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最近一个餐饮大老板跳江了 餐饮圈子炸开了

    失业 (图片来源:Adobe Stock)

    01、

    最近几天,重庆到处都在传,一个餐饮大老板跳江了。

    该老板的生意做得很大,开了四家店,据说每家店的面积都在1000平米以上,做的是比较高端的重庆菜。

    我是最底层的秀山泥腿子,倒是从没有去过什么高端饭店,一碗不带荤菜的重庆小面,就已经吃得很爽了。

    这老板为了这四家店,欠了很多钱,据说还有高利贷,估计他觉得,这辈子也还不上这些钱了。

    看不到任何希望,也不想做老赖,重庆的大桥又这么多,也算是个很不错的归宿。

    这事,在整个重庆的餐饮圈子炸开了。

    我打开抖音,看到很多餐饮老板,都在说这个事情,他们应该是感同身受的。

    还有很多收餐饮二手设备的商人,出来一顿说,瞬间感觉暗无天日,还是在秀山乡下种地,农闲的时候,就安静地躺床上,感觉安稳得多。

    网络图片

    02、

    不仅仅是新闻上有这样的事情,我身边也有。

    去年,我也想发个大财,带着爱我的村姑,走上人生巅峰,过上吃小面都能加两个蛋的光辉岁月。

    对我这样,没有掌握任何芯片核心技术的农民工来说,又没有大钱,开个小餐馆,那绝对是创业的不二选择。

    我雄心勃勃地准备开店。

    选店址,做各种市场调查,还忽悠一个搞了二十年餐饮大厨,已经混到五星级酒店行政总厨的秀山哥们,一起搞。

    我有三寸不烂之舌,在我古今中外一顿瞎扯后,哥们很快同意和我一起搞。

    还有几个关系很好的朋友,听说我不想冒着杀头的危险写文,要做一个很有前途的小餐馆老板的时候,准备慷慨解囊,支援我几万块钱,还有要给我题店名的大学教授唐云老师等,也纷纷发来贺电。

    于是,和哥们筹备开店。

    可是,当我准备全力投入开店后,哥们老婆失业归来,非要加入进来一起开店。

    我知道事不可为了。

    因为,和两口子一起开店,以我混了二十年江湖的经验,自己遇到过的,还有就是身边看到过的各种案例,这是不可能把事情做好的。

    就和我哥们说,我最近准备和我家老头子,大力发展蜂蜜养殖业,可能没有太多精力,投入到餐饮托拉斯的建设和宏大叙事当中去,要不你们小两口先做。

    哥们两口子,确实也很能吃苦,很快就把店开了起来。

    他们先后投入了二十几万,哥们也将两万多月薪的总厨工作辞掉了。

    小两口很努力,店就开在重庆目前最繁华的大坪时代天街,楼中店,房租不贵,来客主要是靠网上团购和老顾客复购。

    他们抗了四五个月,终于还是抗不下去了。

    刚开始的时候,生意很火爆,他们每天要忙到半夜一两点钟才能休息。

    甚至做到了大坪商圈排名的前几位。

    可是,动不动就口罩袭击,这谁扛得住啊?

    最后一次的口罩袭击中,他们花了二十几万的店,光荣转让,据说转让费,只要了三万多。

    这事之后,哥们深受打击,小两口的关系,也一度亮起了红灯。

    幸好,我哥们是一个经得住打击的人,他媳妇也是一个贤惠的人。

    一个曾经月入两三万的大主厨,在重庆杀人般的烈日下,现在天天不要命地跑着外卖,因为他和媳妇儿的孩子,还有两个月就要生了。

    从一个高薪大佬,沦落到街头跑外卖,只需要开一个小店,一身的疲惫和憔悴,让人看了很心痛。

    有朋友可能要问了,为什么不继续去找个月薪两三万的工作?当然找了,可是朋友,你觉得现在的形势下,还有几个大酒店扛得住,还能给两三万高薪的。

    他前同事本来已经说好了,喊他一起去上海的,据说月收入不会低于两万,还包吃住。

    可是,你们也知道上海的口罩,是什么情况了。

    重庆的这些酒店,能给到两万的,凤毛麟角,重点是,他把工资降到一万,也很难再一次上岗了。

    为了老婆,和马上要出生的孩子,他只能顶着现在43度的高温,没命地跑外卖。

    跑外卖,可能是很多行业精英的最终归宿吧,这工作就算很拼命,一个月也仅只有三四千收入。

    03、

    我还看到一个帖子。

    一个网友的发小,搞了个小工厂,做出口的,赶上两年的口罩袭击,去年又大暴雨受灾,小厂终于熬不住破产了。

    负债400多万。

    在他们那个18线小城,算天文数字了。

    有天突然请发小吃饭,席间突然问他,开厂借他的五万块钱怎么办。

    他说算了,30年的关系,光屁股长大的,不用还了。

    发小看他无奈地笑了笑。

    某天早上他接到发小爱人的电话,说发小昨天晚上在家喝药走了。

    他不禁黯然泪下,发小终究没顶住压力,丢下了娇妻幼子,家中的高堂。

    04、

    我还有个关系很好的朋友。

    他是个大老板,我们经常一起耍。

    他这样的大老板,和我这样底层农民工一起耍,我是很觉得高攀了的。

    不过,他最近很焦虑,快抑郁了。

    已经丧失了很多锐气,他说,一个月,体重就掉了十几斤,快扛不住了。

    他刚创业的2015年,一年就找了四千万。

    可是,现在每个月都要亏几十万出去。

    05、

    我亲弟弟,也在外面打工混到月薪两万多。

    可是从去年失业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他也曾去广州找了几个月工作,但是再一次上岗很难了,要么工资太低,根本做不下去。

    他差点跟一帮不靠谱的人去搞灰产,被我一顿臭骂,拦住了。

    现在在家躺着,和我家老头子一起在家侍弄下蜜蜂,也算是对得住他这个大学生了。

    至少,我们那山水养人,稍微勤快点,还是有饭吃的。

    06、

    我知道,还是有很多人的小日子是过得很滋润的。

    比如江西的周公子们。

    还有,我那些大学同学中,当上朝廷命官了的,小日子过得都还不错,在烈日下的空调房中,喝着冰镇的饮料,亲切地指导着我这样的在43度空气下劳作的底层同学,说要热爱生活,生活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当然,我这样备受生活打击的同学,当然对任何的苦难生活都有了经验。

    我只是有点担心,如江西周公子们,还有我那些岁月静好的同学们,能不能经受得住生活的毒打。

    07、

    生活很难,但是我和我的很多底层兄弟们,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奋斗和希望。

    我们不需要别人的指导,甚至不需要别人的支持,我们要的,可能只是,给我们一个安静的谋生环境。

    让我们好好的谋生,周公子们没事了,来我们卑贱的身上秀下优越感,羞辱下我们,其实我们也是扛得住的。

    怕就怕,连谋生的机会都没有了。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酒爷的酒馆)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