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27人遇难,属于生产安全事故吗?

    9月18日凌晨,一辆载有47人的大巴在三荔高速黔南州三都县段发生侧翻,冲出高速,坠入边坡,造成27人遇难,20人受伤。

    虽然官方发布的通告没有对该车辆的相关情况作说明,但根据目前已知的信息,基本能够确定:

    这是一辆负责转运新冠隔离人员的大型客车,车牌号为贵A75868,核载49人,实载47人,是于凌晨2点40分,在从贵阳市云岩区开往黔南州荔波县的途中,发生侧翻冲出高速,坠入边坡。(注:笔者行文时,此信息已于当晚的新闻发布会上进行了通报)

    倘若从事故本身来看,确实如很多人所说,属于生产安全事故。

    一来是违反了交通部发布的《道路旅客运输企业安全管理规范》中第38条的规定:长途客运车辆凌晨2时至5时停止运行或实行接驳运输。

    二来是客车司机全身上下都穿着厚厚的不易行动的防护服,甚至连视线都被局限在一个小小目镜范围内,显然是违反了《驾驶员安全行为规范》,涉嫌危险驾驶。

    但有一个基本常识是,当我们在讨论生产安全事故的时候,往往不能只聚焦于其本身,为了从根本上减少或者杜绝此类悲剧的重演,必须找出导致它出现的原因,从而排除隐患。

    因为车上装的不是鸡鸭猪狗,更不是生活物资,而是活生生的人,是一条条生命以及他们背后的一个个家庭。

    哪怕有一个人可能因此处于危险状态下,都应该予以重视,而不是用一句轻飘飘的“生产安全事故”来盖棺论定。

    其实最近关注过疫情的人应该都知道,贵阳的情况是相当“严重”的,很多人甚至不得不求助于互联网。在此过度防疫、层层加码的背景下,一人阳性全楼被拉走隔离的例子比比皆是。

    根据当时另一位在凌晨被转运隔离的人所述,她已经居家静默了十几天,这半个月的核检结果一直是阴性,而且所在楼栋也没有阳性,只因为“左右两百多米的小宾馆,后面五百多米的70号楼都出现了阳性”,所以就要被全部转运隔离。

    从17日晚上9点多收到通知,一直折腾到18日凌晨四点半都还没出发,直到相关人员得知了三荔高速上车祸的事情,这些“绿码加身、好几连阴的莫名其妙的被隔离者”才被原封不动地送回家。

    9月18日,记录.我悲催而又惊险的凌晨

    (部分截取)

    17日晚9点多,派*所和志愿者上门,通知在屋里已经居家静默了十几天的我们收拾行李,准备前往隔离点统一隔离。我掏出手机,把这半个月做的一色绿色阴性检测结果给他们看,我说我们娘俩一直都在家呆着没出去过,而且核酸检测都是合格的,而且我们这栋楼也没听说谁羊了,能不能居家隔离,毕竟家里有只猫,孩子也要上网课,不放心的话,你可以把我们单元门甚至我家的门焊死。结果对方不同意,说是上级下达的命令,说我们左边两百多米的小宾馆,后面五百多米的70号楼都出现了羊,风险太大,让我们配合z.f工作。好!我配合!

    我和儿子把带的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听说有可能会住只有床板没有被褥的“八星级酒店”,我们甚至带了衣架、床单和蚊香。最放不下的是我家小二,一个极度挑食且不爰喝水的猫咪,我把他爱吃不爱吃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把他最喜欢的妙鲜包倒了半盆,又怕放久了坏掉他吃了拉肚子不敢倒太多,水盆、猫砂准备了好几个,然后抱着二子哭了一场。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多久,我怕我回家会看到一个硬邦邦的他。

    12点多一点,组织者给我们发了防化服,让我们下楼上车,告诉我们路上不要脱掉,也上不能上厕所。我生平第一次穿防化服,尼玛真不是人穿的,刚到楼底就出了一身汗,满身大汗的上了车,接下来就是长久的等待,等其他楼的隔离人员陆续上车。凌晨1点多一点儿,我们出发了,在当志愿者的老谢远远在路边送我们娘俩,心里涌起一股很奇怪的感觉——人生的每一次再见,说不定就是真的再也看不见了。

    半夜三更的,我不知道我要去哪儿,也不知道要去多久,更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也许这么永远分开了呢!我当时还在想,我要把这一个想法用画面表现出来,没想到这昙花一现的念头真的是……是个前兆。一点半左右,车靠边停在了三桥马王街的路边,这里已经停了三辆准备转运隔离人员的大巴,路边站满了穿防护服或没穿防护服的人,我们也被告知可以下车等待转运。你*痹你这是觉得我们不得新冠人生就不完美吗?把好好呆在家的我们拉出来强行聚众感染?这一停就是三个多小时,凌晨两点左右,有两辆大巴走了,前往湄潭隔离点。我去问护送的J.C,为啥他们晚来的都走了,我们早来的还在这儿等着?对方告诉我,他们集合以前就确定了接受地方,而我们这两辆还没联系到可以接受我们的地方。我当时就怒了,我*,连接收地都没有,你把我们弄出来干嘛?非要把我们的绿码整成红码你才高兴?要不你们还是把我们送回去吧,又没地方要我们,站街边风险又大,干脆送我们回去吧!J.C也很委屈,说他也是十分钟以前刚接到电话负责监送我们,他也不清楚什么情况。而与此同时,贵州三都县的高速上面……一辆装了40多名乘客的大巴,侧翻到了桥下,遇难27人,他们都跟我一样,是绿码加身,好几连阴的莫名其妙的被隔离者。

    呵呵,经历过武汉恶梦三个月,这次贵阳疫情开始,我就一直在观察我人生的第二次feng.城,看看有什么还能让动容,让我三观刷新的。果然,吃.屎长大的s*,终于把我们按在了.屎.里。凌晨四点半,监管我们的J.C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里他一直在说三都三都,我以为我们将被送去三都。没想到,结果是把我们原封不动的送了回来,可能是不敢再冒险了吧?!

    以此类推,那45名(47人中,驾驶员一名,随车工作人员一名)事故车上的所谓“涉疫人员”的情况应该也大差不差。

    我想,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是支持抗疫的,也愿意配合相关政策,但明明有绿码,有阴性核测,居家隔离不出门,甚至所在楼栋没有阳性,连密接次密接都算不上,却要统统被转运隔离。

    这显然是极其不合理的,而更离谱的是,转运时间还偏偏选在凌晨这个重大行车安全事故的高发阶段,还让司机穿一身极其不利于驾驶的防护服开车。

    我无法揣测这样做的具体用意,但大概与那些半夜发布的通告如出一辙,与满大街的消杀一般无二。

    只是,对于这些本不应该被转运隔离、本无需承担如此高风险的人而言,这是一场彻彻底底的无妄之灾,而如此悲剧正是过度防疫下种种魔幻操作的总和。

    那么可想而知,只要这样的措施还存在,那么发生车祸就不仅仅是“生产安全事故”,不仅仅是意外。毕竟坐上大巴的人都置身于一个悄无声息的、随时都可能发生的危险当中,而这份危险明明是可预见、可避免的。

    写文的时候看到以下两条内容,不免令人触目恸心。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但除了为他们的遭遇感到悲苦以外,我们似乎又做不了太多什么,特别是在这个过度防疫现象已然普遍,甚至成了系统性措施的当下。

    不过即便如此,我们也应该继续追问,哪怕答案很少,这不仅是为了逝去的他们,也为了活着的自己,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在这趟车上。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