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伊朗女孩因 “没戴好头巾”被捕后死亡,民众怒了

    自 1979 年的伊斯兰革命后,伊朗的街上已经多年未见披散头发的女人。伊朗法律规定,所有 7岁以上的女性必须在公共场合佩戴头巾,且用宽松、颜色平淡的衣服遮好自己的身体。

    违反规定的人将被道德警察拘捕,面临 ” 再教育 “、罚款、鞭刑,甚至是入狱 ……

    因为判定标准非常宽泛,很多女性仅仅因为露出几缕发丝,或者衣服太紧身而被捕。

    过去 40 年,伊朗女性似乎习惯了遵守服饰规定,随时注意自己的衣着。

    然而,过去几天,一切变了 ……

    大量女性散着头发走上街头,挥舞着头巾,然后点燃它,看着它被火焰吞噬!

    她们没有发疯,她们是在冷静地愤怒。

    因为一个女孩的死亡,伊朗全国上下出现激烈的抗议运动,到处都有女人丢头巾、烧头巾,还有人剪发以示抗议 ……

    死去的女孩名叫玛莎 · 阿米尼(Mahsa Amini),今年 22 岁,来自库尔德斯坦省萨基兹市。

    玛莎是个普通的爱美女孩,喜欢研究化妆、穿搭。上周二,她和哥哥到德黑兰看亲戚,在市区的一个地铁站外被道德警察盯上了。

    道德警察指责玛莎的衣着不合规,说着就把她强拉上警车。

    哥哥基拉亚什(Kiarash)上前阻止,被警方打了,目击者看到警察也在车里打玛莎。

    在警车离去前,警方丢下一句话,让基拉亚什一个小时后去接玛莎,那时候她的 ” 再教育课 ” 差不多结束。

    等基拉亚什赶到拘留中心的时候,楼前站着 60-70 人,他们都是来给被抓的女性带衣服的。

    ” 有一些人被放了出来,但没有玛莎。” 基拉亚什告诉伊朗媒体,“突然,我们听到里面出来一阵尖叫声,大家跑过去敲门。”

    “一群警察从楼里冲出来,用警棍和催泪瓦斯攻击我们。到现在我的身上还是青一块紫一块,眼睛还在疼。过了五分钟,一辆救护车离开大楼。”

    跑出来的女人嚷嚷着,有人在拘留中心被杀了。

    基拉亚什有预感玛莎出事了,他追着救护车一路跑,跑到最近的卡斯拉医院。

    他见到了已经躺在病床上的妹妹,她身上到处插着管子,大腿和脸上还有瘀伤。

    医院告诉媒体,玛莎被送过来时已经脑死亡,他们努力抢救了两天,到周五不得不宣布结束。

    ” 从她被捕,到她被送往医院,中间只有两个小时。” 基拉亚什说,他强烈怀疑,是警方把玛莎打死的。

    德黑兰警方否认了这个说法,他们说玛莎是心脏病发作死的。

    警方放出一段剪辑过的录像,玛莎在拘留中心里和一名抓着她衣服的女官员谈话,她谈着谈着,突然双手抱头,倒在地上。

    接下来的一幕,是五个男人抬着担架把她抬走,玛莎明显失去了意识。

    在这段之前,大楼外是白天,下一秒变成黑夜。

    ” 这件事对我们来说也很不幸,希望永远不要目睹此类事件。” 德黑兰警察局局长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警方已经尽一切努力让她活着了。”

    伊朗内政部长艾哈迈德 · 瓦希迪(Ahmad Vahidi)说玛莎肯定有心脏病,还说她的病可以追溯到 5 岁的时候。

    对政府的说法,玛莎的父亲断然否认:“她没有癫痫,没有心脏病,她得过最严重的病就是感冒。他们放出来的视频是经过剪辑的。”

    ” 为什么他们不放把我女儿从面包车里拉出来的视频?为什么他们不放在拘留中心走廊里发生的事?”

    家人们要求把完整的监控录像放出来,还玛莎一个公道。

    在网络上,玛莎的大脑 CT 图泄漏出来,图片显示她的大脑遭受过重击,导致颅骨破碎和脑出血。

    玛莎的死亡登上伊朗媒体的头版新闻,绝大多数民众站在玛莎的家人那一边。

    在伊朗,道德警察殴打女性是很常见的事。

    他们可以以任何理由找女性的茬,包括化妆太浓、衣服太新潮、颜色太艳丽 ……

    找到目标后,道德警察会扇脸、拽头发、用警棍打,像对待动物一样把她们拖上车。

    如果旁边的亲友试图阻止,道德警察会直接开车冲向他们,或者把他们一道抓了。

    玛莎的遭遇,是其中最典型、最悲惨的一例,无疑点燃了人们多年来的怒火。

    在玛莎的家乡萨基兹市,尽管有警方限制,现场仍然有上千人参与葬礼。

    人们举着拳头和标语,呼喊口号,要求严惩杀死玛莎的道德警察。

    很多女性解开头巾,对着旁边的警察队伍挥舞呐喊。

    葬礼结束后,愤怒的抗议者向市长办公楼走去,在骂声中向办公楼投掷石块。

    警方向抗议人群开火,造成两人死亡。

    在德黑兰、拉什特、马什哈德、伊斯法罕等城市也出现抗议示威。

    德黑兰七所大学的学生参与游行,他们举着标语,喊着 ” 谁杀死我的姐妹,我就杀死谁 “,” 学生会死,但永不屈服 “,”我们每个人都是玛莎,我们会反抗 “,” 从库尔德斯坦到德黑兰,伊朗遍地是血 “。

    学生们要求彻底调查玛莎的死亡,并且解散道德警察。

    在德黑兰的市中心,有人拍到几十个抗议者高喊 ” 伊斯兰共和国去死!”,其中包括摘下头巾的女性。

    中央大道上,抗议者们呼喊反警察的口号,还烧掉了一辆警车和多个垃圾桶。到处都是石块和催泪瓦斯的气味,警方封锁了通向广场的道路,还停掉了德黑兰的互联网。

    在库尔德地区,有三名抗议者被警方打死,目前死亡人数共计五人。

    很多人抗议时遭到辣椒水、催泪弹和警棍的攻击,大约 75 人受伤,250 人被逮捕。

    但人们没有惧怕,抗议变得越来越激烈。

    在推特上,玛莎的名字被传播了 200 万次,很多伊朗女性带着她的 tag 发视频。

    她们剪掉自己的长发,狠狠地拍在桌上,好像那打的不是桌子,而是警方和政府的脸。

    穆斯林传统上禁止女性剪短发,但她们完全不想管。

    还有一些女性直接烧掉头巾,她们披散着头发,点燃头巾的末端,看着它在风中渐渐消失。

    通过视频,能感受到她们久违的畅快。

    一些男性在参与游行时,也象征性地点燃头巾,表达对女性的支持。

    过去几天,伊朗多地的网络出现中断,抗议活动仍未停止。

    伊朗总统易卜拉欣 · 莱希(EbrahimRaisi)要求内政部对玛莎的死亡展开调查,部分政客要求对玛莎做尸检,查看她的大脑是否遭受撞击。

    国际特赦组织等国际机构也呼吁详查玛莎的死。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近年来,” 反对强制戴头巾 ” 的运动在伊朗时有发生,但伊朗政府没有软化态度。

    最近几个月,它还经常在国家电视台上播放女囚犯的认罪视频,她们只因 ” 未戴好头巾 ” 而被捕。

    玛莎之死引发的抗议活动,可能会改变当局强硬的态度。

    希望在未来,头巾能成为简单的个人选择,而不是强行施加的 ” 枷锁 “……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