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胡锡进:戈尔巴乔夫搞垮苏联赢得西方称颂

    编者注:本文摘自“胡锡进观察”。

    <

    p style=”text-align: center;”>

    以下是正文:

    苏联的最后一任领导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当地时间30日晚上去世,普京表示哀悼,但对他的真正赞扬来自西方,而且是铺天盖地的。从拜登到约翰逊,再到与戈尔巴乔夫同时代的政客们纷纷称赞这位毁掉了苏联的人发动了“勇敢的民主改革”,带来了自由,并且结束了冷战,让世界变得更加和平。可以说戈尔巴乔夫是最受争议的世界领导人之一,他用牺牲自己祖国的利益赢得了西方的广泛称颂。因为他,西方的确变得安全了,但是前苏联解体带来的后遗症在那片土地上造成了一系列战争,先是车臣战争,然后是格鲁吉亚战争,现在是二战之后欧洲最残酷的乌克兰战争。

    戈尔巴乔夫是1985年成为苏联领导人的,他当时只有54岁,年富力强,充满通过改革结束苏联经济社会停滞的雄心。但此人有某些知识分子常见的政治理想主义和幼稚,严重低估了多民族大国改革的复杂性和风险挑战,而且对改革进程缺乏把控力

    在戈尔巴乔夫的领导下,苏联改革一上来就从政治领域开始,大张旗鼓推动“新思维”,把党的权力不断向苏维埃(人民代表大会)转移。他上台两三年后,国家就开始混乱了。

    由于党的领导和苏共中央的权威被削弱,狭隘的民族主义在波罗的海国家和高加索地区迅速蔓延,一些加盟共和国的第一书记与分离主义势力沆瀣一气,甚至成为谋求独立的旗手。或者不听中央指挥,挑起加盟共和国之间的“领土争端”和武装冲突。那些小加盟共和国的民族主义反过来刺激了俄罗斯民族主义的觉醒,各地的民族主义与民主化结合共振,最终导致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三个大加盟共和国宣布成立“独立国家联合体”,苏联寿终正寝,戈尔巴乔夫被废黜。

    俄罗斯是苏联最大的继承国,它的人口比苏联少了将近一半,国力大降。俄罗斯社会比苏联社会多了一些“自由”,有了多党选举,很想融入西方阵营,也一度成为八国集团成员之一。但因为它仍是核大国,美国不肯放过它,华盛顿的战略目标是继续削弱它,北约东扩步步进逼,这一切最终导致了被挤到墙角的俄罗斯的爆发。戈尔巴乔夫去世后西方对他的很多赞扬都包含了把他与普京的对比,表达对普京的厌憎,而普京的出现并且被国民拥戴,是人们对苏联解体战略恶果的觉醒和反弹。然而今天的俄罗斯不仅国力衰弱,并且不再有东欧盟友,应对美国的打压显得力单势薄。

    回过头来看,当年的苏联十分强大,而且有相当的科技创新能力,第一颗人造卫星、第一座核电站都诞生在苏联。苏联当时的问题是农业和轻工业薄弱,而以我们今天的认识,资源丰富的苏联要解决这些问题本应是多么容易。但是戈尔巴乔夫错判了苏联的问题,选错了改革路径,而且非常缺乏政治领导力。他本人显然是一个西方文化的崇拜者,对西方舆论当时就已出现的对他的赞扬非常在意并且享受,他很大程度上是被西方忽悠了。

    戈尔巴乔夫手攥一把好牌,却打得让苏联和他自己都输了个精光,让今天的俄罗斯陷入前所未有的战略被动和艰难。他作为苏联最后一任领导人,所做的一切都让西方受益了,而前苏联国家的大部分成员却承受了漫长的恶果。

    诚然,作为两极世界一极的解体,带动了全球的战略性变迁,它的影响是跨世纪的,不同国家的感受和评价会千差万别。如果跳出领导人应该对本国利益负责的视角,整个人类史对戈尔巴乔夫的评价很可能会更加有意思。而且从中国角度看,苏联解体削弱了北方强邻,还给中国打了“政治疫苗”。不过,所谓人类视角今天尚未真正形成,主张那样视角的人也往往是从当前政治利益出发的。总之,戈尔巴乔夫的争议性会延续很久。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