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气球失控工人飘三百多公里,“打松塔”究竟多危险?

    氢气球突然失控,” 吊 ” 着人在空气中飘了 300多公里,跌落至山林中终被获救。这样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经历,让胡泳旭碰到了。

    据大象新闻报道,9 月 4日,黑龙江两名作业人员在利用氢气球打松塔的过程中,氢气球突然失控升空,其中一人及时跳下获救,而胡泳旭则被氢气球带走,不知去向。直到6 日上午,胡泳旭在距离事发地 300 多公里外的山林中被找到。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央视新闻

    胡泳旭的遭遇也引起人们对打松塔职业的好奇。

    记者采访了解到,东北三省每逢松子丰收的季节,来自全国各地的打松塔工人会坐着氢气球,冒着生命危险与 20米高的松树为战,在高额收入面前,平安落地是家人对他们最大的期盼。

    氢气球空中飘行 300 多公里

    据央视新闻报道,9 月 4 日 7 点 30分,在黑龙江海林林业局有限公司山市经营林场施业区内,两名外来作业人员,在利用氢气球对松子采收过程中,氢气球突然失控升空。其中一人及时跳下获救,一人被氢气球带走。

    9 月 5 日 10 点 40分,警方通过手机与被困者取得联系,并指导该工人缓慢放气,氢气球已成功降落在方正县林区。由于手机定位有偏差,被困男子的准确地点尚未确定,搜救仍在继续。

    9 月 6日上午,经过手机重新定位,发现被困男子在方正林业局万宝山林场一带,龙江森工集团方正、海林林业局有限公司干部职工、扑火队员,省公安厅林区公安局方正分局以及地方公安干警、蓝天救援队数百人组成搜救队伍,进行接力式拉网搜救。

    9 月 6 日 9 点多,经过接力营救,在黑龙江海林域内采松塔不慎被氢气球带走人员已找到。

    目前已成功解救被困人员,该男子除腰部有轻微伤外,状态良好。

    另据黑龙江广播电视台报道,从飘走的位置到被发现的位置,失联男子已在空中飘了 300多公里,期间,该男子通过自救的方式跌落在丛林中,腰部受伤,男子介绍:” 当时卡树上了”。随后他躺在担架上由搜救人员护送下山。

    搜救队员走遍 900 多公顷

    山中下起大雨还有野兽出没

    据北青报 9 月 6日报道,黑龙江省林区公安局方正分局政委孟庆春就是搜救组的一员。他说,接到警情之后,在黑龙江省方正林业局有限公司统一指挥下,组织各林场所、林区公安干警、森林消防、当地政府,并得到方正县公安局大力支持,组织了600 余人的搜救队。

    图片来源:北青报

    ” 男子掉落的范围是一片老林,树都有几十米高。”孟庆春告诉记者,警方先是出动了几台带有热感的大功率无人机进山搜寻,希望看到氢气球的影子,可惜搜寻无果,”白天看上去都是树冠,晚上看过去漆黑一片。” 他说,只能通过人力进山搜救。

    5 日 17 时,林中开始强降雨,气温骤降,最低至 8℃左右,搜救队员们只携带了补给、担架等应急物品,未佩戴雨具,只能冒雨搜救。

    ” 不仅无人机从天上什么都看不到,身处林中,搜救队员的视线也严重受阻,我们 600余人分成几组,对山中进行拉网式搜索,一边找一边喊,希望能得到回复,但声音大部分也被雨声盖过去了。”孟庆春说,当晚随着气温的逐渐降低,无人机的热成像系统传回两个高温点,搜救组队员立刻分批前往调查,结果是两波参农在临时住所取暖,一点希望再次落空。

    孟庆春告诉记者,山区的夜晚来得特别快,晚上 6点左右,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进入林子以后一片漆黑,经过雨水的冲刷,路面极度泥泞,队员们深一脚浅一脚走起来十分吃力,下半身裹满了泥浆,很多人出现了四肢疲软、颤抖的状态,极度疲惫。

    直到凌晨 3 点半,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连续搜救,队员们的体力达到了极限。

    ” 因为晚上视线不好,搜救效果不佳,我们只能停下吃了点面包,做了暂时修整。”孟庆春说,休息时,林中时常传来野猪、黑熊的吼叫声,队员们只能利用随身佩戴的电子炮仗和强光手电进行驱离。同时担心被困男子两天两夜未进食担心,身体出现状况,民警来不及休息,4点半左右再起启程进行搜索。

    6 日上午 9 时 45 分,经过 600 多人两天两夜的搜救,搜救队员找遍了 900多公顷的老林区,终于找到了氢气球坠落点。

    披星戴月的采塔人

    高收入高风险

    据大象新闻,胡泳旭失联的消息在网上迅速传开,随之迎来的便是网友对 ” 打松塔 “这份职业的关注与好奇。来自湖北恩施的刘成会向记者讲述,去年 9 月份,他通过在东北的朋友了解到这份 ” 高收入 “职业。为了生活,今年 53 岁的刘成会决定今年 9 月也做一次 ” 采塔人 “。

    刘成会打松塔的位置是在山市镇的红松林,那里树干高大且松针茂密,最高的松塔高达 30米,起初工人们需要穿着特制的铁鞋,徒手爬上高高的树梢,挥舞着长杆,把挂在树梢上的松塔打落到地,”这种方式非常危险,万一有个闪失掉下来,非死即伤。” 刘成会说,受伤便成了采塔人的 ” 家常便饭 “。

    近两年,当地为了降低爬树带来的风险,不少采塔人会乘坐氢气球升空作业,刘成会也在来东北前,特地购买了一个价值 2万的氢气球,这虽然提高了工作效率,但也不能保证工人们的绝对安全。

    相对的,这份工作高额的收入每年吸引着大量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人。刘成会介绍,今年来到山市镇,当地老板给他采摘一袋 150斤左右的松塔定价为 170 元。刘成会为了能够多赚钱,早上 5 点上山采摘,晚上 7 点才下山,一天 14个小时,吃饭休息均在山上度过。

    披星戴月的一天,可以让刘成会完成十余袋的采摘量,可以赚取两千元左右,而一个月就可以赚到他曾经半年的工资。

    让刘成会意想不到的是,第二次乘氢气球工作时,就发生了意外。” 那个时候不能慌啊,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办法自救。”刘成会回忆,事情发生后他便按照老板告诉他的自救方式,拉开头顶上方的自救拉链,让气球慢慢排气。

    刘成会此次经历有惊无险。真正接触后,他才明白这是一份多么危险的工作。但是,为了赚更多的钱,给家人更好的生活,在下一个松子丰收的季节,他还会考虑继续打松塔。

    1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