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对俾愈来愈多小费感到累烦】大学教授过这一招(图)

    在大流行最严重的时候,不少加人提高对餐厅员工和送货司机等工人的小费,以表彰他们为人民服务所冒的健康风险。

    然而,随著大多数防疫限制的解除和通胀推高了物价,有些人对给小费的压力感到不舒服——包括在传统上不给小费的商业文化。

    现今有服务员对于15%的小费都嫌不够。

    哈利法克斯居民Greg Rozon表示,随著菜单价格和小费预期的上升,服务已经走下坡路。

    他表示,「即使服务不是很好,每个人都拿著自动提示给小费的机器。」

    他说:「我仍然尽量给小费。但有点累烦。」

    对于加拿大另类政策中心研究员、圣玛丽大学退休教授海文(Judy Haiven)来说,解决小费疲劳的方法很简单——支付工人的生活工资。

    她表示,正确的方法是小费应该被彻底废除,工人应该得到公平的工资。

    她解释说:「在哈利法克斯,生活最低工资约为23.5元,比目前每小时13.35元的最低时薪高出10元。」

    2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