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各省取消生育警告做法 婴儿送入福利机构锐减(图)


    图为2019年温尼辟一次记者会上,有人放置一双婴儿鞋支持新生儿被福利机构带走的母亲。(加新社)

    随著全国各地取消生育警告(birth alert)做法,被送到社会福利机构的新生儿人数锐减,但有专家警告,停止有关做法不能是政府让家庭团聚而采取的唯一措施。

    加拿大原住民儿童及家庭关爱协会(First Nations Child and Family Caring Society of Canada)行政总监布拉克斯托克(Cindy Blackstock)表示,在确保儿童有足够机会跟家人一起成长的真正问题上,生育警告是一种误导方法,当前真正要解决的是系统性种族歧视、贫穷和家暴等问题。

    生育警告用于提醒医院和儿童福利机构,在将新生儿交还被视为高风险的父母之前,需要进行更彻底评估。有关做法一直备受原住民领袖和其他少数族裔人士批评。对失踪和被谋杀原住民女性的全国研讯最后报告指,上述做法存在「种族主义和歧视性,严重侵儿童、母亲和社区的权利」。

    一些地区早已取消生育警告,但各省直到最近几年才取缔有关做法。其中育空地区、卑诗省和阿省于2019年叫停生育警告,在那之后一年,缅省和安省跟随,而沙省则于去年才取消,至少纽宾士域省、纽芬兰省和斯高沙省在去年稍后时间也仿效。

    加新社依据《资料索取法》(Access to Information Act)取得的数据显示,去年,全国有496名新生儿在已经取消生育警告的地区被送往福利机构,跟2018年的1,034人相比,这一数字大跌52%。不过,被带走的12个月及以下婴儿仅减少36%,即从2018年的2,957名跌至去年的1,881名,个中大部分因源于被带走的新生儿减少。

    维多利亚大学梅蒂斯社会工作教授卡里尔(Jeannine Carriere)指,尽管取消生育警告属德政,但她担心政府此举旨在「令外界不再关注围绕重大问题的结构性和持续性殖民政策。」她指贫穷是原住民儿童接触福利系统的首要因素。

    2016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在所有14岁或以下寄养儿童中,原住民儿童占一半以上,但在全国人口中,该年龄组别原住民儿童只占7.7%。本国有38%原住民儿童生活在贫困中,而非原住民儿童这一占比只有7%。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