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港市民悼英女王 周五最震撼 合法表达不满 左报批“恋殖”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驾崩后,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设弔唁册供公众悼念,大批市民前往弔唁。路透社

    林夕歌词有“皇后大道中人民如潮涌”之说,却未能料到这些天是由皇后大道东转金钟道再接法院道,才是“人民如潮涌”。因法院道一号有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连日来香港人排大长龙,去那裡向他们说的“事头婆”致以最后敬意,星期五场景最震撼。

    香港人管老闆娘叫“事头婆”,也习惯了用此称呼英女王。英女王驾崩,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设弔唁册供公众悼念,连日来香港人去得太多,令领事馆临时宣布星期五加开时间,由早上十点开放至晚上七点,还要加开下星期一上午供公众向女王致敬。

    说香港人大排长龙送别“事头婆”比较笼统,有亲历者具体说法,是在酷热下排队最长四个多小时,才在领事馆门前放下花束,然后进到领事馆在弔唁册上签名致意。至于排队形成多少公里的长龙,说法难准,因为那龙时短时长。

    香港人因何对“事头婆”有如此不捨之情呢,很多人说是女王在位时间最长,陪同香港由殖民地时代到回归时代、由贫困岁月走到经济腾飞时光。女王形象渗入香港人的日常,写信贴邮票是女王头,用硬币是女王头,还有好多以女王名字命名的如医院、体育馆等等,连首任特首董建华家族大船也叫“伊丽莎白皇后号”。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则认为,是因六○年代香港左派暴动后,英国改变治港政策,开始改善民生,十年建屋计画,九年免费教育,建立警民关係科,引发普罗大众的良好愿望。及后来港英政府稍微开放一些政治空间,英女王两次访港大搞“亲民骚”,柔性管治才渐有成效。不是港人“恋殖”,而是因为不期然地辐射到今天,还在宽鬆与强硬、人气与王气之间作了对比。

    说到“恋殖”,港人如此悼念英女王,当然会引来反弹,其指责正是“恋殖”。最有意思的是知名艺人罗家英去英国领事馆向女王致意,结果招致粉红围攻,罗家英被迫在社交媒体认错说自己“未加深思熟虑”,还高呼“我是中国人,我永远爱我的祖国。”

    罗家英这类故事,也比不上星期五这天不好描述的场景,那已不是长龙有多长、排队等多久的事了,而是花堆成了小山,花间出现一张张自制的标语和画相,人们在此作好久未见的自我表达,比如“民心所向”、“多谢您给我们一个曾经美丽的香港”等等。

    新闻链接>>

    港人悼念英女皇被左报批“恋殖” 悼念背后是怎样的感情?

    2022.09.15

    连日以来大批港人在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外大排长龙,向女皇表达最后敬意。路透社资料图片

    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Queen ElizabethII)上周四(8日)逝世后,连日以来大批港人在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外大排长龙,向女皇表达最后敬意。香港亲北京传媒则发表评论文章,批评香港部分人抱有根深蒂固的“恋殖心态”,是因为“去殖化”工程存在漏洞,警告必须纠正。然而香港人对女皇的怀念和尊敬,是否单纯出于“恋殖心态”?

    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Queen ElizabethII)上周四(8日)逝世后,英国驻港总领事馆从周五(9日)中午开始,设弔唁册让公众悼念。作为英国最后一个殖民地,香港大批市民连日以来在领事馆外放下鲜花和卡片,表达对女皇的敬意和怀念。为了进入领事馆签写弔唁册,不少港人不惜在酷热下排队4个小时,也毫无怨言。悼念者中包括香港老中青三代,他们都不约而同表达对女皇亲切和蔼形象的怀念,讚扬女皇一生勤政爱民。

    左报:香港“去殖化”工程有漏洞

    不过在亲北京港媒眼中,这却是必须纠正的“恋殖心态”。香港中联办控制的《大公报》周二(13日)发表评论文章,声称向英女皇致哀的只是少部分港人,不能代表香港社会主流。文章又批评“反中乱港分子”以及“反华媒体”大做文章,编造港人“对殖民统治时期的美好回忆”,以此攻击《港区国安法》实施后的香港新局面,是为“殖民统治”洗白、抹黑“爱国者治港”。

    不过文章又指出,“极少部分”港人仍然存在“恋殖心态”的情况值得关注,并特别提到网上广传一张香港青年“单膝跪地拜祭”的照片,质疑这位可能是1997年后出生的青年,“有何理由行此大礼拜祭”。

    文章把问题归因于1997年后,香港的“去殖化”工程有缺陷:“回归以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香港完全接受了港英管治模式,没有真正按照回归后的宪制、法律及实际情况进行制度性更替,也就是进行『去殖化』工程,以至于从公务员、教育制度,到传媒及社会生态,都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和漏洞。”

    不过文章最后指出,随著《港区国安法》及新选举制度实施,有信心“恋殖心态”将得到纠正,强调“去殖民化”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久久为功。

    历史学者:港府九七后若善治 谁还会念旧时?

    “如果香港特区政府在1997年后到现在的20多年间管治得很好,人民安居乐业的话,谁还会记得以前殖民地?”移居英国的香港历史学者杨颖宇向本台表示,所谓的“恋殖”情意结,其实更大程度上,是一种新旧对比之下产生的情感。

    杨颖宇说:之所以出现这些悼念活动,是当下的管治,和20多年前香港的殖民地管治比较下有落差,因而产生的情绪。这种情况的根源不一定是因为殖民地很好,所以我们去怀念,而是归根于现在的管治太差。人们藉所谓的“恋殖”和悼念,去表达对现实政治的不满。

    不少在港英政府管治下成长的香港人,脑海中仍然刻印著英女皇在1975年和1986年两次访问香港时的画面,仍然记得电视台“收台”时播放的《天佑女皇》,也曾手执印有女皇肖像的硬币和纸钞。然而对于1997年前后出生的香港年轻人而言,对女皇的感情又是从何而来?

    国民教育能让港青爱国?

    杨颖宇认为即使部分香港年轻人不是在英殖时期长大,也会自己翻查香港历史,寻找更人性化、更自由民主的时期,作为参考比照当下。从“崇优”角度来比较,不同时期的管治高下立见。他认为香港年轻人悼念女皇,是自然的“情感和理性的表达”,而这种情感,并不能像北京当下的做法,以“国民教育”来强迫。

    杨颖宇说:国民教育只是强迫学生用正面思维,去理解当下的政治和中国的问题,但不能从感性上触动学生。只是告诉学生,现在香港政治这么差,你也一定要唱好。这样你愈搞国民教育,学生却愈发现问题严重,他们可能会更快觉醒。

    以悼念女皇“合法”表达不满

    即使英中关係自新疆和香港问题后日趋恶化,在英女皇逝世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仍向继位的国皇查理斯三世致唁电,对女皇逝世表示深切哀悼;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亦前往英国驻华大使馆弔唁,为何亲北京报章却与官方“主旋律”不同调,把香港民众的悼念演绎为“恋殖”?

    杨颖宇认为,过去几年,香港不断以各种“不合作运动”,表达对政权的不满,但在《港区国安法》生效后几乎被禁绝。而是次女皇逝世,在外交礼节上,北京不能阻止港人悼念,港人正好以悼念女皇的方式,“合情合理合法”地表达不满。然而这在北京眼中却是不可接受,因此亲北京报章迅速发表评论,把事件定调为“恋殖”,而非对现状的不满。

    流亡英国的前香港立法会议员罗冠聪也在脸书发文,表示港人悼念英女皇,正是乘中国无法以主旋律之名打压,寻找异议空间,显示香港人的狡智和灵活。他也特别提到,英国对香港实施的殖民主义,与它在印度、刚果、尼日利亚等地不同,鲜见残暴管治。他建议反对殖民主义者更应理清港人的反应背后代表著甚么,而非一味否定他们的情绪。

    记者:吕熙(伦敦报道) 责编:方德豪 网编:刘定坚

    0 - 1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