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买一个面包亦要给小费】有消费者认为真是过头了(图)

    付小费已经是大多数加拿大人习以为常的生活习惯,但一些原本不用付小费的行业也开始收起小费,而一些原本收小费的行业则开始收费更高,令饱受通货膨胀之苦的市民更是雪上加霜。

    来自加拿大贸易协会的数据显示,自从疫情爆发以来,餐厅用餐的平均小费百分比已经上升。

    安省贵湖大学教授马索(Von Massow)称,有一次他去当地的手工啤酒厂,只是买了几罐他最喜欢的啤酒,付款时就被要求付小费,因为店员从冰柜中取啤酒这个简单动作,也被算作要打赏的服务。

    「这对消费者来说是一个双重打击,越来越多的商家在要求提供小费的同时也在提高价格。我已经开始想,如果我做了一个特别好的讲座,我是否应该在讲座结束时,在讲堂前面放一个罐子,当听众排队离开时?他们也可以给我扔几张钞票进去。我想说的是,这有完没完?」

    2017年从英国移民到安省Port Perry的马尔科姆(Kate Malcolm)表示,她的家乡英国不可能给一位美发师10元、20元、30元。「现在做头发已经很贵了,你还得给他们小费?这是一个陌生的概念。」

    她说当她的父母第一次来安省游玩时,在餐馆用餐后留下2元和一些零钱作小费。马尔科姆称,这样的数额可能比不给小费更侮辱人。

    马尔科姆也曾在澳大利亚生活和工作过,在那里给小费也是不规范的,因为那边的工资比加拿大高得多,员工没有赚取小费的期望,自然没有压力要一直保持「超级友善」的态度。

    多伦多的Dough Bakeshop面包店在其刷卡机上增加了小费选项,结果小费的数额明显增加,远远比之前只是在前台摆一个现金小费钱罐有效。

    店主Oonagh Butterfield表示,虽然在刷卡机上标明,小费不是必须付,可以按绿色按钮忽略,但一些顾客还是非常愤怒,称自己只是想买一个面包也要被索要小费而很不开心。

    多伦多的Richmond Station餐厅则取消了小费,取而代之的是提高餐点价格 。餐馆东主海因里希(Carl Heinrich)称加拿大的小费文化,是一种非常不公平的支付员工薪水的方式。

    他的员工没有一个统一的工资标准,而是根据一个人的表现、经验和他们的职位进行区分。

    沙斯卡寸旺大学商学教授门策(Marc Mentzer)说,除了非常高端的餐馆,那里的顾客可能对他们的消费金额不那么敏感,其它许多用服务费取代小费的商家并不成功。

    他指出,顾客有对服务员拥有权力的错觉,他们喜欢这样的错觉;而服务员也有控制自己的收入数额的错觉,同样也很喜欢。

    「每个人都在抱怨小费问题,但如果在有小费的餐厅和有服务费的餐厅之间做出选择,我不确定顾客会如何做出选择。我认为,如果有选择的话,顾客实际上可能更喜欢给小费的方式。」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