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这届年轻人结婚,不守“规矩”

    这届年轻人不爱办婚礼,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共识。

    在微博,# 结婚不举行婚礼 # 的话题有 4.8 亿阅读量,共引发 11.7 万次讨论。豆瓣 ” 结婚不办婚礼小组 “里,年轻人积极讨论不办婚礼的理由:铺张浪费、攀比心理、不想像演员一样被围观、受不了煽情、传统婚礼犹如女性所有权从父权向夫权的转移仪式……

    《婚礼纪 2021 年结婚人群需求调研》也显示,90/95后年轻人反感婚礼中的繁琐流程、形式主义、摆拍和煽情,希望享受结婚过程中的幸福体验,获得被认可的情感满足。

    不想卷入流水线式的婚礼套路,同时期待理想中的幸福仪式,一些年轻人选择按照自己的方式操刀婚礼,砍掉不喜欢的环节,只保留自己想要的,比如为了睡到自然醒取消接亲、因为害怕尴尬拒绝当众敬茶、不想太煽情而取消婚礼誓词等等。

    如今,由年轻人主导的 ” 新新式婚礼 ” 是什么样子?我们采访了 3 个自己操办婚礼的年轻人:

    多米:结婚时决定不办婚礼,一年后后悔了

    我和我先生都是特别怕麻烦的人,任何事但凡能轻松一点,我们俩绝不麻烦,所以 2020 年结婚的时候我们决定不办婚礼。

    转变想法的契机,是去年 11 月。

    看到我朋友办了婚礼,当时觉得现场氛围挺好的,我不想回忆起自己结婚时什么也没有,就和我先生提议补办一场。

    前前后后筹备了 2 个多月,今年 5月我们在成都办了一场草坪婚礼。因为完全是自己主导的,我没有考虑过什么传统习俗。公公婆婆倒是提过,在他们老家长春那边,办婚礼都是午宴,只有二婚才会办晚宴,但我们俩都不想早起,就跟父母说这边年轻人都这么办,最后父母也接受了。

    (多米的草坪婚礼大合影,图源:多米)

    婚礼当天,我和我先生睡到自然醒,还一起喝了个咖啡,吃了早饭。我记得那天有一点小雨,我们坐在房间阳台的小花园对台词,那个场景真的很不像当天要办婚礼的样子,太休闲了,太不紧不慢了。当时我们俩还说,自己真不像今天要结婚的人。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我朋友过来,她开始催我们快点换衣服、化妆。等一切收拾妥当,已经是下午 4点钟,我自己开车载着新郎、伴郎、伴娘从酒店出发去仪式场地,才发现很多朋友都已经到了,他们还说我们连自己的婚礼都迟到。

    婚礼仪式是我和我先生自己主持的,我们按照亲情篇、爱情篇和友情篇写了三部分主持稿,主要是想表达对亲友们的感谢。在读稿时也会有口误,不过临场反应一下就能调整过来,还能调节现场气氛。我觉得比起这种小错误,更重要的是当天的气氛。

    (新郎新娘自己主持婚礼,图源:多米)

    传统仪式的大部分环节都被我们剔除了,没有父亲牵新娘入场,没有亲吻环节,也没有读誓词卡。我不想把婚礼办得太煽情,一方面我觉得爱情的点滴是很私密的事,我不想当众把它讲出来,另一方面我在参加别人婚礼时,也不是很爱听这些很煽情的话,我觉得千篇一律。

    但我坚持保留了敬茶环节,因为整场婚礼已经弱化了父母的角色,我希望有一个这样的机会,能表达对父母的感谢。

    整场仪式大概只有 30 分钟,然后就是afterparty,也是全场最嗨的环节。我们玩了好几个游戏,抢凳子、猜歌名、站错队等等。一开始设计party,是因为朋友们都是年轻人,觉得大家都喜欢玩,结果很多长辈玩得比年轻人还高兴。

    (afterparty 上玩抢凳子游戏,图源:多米)

    现在回想起婚礼的场景,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在 party上,大家一起挥舞着仙女棒,合唱周杰伦的《七里香》,那个画面让我特别感动,觉得太温馨了。

    对我来说,结婚的重点在于自我的感受。可能我和我先生都是比较自私的人,我们做任何事都喜欢照顾自己的情绪,所以我们的婚礼也没有任何规矩。

    甚至我不想换太多套衣服,要是一件衣服能走完全场最好,我觉得这种事太麻烦了,没必要这么折腾自己,让自己舒服比什么都重要。

    ET :没有 ” 嫁 ” 与 ” 娶 “的关系,结婚是我们共同达成的默契

    现在年轻人很流行目的地婚礼,它有点像旅行结婚,不同的是要把宾客带到目的地,但通常只有几个人或者两家人去。

    因为喜欢山野的感觉,我曾经也很向往在荒野办一场目的地婚礼。但又觉得没有亲朋好友在场见证我们的爱情,这个仪式也没那么有意义,最后还是把场地定在了我们生活的城市深圳,找了一个徽派风格的小院。

    (ET 的婚礼现场,图源:ET)

    婚礼全程是我自己策划的,但有些细节需要和长辈们沟通。比如我很抗拒在台上改口,主持人会在舞台上让你很大声地叫爸爸妈妈,还会故意调侃” 听不到你的声音 “,让你再大声点,台下的人就会很高兴,我觉得超级可怕。

    一开始我老公说肯定要在台上改口,因为这对长辈来说是一件特别高兴的事情,我就慢慢地劝他们,让公公婆婆觉得在小房间里改口敬茶会更温馨,他们后来也接受了。

    (在小房间给父母敬茶,图源:ET)

    我对婚礼的观点是,形式或流程不在于新旧,适合自己才是最好的。比如现在很多人喜欢办afterparty,我也考虑过要不要办,但我和我老公都不是特别会玩的人,就没有强行安排。

    接亲游戏我们也没有,因为我不太喜欢吵吵闹闹的氛围,而且很多接亲游戏都大同小异,特别是对于参加过几次婚礼的人来说,就像走个过场一样,我觉得没什么太大的意义。

    更进一步地说,我也不希望婚礼上有 ” 嫁 ” 与 ” 娶 “的区分。接亲的时候,男方要来到女方家里把她接走,但我不希望自己是那个在等待的人,我希望我们结婚是因为达成了一种默契,双方共同选择在一起生活,而没有角色上的差异。

    因为不用接亲,白天空出很大一块时间,我们就安排了一个独处时刻,设计了一些快问快答,一起读了我们几年前给对方写的信,相当于对两个人感情的回顾。我觉得那个时刻让我们俩都能够更笃定地走向婚姻。

    (回顾以前写给对方的信,图源:ET)

    整场婚礼我们花了十六七万,我觉得是一个比较正常的预算,在深圳如果想办一场比较特别的、有质量的婚礼,还是得需要这么多钱。

    在预算分配的问题上,我的做法是不在意的部分就果断砍掉,在意的部分就做到满意。比如车队这件事,我觉得非常铺张浪费,归根结底就是一个面子问题,我不需要在这方面花钱。钻戒我们也没有,因为不喜欢戴首饰,就请花艺师现场用草编了一对。

    摄像我本来也不想要,因为过去很多摄像都是摆拍的,我不喜欢在婚礼上被人摆弄的感觉。不过现在越来越多的摄像团队开始走纪实风格,前期不做太多脚本的安排,也不干涉新人的行为,只呈现婚礼现场真实自然的状态,有点像新浪潮电影的风格,我就把摄像交给了喜欢的团队去做。

    我很难描述对理想婚礼的期待,只希望它是属于我自己的婚礼,没有任何我不想要的环节,整个节奏是我自己喜欢的节奏。

    就像我之前看过的一组摄影作品,新娘自拍了婚礼的早晨,和新郎一块起床迎接一天,我很喜欢这个状态。我们婚礼当天也是这种感觉,两个人一起吃早餐,一起化妆,一起等宾客,就像日常的每一天。

    Gin:希望以后的婚礼都只有 afterparty

    我从来没有想过不办婚礼,可能女孩子对婚礼都有一些憧憬吧。现在很多人领结婚证都会找人跟拍,还会办订婚仪式,这些我们都没有,我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准备婚礼上。

    我们办的是晚宴,白天给双方父母敬了茶,然后我给自己的爸爸妈妈设计了一个 first look 环节。

    一般来说,first look是给新郎看新娘第一次穿婚纱的样子。但我们俩拍婚纱照的时候,他已经见过我穿婚纱了,所以我把这个环节留给了父母,还给他们念了一封手写信,送了我妈妈一枚同款戒指。因为结婚对我的家庭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也想给他们一点仪式感。

    当天的晚宴很简单,我们象征性碰了杯,其实喝的都是水。之后安排了一个afterparty,这也是我一整天最开心的环节。直到晚宴时我还有点疲惫,觉得结婚也挺累的,party结束后我跟我先生说还想再结一次婚,希望以后所有婚礼都只有 party。

    在 party一开始,我就表演了一个刀砍香槟。这是当年拿破仑凯旋时,用马刀劈香槟流传下来的动作,以前只有男性才会做。我作为一个新娘,做了这样一个帅气又不失美感的事情,而且不是所有人都会做的事情,我觉得自己特别的酷。

    (Gin 表演砍香槟,图源:摄影师 @繁星麋麓)

    而且砍香槟也特别带动现场气氛,大家都很快进入玩的状态,甚至拉着我的婚庆工作人员一起喝酒。整场婚礼下来,很多朋友都说这是他们参加过最快乐的婚礼,每个人都特别开心。

    婚礼从头到尾都是我自己策划的,我先生对我所有想法表示了支持,他唯一的要求可能就是省钱。因为我们俩都还在念书,没有什么固定收入,在开销上能省则省。

    比如化妆我选了中低档价位,说实话我也看不出差别;摄影找的是单机位,双机位会抓更多细节,但我也觉得没有必要;宾客人数不要太多,只有8 桌客人 …… 最后总共花了 10 万块钱,在我们的预算之内。

    服装上我的计划是能换多少套衣服,就换多少套衣服,那天大概有五六个造型。其中下午出场的时候,我穿了一件露腿的婚纱,搭配马丁靴,还戴了一个有珍珠有五金的项链,我觉得自己就是当天最亮眼的人。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Gin 的婚纱造型,摄影师 @繁星麋麓)

    有人夸我的伴手礼很有意思,也让我很高兴。因为平时很喜欢喝酒,我就在伴手礼里放了金酒和咖啡,这就是一个早 C 晚 A的套餐,也很符合年轻人的作息和生活。我觉得选一些我喜欢的东西,比流水线生产的礼品要更有意义。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我的婚礼,我觉得是享乐。

    我从小到大参加的婚礼都是吃个饭拿个喜糖就走了,但对新人来说,结婚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如果只是为了人情往来,我大可不必办这个仪式,请大家吃个饭就行了。既然决定要办,最重要的就是要让自己开心,因为我们的婚礼是为自己而办的,不是为了去撑场面或是维护关系。

    简单点说,我就希望自己的婚礼从头到尾都是快快乐乐的,所有人都开开心心的,这就是最重要的。

    写在最后

    以上就是 3 位实现 ” 婚礼自由 ” 的年轻人对自己婚礼的回顾。

    我们发现,尽管每个人婚礼的具体安排都不一样,她们对婚礼的态度有很多共同之处:不要按部就班的踩点位、每个环节都要有它的意义、凡事以自己的感受为主……

    有趣的是,在传统婚礼的习俗中,她们都主动保留了给父母敬茶的婚礼传统,提出希望对父母的养育之恩表示感谢。

    法国人类学家阿诺尔德 · 范热内普在《过渡礼仪》中提到,婚礼是一种过渡仪式,赋予个体的婚姻关系以更广泛的社会性意义。

    在这种婚礼是向外展示而非向内探索的认知之下,许多人为了 ” 拿回份子钱 “被迫在婚礼上踩点走流程,或者为满足长辈们大操大办的愿望成为婚礼上的工具人。

    而年轻人对婚礼真正的向往,或许更多在于对爱的内在探索,对爱情、亲情以及友情的表达,对自我生命旅途的回望。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