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中南海“北院”沦落 李克强留任闲职?接王岐山的班?

    杜政

    2022年09月21日

    过去这近十年,在党领导一切的专制体制内,相信本想干点实事的李克强自己也觉得日子难熬。(美联社)

    柬埔寨总理洪森9月15日透露,东盟峰会将于11月10日至13日在金边举行,中共总理李克强将于11月8日对柬埔寨进行正式访问。李克强在中共二十大之后的这次外访,如果属实,让人延伸想像,李克强明年卸任总理后,仍留在中共高层?这对他是福是祸?

    李克强可能接王岐山的班?

    李克强今年3月在两会上确认明年卸任总理后,一度传出可能全退,但近半年来,由于习近平力推的动态清零防疫,加重了经济下行,李克强开始高调出来“稳住经济大盘”,除罕有主持了号称全国10万官员参加的“稳住经济大盘”电视电话会议,还多次到地方召开经济大省会议,这使李克强赢得了党内地位的某种提升。

    按李克强留任其它职务是有可能的,之前外界猜测较多的是走李鹏模式,继续当一届常委,转任人大委员长。但已有观点认为李克强有可能接任国家副主席,笔者也认为,若李克强会留,这种可能性最大。

    1948年7月出生的现任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到明年3月两会召开时已超过74岁。

    中共的国家副主席,按之前的惯例有四种模式,第一种是所谓的胡锦涛、习近平这种接班人模式(兼政治局常委和军委副主席),第二种是曾庆红这种实权派的常委模式,还有是时任政治局委员李源潮担任的模式和现在的王岐山模式。

    王岐山的最高级别閒职

    王岐山在习的第一任期被视为习近平的政治盟友,负责反腐的王岐山对习的重要性甚至高于中共二号人物、总理李克强,一时号称“习王体制”。

    不过,留任呼声颇高的王岐山,在中共十九大上退任常委和中纪委书记。在2018年3月,王岐山以普通党员身分出任国家副主席,成为1998年以来首个没有任何中共党内职务的国家副主席,官方排名在七常委之后,被称为“第八常委”。

    根据现行中共宪法规定,副主席协助主席工作;受主席的委託,可以代行使主席的部分职权;在主席缺位的时候,由副主席继任主席的职位;副主席缺位的时候,由全国人大开会补选。按这样规定,副主席其实是真正的中共二号人物,地位非同小可。

    但现实中,中共国家副主席职务主要负责的是礼仪性外交工作,如果不是还有其它党内职务增加实力,此职纯属閒职。红朝特色,就是用民脂民膏养大帮官员,包括每年涌入人大和政协的大量高官,并不干什么实事。中共国家副主席由此成为了最高级别的閒职,王岐山是正国级。

    国家副主席的位置,对于王岐山来说,其实是不满意的,本来他打虎好好的,差点直捣黄龙,直奔虎王江泽民和狗头军师曾庆红,但习近平突然鸣金收兵,王岐山不得不在十九大卸下党职,转任副主席职务。据说他与美国政商界密切,对中国政治经济治理还颇有一套,但过去五年,在中美大打贸易战中,王岐山也并未起什么作用。

    王岐山已多次公开发牢騒,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比如,2019年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王岐山照著演讲稿念完,调侃称,“读稿子的人就是低头念完就算了。”2021年4月20日,王岐山在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上,称自己是“临时主持人”,只是为习近平的致辞“报幕”。

    不仅如此,王岐山的亲信董宏落马,利益地盘海航集团破产,都被认为对应著王岐山和习近平关係的变化。

    李克强的命运,或可比照王岐山。李克强因为主持经济民生实务,和强调以党领政的习近平屡有不同调,甚至被认为是习李不和、习李斗。近期习近平二十大连任被聚焦之际,李克强频频陷入所谓“习下李上”、“习不下李上”之类传言当中。

    儘管李克强有胆和习斗的可能性并不大,但习自己肯定有所忌讳。虽然近段时间因为经济不行了,习就让李克强来救场。但未来李克强如果留任国家副主席,就和王岐山一样,不能再碰经济。李克强再想插手指点,已经是不合时宜,甚至是不受欢迎的。

    习近平如果为李克强准备一个閒职——接任国家副主席,一方面是体现习的大量,也好封住党内悠悠之口,预计李克强会很难推辞。但李克强留任的话,反习势力仍然会利用他,制造一些传闻。所以李克强的日子会比王岐山还难过,甚至会“晚节不保”,比如或有亲密旧部被习以贪腐之名拿掉。


    李克强的命运,或可比照王岐山。(美联社)

    李克强把持的中南海北院早已沦落

    有关李克强留任其它职务,目前毕竟只是猜测,但他卸任总理却是确定的。过去这近十年,在党领导一切的专制体制内,相信本想干点实事的李克强自己也觉得日子难熬。

    中共高层历来有所谓中南海“南北院”之争,也就是北院(国务院李克强)和南院(习近平党中央)的严重分歧。北院当然是以主管经济见长,不过习近平似乎一上台就否定这一点。

    习近平的第一任期,曾经是温家宝内阁财经大员的马凯,获总理李克强提名为主管经济和金融的副总理。

    由两名《华尔街日报》记者编著的《SuperpowerShowdown》一书(中文名为“超级权力对决”)提到,习近平在2013年问马凯,在经济运行方面,党中央和国务院哪个更有效。

    马凯回答说:“北院。”但习近平说:“我看未必。”

    我们不知道习为什么说未必,但是接下来他的行动,就是整治北院。

    习近平除担任中共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外,还在中共中央设立了国安委等数十个领导小组或委员会,仅习近平自己就出任了十多个组长或委员会主任。这当中有些小组由总书记兼任是循旧例,但到习的第二任期,透过2018年初的机构改革,进一步在中南海扩大党权,削弱李克强的权力。

    这次“改革”打著的旗号就是“完善坚持党的全面领导的制度”,组建国家监察委员会,并将部分国务院机构虚级化,由中共的党内机构承担实际职责。习近平由此结束了前任的党政分开改革,回归毛时期的“以党领政”的体制。笔者称之为“党控”体制。

    新组建的党控机构,包括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中央审计委员会与中央和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等。另有原来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都已改为委员会。

    由中共中宣部统一管理新闻出版和电影工作,对外加挂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版权局)和国家电影局牌子;由中共统战部统一领导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管理宗教工作。

    当局还组建中央教育工作领导小组,强化对教育系统党控,组建新的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把公务员培训併入中央党校统管。

    多个国务院机构被撤销,如监察部、国家预防腐败局、国家公务员局和国务院侨务办公室。许多以中央为旗号的委员会,办公室设在政府部门,如所谓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作为党中央决策议事协调机构,办公室设在司法部,中央审计委员会办公室设在审计署。这都等于党向政府加进一隻手。

    原属工信部的网络安全管理,改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管理,习近平也是这个委员会的最高负责人。

    据财经智库《REDD》报导,习近平亲自指挥救房市,在上月的闭门会议上拍板一线以外城市将鬆绑限购。看来不但防疫,在经济上习早已“亲自指挥、亲自部署”,李克强“稳住经济大盘”也只是吆喝一下。

    中共二十大后,现任中共发改委主任何立峰可能会接替刘鹤成为经济团队核心人物。何立峰是习的亲信,搞政治出身的官僚,据说人比较左。如此,等李克强卸任总理后,无论胡春华还是汪洋接任总理,整个中南海院北院将会进一步沦落成南院的听话虫,必须按照习近平思想指导经济工作,中国的经济会滑向哪一步,很难想像。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