结束时的讲话》。

    该报道中还写道:(在此前陆续披露出的中共涉疆秘密文件的基础上),2021年11月所公开的这份《绝密新疆文件》则更具威力——因为其内容直接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本人,连接上了“压迫新疆的最终推手”,其所公布的文件时间、机密等级与涉案指导官员,也都佐证了中国政府的“新疆民族改造计画”是直接来自于最高层级的绝对命令。

    在习近平绝密演说曝光之前,国际社会对于维吾尔种族灭绝控诉的最高具体指涉被告,最高位阶也只能碰到现任中共政治局委员兼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在《中国电文》中反复出现的指导命令的陈全国,一直被视为“再教育营的一把手”,是负责具体执行并设计维吾尔民族改造政策的残酷指挥官。因此在2020年7月,陈全国与其家族才会被美国联邦政府以《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列入跨国制裁名单。但在29日曝光的《绝密新疆文件》中,317页的资料却认为陈全国等人只是“细节政策的执行者”,真正的“维吾尔压迫体系”设计者,或来自于习近平为主的中共中央政府“最最高层”。

    该报道中还说:对外披露这些文件的郑国恩等国际维吾尔民族学者认为:《绝密新疆文件》之所以有关键指标性的重大意义,不在于文件里出现了更多残酷、毁灭性的暴行证据,而在于当时所发出的“官文指导”直接引发了后续一连串再教育计画的“因果关系”——习近平等人在2014年的《绝密演说》不仅代表改造政策是由上至下的一体指挥,发动计画的中共高层从头到尾也就是以“国家最高层级”来督促这失控的暴政一切。

    请各位读者和听众重点关注一下关键的时间点:2021年10月25日,新疆第十次党代会闭幕,陈全国继续担任区委书记。4天以后,即2021年10月29日,以习近平内部讲话为最关键内容的“新疆绝密文件”被披露。不到两个月之后,即2021年12月25日,中共中央突然对外宣布刚刚“连任”才两个月时间的陈全国“不再兼任”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

    由此可见,陈全国去年底的突然离疆以及如今在二十大上被迫裸退,直接原因肯定是“新疆绝密文件”的泄密及在海外引发的巨大反响令习近平龙颜大怒。很大的可能就是当时的习近平是先把陈全国免职,然后再深入调查泄密的渠道是否是陈全国本人或者他当时主导的新疆自治区委。而二十大召开之前他陈全国还是被安排到安徽省“当选”了党代表,似乎是初步还了他陈全国一个“清白”。但是,对此泄密事件余怒未消的习近平也没有可能重新启用他陈全国了。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1 - 3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