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58万亿一夜蒸发,牵出韩国“史上最大诈骗犯”

    5 月的一天,10 岁的赵友娜突然被父母从学校接走,说要带她去济州岛体验乡下生活,为期一个月。

    从这天起,赵友娜的老师和同学们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大家都没有料到,赵友娜被父母带走,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

    当一家三口再次被发现,已经是 6月底。在韩国全罗南道莞岛的一个海水养殖场里,一辆奥迪车被从水底打捞起来,里面躺着三具高度腐烂的尸体。

    ·赵友娜。

    警方查询赵友娜父亲的电脑发现,死亡前,他搜索频次最多的词是—— “Luna 币 “。

    Luna 币曾在全球红极一时,跻身世界十大虚拟货币,今年 5 月却发生史无前例的大崩盘,48 小时内从 90 美元(1 美元约合7 元人民币)暴跌到不足 0.0001 美元,几近清零,使得许多投资者血本无归。

    警方推测,炒币失败欠下巨额债务后,赵友娜的父母选择带着女儿一起轻生。

    在赵友娜去世 100 多天后,把她们一家推向死亡的 ” 黑手 ” —— Luna 币创始人权度亨,于 9 月 14日被韩国警方通缉。

    今年 31 岁的权度亨,自负、张扬、好斗,号称 ” 韩国马斯克 “。他在推特上有超过 100万的粉丝,其中不乏狂热追随者。

    当由他一手创建的 ” 加密货币帝国 ” 倒塌,权度亨的真面目才逐渐浮出水面。

    ” 纸面上的亿万富翁 “

    在团队里,权度亨给自己取的花名是 Rick Sanchez,这是动画片《瑞克和莫蒂》的男主角——一位人称 ” 天才疯子 “的科学家。

    在行业内,权度亨也被称为 ” 天才疯子 “。

    他出生于 1991 年,家里从事药物和医疗设备经销生意。2010年,他从韩国名校大元外高中毕业。大元外高中遍地尖子生,曾创下全部毕业生被美国名校录取的记录。

    从 2010 年到 2015 年,权度亨入读美国斯坦福大学,主修计算机科学。

    ·权度亨。

    毕业后,仅仅隔了 3 个月,他便在京畿道成立了一家名叫 Anyfi 的公司,声称要建立一个 ” 免费的互联网世界 “:任何人安装Anyfi 软件,都可以解锁 Wi-Fi 的使用权。

    Anyfi 很快获得投资者的青睐,从韩国政府、天使基金人手中募集资金 100 万美元。但因为 Anyfi的业务天花板很低,2017 年底,权度亨选择从 Anyfi 辞职。

    相比于建立免费的互联网世界,他更想创建一个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帝国。

    他先是编写了一份关于去中心化支付系统的白皮书,提出人们可以持有一种所谓的 ” 稳定币”:价值维持不变,能代替任何法定货币,在世界范围内进行线上线下交易。

    这成为权度亨后来所创立的 Terraform Labs(以下简称 Terra)的雏形。借助 Terra 区块链网络,他推出稳定币UST 和其姊妹代币 Luna 币。

    据外媒报道,权度亨曾说自己 ” 是一个非常理论化和抽象的人 “,他需要一个 ” 更实际、更注重数字的执行者 “。

    而这个人就是韩国科技界的传奇人物申铉晟,由他创立的电子商务网站,在短短几年间,从 500 万韩元(约合 2.5万元人民币)的小公司跃升为韩国互联网公司的老大。

    遇到权度亨时,申铉晟刚刚卖掉这家电子商务网站,正在寻找下一波商机。他从权度亨身上看到一种似曾相识的野心。

    借助申铉晟的知名度,Terra 首轮融资便吸引到 15 家公司参与,15 家公司年操作量 250亿美元,都是市面上的投资巨头。

    ·权度亨(右)和申铉晟。

    此外,在建立 Terra 帝国的过程中,权度亨表示:要建立一款支付应用程序 Chai,构建加密货币的基础设施,让 Terra拥有稳定的数百万用户。

    背靠这些大山,Terra 很快开始起飞,发展为去中心化金融领域第二大区块链。短短两三年间,权度亨所掌管的加密货币价值最高时接近1000 亿美元。

    但讽刺的是,因为 Terra 加密货币背后没有实际抵押品或资金,而是使用金融工程维持价格稳定,Terra 的加密货币被调侃为 “空气币 “,权度亨被戏称为 ” 纸面上的亿万富翁 “。

    大起大落

    事实上,Terra 加密货币自面世以来,就争议不断。

    批评者认为,在极具波动性的加密货币世界中,要将稳定币的价值始终保持在 1美元根本不现实。这意味着平台要完全绕过银行、监管等传统金融体系的各个环节。

    2020 年 10 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传唤权度亨,怀疑 Terra 涉嫌 ” 出售代币化的合成股票,缺乏实际资产”,是违法行为。

    权度亨不但不着急,反倒一纸诉讼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告上了法庭,称传票 ” 发出方式不当 “,公开送达未尽保密义务。

    对此,彭博社评价,” 这是故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竖中指 “,”权度亨似乎喜欢制造麻烦,他的网络形象建立在自信好斗、甚至幼稚的推文上 “。

    比如,他公开怼英国经济学家 Frances Coppola,称对方为 ” 穷人 “,” 我不在推特上与穷人辩论”。↓↓

    他给自己的女儿取名 Luna,声称 ” 我最亲爱的作品,以我最伟大的发明(Luna 币)来命名”。↓↓

    就是这样的权度亨,吸引了一大批拥趸。他在推特上有 100 多万粉丝,粉丝们都有一个专属名称 “Lunatics”。

    为了表达对他的推崇,加密货币圈的名人、亿万富翁迈克尔甚至在大臂上弄了个 “Luna”文身。↓↓

    不过,韩国媒体毫不留情地指出,权度亨的形象全是虚假营销。

    大学毕业后,权度亨仅在苹果公司实习了 3 个月,与微软进行业务合作 3 个月。但在对外介绍 Terra时,权度亨一直强调这是一项 ” 由斯坦福大学毕业生、苹果和微软工程师创造的加密货币 “。

    直到今年 3 月 23 日,权度亨仍将 Terra 与支付应用程序 Chai 之间的关联列为卖点,但其实,从 2021年开始,Chai 就不再使用 Terra 的区块链技术或数字资产。

    甚至连权度亨的伯乐申铉晟,似乎也早在 2020 年初辞职,退出 Terra 的经营。

    今年 5 月初,在 Terra 帝国崩塌前夕,权度亨接受采访时说了这样一段话:”95%的加密货币公司即将死掉,看着这些公司一个个死去也挺好玩的。”

    ·采访视频截图。

    就在采访的几天后,5 月 8 日,Terra 挪动 1.5 亿美元 UST 调整流动性,但 10 分钟后,有人突然抛售 8400万美元的 UST,随即引发抛售浪潮和恐慌情绪。

    局势很快失控。

    UST 与美元加速脱钩,5 月 9 日崩盘,两天时间贬值 99%。到 5 月 17 日,Luna 币和 UST的价格都几乎归零,Terra 近 600 亿美元的市值近乎完全蒸发。

    Terra 帝国,崩塌。

    ” 庞氏骗局 “?

    韩国《中央日报》称,该国市场上约有 58 万亿韩元(约合 2933 亿元人民币)的 Luna币市值蒸发,背后的炒币客大部分是投资上瘾的年轻人。

    据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FSC)统计,在韩国,炒加密货币的 20 — 39 岁年轻人共有 308 万,占这年龄段全部人口的23%。也就是说,每五个年轻人里,就有一个在炒币。

    进入 2022 年,各个币种都在持续下跌:比特币跌至 2 万美元以下,距最高点跌落 70%;以太坊从去年最高点的 4800美元跌到 1400 美元左右;Luna 币则更惨烈,几乎一夜归零。

    像赵友娜一家这样因炒币而家破人亡的案例,在韩国屡屡发生。

    Luna 币暴跌之后的几天,在韩国搜索引擎上,” 麻浦大桥 “的搜索量大增,这座邻近券商和投资机构的大桥一直是韩国的热门自杀场所。

    ·麻浦大桥上贴着温馨的家庭照片,渴望挽回轻生者。

    与 Luna 币相关的搜索中,除了 ” 麻浦大桥 “,还有 ” 权度亨 “” 史上最大诈骗犯 ” 这些关键词。

    实际上,从权度亨创立 Luna币之初,质疑声就从未停止。不断有同行和金融从业者认为,它的算法技术及运营模式有问题,很可能会崩盘。

    在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看来,权度亨此前宣扬的所谓的稳定币规则设计,其实是一个笑话。

    “Luna 和 UST 之前通过算法形成了一个稳定币结构,貌似可以通过兑换挂钩来实现币值稳定,” 盘和林对《环球人物》记者说,”但这种理想状态有一个软肋,那就是如果流动性不足,那么所有理想的稳定结构都会被破坏。”

    盘和林分析称,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美元重新强势,Luna 和 UST的流动性突然出现断流,抛售者太多而资金流入太少,最终导致了价格崩塌。

    有人将 Luna 币的交易比喻为一场 ” 庞氏骗局 “,盘和林认为这种说法有一定的依据。

    他解释,整个虚拟加密货币本身结构就是具有骗局性质的,根本问题还是流动性不足,当然,为了保障加密货币币值,创立者一般会设定多个规则,但这些规则在流动性匮乏的大环境下不堪一击,”最终去繁就简,这的确是一个庞氏骗局结构的虚拟货币 “。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让无数人赔到倾家荡产的权度亨,最终可能会面临怎样的追责?

    盘和林表示,权度亨作为 Luna币的发起者,必然是有所获利的,但同时也要注意到,国外目前针对此类骗局的法律法规还并不明确,关键看其发起的时候,是否属于私人融资行为。

    不过,在探讨如何追责之前,眼下权度亨能否顺利归案还是个未知数。在被韩国警方以涉嫌偷漏税和欺诈通缉之前,他早已躲到新加坡。

    当年风头正盛的时候,面对种种质疑,权度亨就嗤之以鼻 ” 不会和穷人辩论”。到最后,让无数人倾家荡产时,他也只留下一句不疼不痒的话,” 由于我的发明给你们造成了损失,抱歉 “。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