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太坏!千万要远离那些上蹿下跳两头拱火的人

    01

    我不知道大家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人,他们最大的爱好就是到处打听是非。

    一般人的好奇心,也不过就是打听完了悄悄议论一下,但是他不,他打听完了之后,喜欢去拱火。

    比如说,他听到甲说了乙的坏话,甚至也许都不是坏话,就是一句没经过思考的无心之语,但是他听完之后如获至宝,跑到乙那边去,添油加醋地给人告状:“老乙,你知不知道老甲在背后说你坏话,说得可难听了,我都不好意思跟你复述。”

    这种情况下,乙心里肯定不舒服,总得顺着他的话表达两句不满吧?

    然后,他又跑到甲那边去,同样添油加醋地说:“老甲,刚刚老乙说你早就看不惯你,要收拾你。”

    就这么一来二去,甲乙之间本来没有矛盾的,变成了针锋相对,本来有点小矛盾的,变成了势不两立。

    他在中间,就像是一个矛盾放大器,东边煽风,西边点火,就是喜欢看别人吵得不可开交,他才能满足自己心中的那种“掌控全局”的成就感。

    02

    还有些胆子更大的拱火爱好者,喜欢出现在矛盾冲突的现场。

    他们看到哪儿发生冲突了,立刻就扑上去,东边一句、西边一嘴地开始挑拨。

    他跟东家说:“你看他都欺负到你头上了,你居然能忍得下去?你不干他我都看不起你。”

    转头又跟西家说:“人家都说要干你了,这么干巴精瘦的人都敢跟你叫板,你是不是怂了?”

    然后又跟东家说:“你别看他长得壮,他就是虚胖,大家都看着你呢,你不打的话,今后就不要在这里混了。”

    然后又跟西家说:“你看看他这个嚣张样子,这是要造反啊,你今天要是不把他收拾服帖了,今后谁都不会听你的话了。”

    等两边终于打起来之后,他又开始在旁边继续拱:“你多挨了一脚,你赶紧踹回去,否则就吃亏了!”

    就这样,他在一边看着别人打得血肉横飞,自己上蹿下跳地兴奋着,也不管别人的伤势重不重,有没有连累到其他人,只要他自己的嘴还能继续嘚啵嘚啵,他就觉得自己是胜利的那一方。

    03

    更让人觉得恶臭的是,这样的人说话从来不管自己曾经说过什么,永远以自己的“下一句”为准,真真应了二舅那句“从不回头看的人才是最快乐的”。

    信誓旦旦地说“干就完了”的人是他,转头回来支持“双方都要克制”的也是他;

    唾沫横飞地说“他们绝对不敢动手”的人是他,擦干唾沫说“动手也只是意思意思一下”的也是他;

    脱下衣服喊“拎着砍刀往前冲”的人是他,穿好衣服说“老子过几天再收拾你”的也是他;

    骂别人“像个软蛋一样一点骨气都没有”的人是他,骂别人“不顾大局只知道打打杀杀”的人也是他。

    反正没有他撒不出来的谎,也没有他圆不回来的话。

    打赢了,是他支持的;不打了,是他呼吁的;打输了,是不听他劝告。

    我一直在想一个词来形容这样的人,想来想去就是六个字:唯恐天下不乱。因为这样的人,无法在一个良好的秩序里正常生活,他必须把秩序搞乱、把水搅浑才能在里面找到机会。

    你以为他在为你说话,其实他在为自己钻营。

    04

    北宋太平兴国四年,赵光义御驾亲征剿灭了太原的北汉以后,觉得自己的战场指挥能力已经超过了自己的哥哥赵匡胤,想要继续北上,趁势收复幽云十六州。

    在御前会议上,文臣武将们都说现在不是最佳时机,因为刚打完太原大家很疲惫、装备物资不充分、而且打了太原之后的赏钱还没发,可能现在不是最佳时机。

    唯独崔翰站出来拱火,说:“一鼓作气再而衰,趁着士气正旺,收拾契丹不跟玩儿一样吗?陛下,干他!”

    结果这一仗干成啥样了呢?赵光义在燕京高梁和(今北京西直门一带)惨败,乘着驴车只身南逃,一战获得了两个响当当的绰号:高梁河车神,幽州拉力赛冠军。

    我想说的是,如何处理矛盾应对危机,当事人和决策者自然会分析权衡。

    一个喜欢拱火的钻营者,就喜欢扑上去起个高调,也不管别人唱不唱得上去,反正又不是他自己唱。然后东边一榔头西边一棒子地敲,敲完了还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教训别人,然后转身去下一处继续拱火。

    这种人就是彻头彻尾的坏。

    对这种人,要远离,否则吃亏的永远是你自己。

    你越搭理他,他越来劲。

    1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