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晒富炫耀的周劼,暴露了小城“官场家族网络”?

    江西省国有资本运营控股集团发布了对周劼言论的核查情况通报。江西国控这个调查,有些地方经不起推敲,比如称“周劼经常到绿湖豪城某茶叶店喝茶,据店主介绍,该店自营业以来价格最高的茶叶不超过6800元/斤”。不过,喝20万一斤的茶,未必是这家店的。

    当然,有些问题,也的确无法再核查,比如,江西国控称“经核实,周劼出于个人炫耀,不存在某省领导给他递香烟的事情”。显然,江西国控不可能去问省领导“你给周劼递烟没有”。

    不过,江西国控的调查还是给出了很多关键性信息。

    首先是房地产方面。根据江西国控的调查,“经查不动产权证和付款凭证,周劼本人及父母名下共计住房6套、总面积705㎡,在2006年至2022年间先后购得,购入总价654.7556万元;商铺2个、总面积约82.71㎡、购入总价191.16万元。其中,贷款253万元。”

    从2006年到2022年这16年间,中国房地产大幅度升值,这些购入总价850万的房产,现在大约翻倍问题不大,现值大约在1700万左右。房住不炒仍然是当下的政策,虽然很多房子是在限购之前买的,但持有仍然是获取资产利益,本质上仍然是炒房。那么,公务员有必要限定每人持有的房产套数吗?

    其次,江西国控实实在在地交代了周劼的家族网络。

    这就是一个在江西交通部门的家族网络。周劼的父亲,现任江西省综合交通运输事业发展中心货运物流处四级调研员。周母,为南昌长运公司客运五分公司原副经理,2017年退休;大伯,江西省高速集团原党委委员、工会主席,2012年退休;二伯,南昌长运公司原职工,2017年退休;三伯,江西省交通设计院原党委副书记,2021年退休。这个家族网络是大伯、三伯支撑起来的,周劼自然受其庇护。他们都已经退休了,人走茶不凉,起码也会变温,所以,这次周劼家的情况几乎都暴露在公众面前。不知道批评易烊千玺的人,会如何想。

    这让人想到《中县干部》。

    2008年,北大社会学系博士生冯军旗为撰写博士论文,在中部某县挂职两年,分别担任副乡长和县长助理各一年。挂职期间,他从学术研究的角度出发,细致地从内部深入记录了一个县级政权的人员组成、结构、晋升方式和相互关系。南方周末从他的研究论文《中县干部》中摘编了“政治家族”一节内容。在这一部分中,作者完整记录了这个县级政权系统内部,当地家族成员的任职关系。从中可以看出,“政治家族”在当地相当普遍,占据了各部门的重要职位,令人触目惊心。

    中县共有副科级以上干部1013人,其中副科680人,正科280人,副处40人,正处5人。在这个副科以上干部刚过一千的农业县,具有血缘和婚姻关系的政治家族就有161家,其中,产生5个以上副科级以上的大家族21家,5个以下2人以上的小家族140家,这就意味着每十个干部中至少有一个背后有家族势力,有20%的干部属于官二代。

    小城市的人际关系网络,正是让年轻人逃离小城市的原因之一。

    大城市相对公平,不仅仅是因为人多、更有法治精神,更重要的、更实质性的原因是,不断有外地年轻人的涌入。

    1978年广州人口为482万人,到了2000年增加到994万人,到了2021年再翻倍到1881万人,此外还有短暂在广州打工的非常住人口。不断涌入的外地人冲淡了本地的裙带网络。

    但这个情况正在变化之中。

    从1949年到1978年“三中全会”以前,中国大陆的城市人口仅由11.2%上升到19.4%,改革开放后,随着经济的迅猛发展,中国城市化进程突飞猛进,2000年,中国的城市化水平为36.2%,到了2021年末,中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了64.72%。早期美国学者诺瑟姆提出的城镇化S形曲线显示,城镇化率在30%-50%属于加速时期,50%到70%属于城镇化减速时期。而且,中国大城市还有严格的控制人口增长的政策,城市化已经接近尾声。

    这就意味着,再也没有新的人口来冲淡大城市的人际关系网络。

    2020年,一个外地年轻人,考到广州当公务员,他举目无亲。过了15年,他结婚生子,当上了处长。这时他还没有多少亲戚,相对来说,他还处在一个陌生人社会中。再过15年,他当上了局长,他的三个孩子会结婚,他会多出几个亲家,亲家也有各自的孩子,王劼、李劼、张劼,他们和现在的周劼差不多的年龄,30上下。于是,大城市在人际关系上,会渐渐变为二线城市,甚至变为小城市。

    值得注意的是,周劼所发的朋友圈,并未有屏蔽或者分组的标志。这就意味着,除了少数被屏蔽的之外,这个微信账号的所有微信好友都是可以看到他的朋友圈的。很难想象,一个以体制为自豪,炫耀人际关系的年轻人,不深谙体制内低调的人际关系原则,如此大肆张扬。即便他自己很愚蠢,很难想象他长期这样发朋友圈,不会被家人朋友所阻止。

    那么,一个可能就是,这是一个专用微信,专门用来结交他所认识的圈外人士,然后通过炫耀这种关系,在这个特定的人群中建立自己的形象,获取结交、青睐、利益等各种好处。比如,他的朋友圈就说了,在见一位领导的时候,有一位空姐等了他很久。所以,外界对周劼的认识,有可能低估了他。

    不过,他自以为精明,但他只识官场,不识人性。以为一个专用微信,就能把官场与人性分开。但官场低调,不就是因为人性如此吗?所以,他如此傲慢的炫耀,必然遭到打击,有人把他的朋友圈截了图,发到网上。最终,他不仅仅坑了爹妈、亲戚,还坑了单位一把手,甚至坑了所谓比他高几级,“给他递过香烟”让他“比他妈给他买10套房还激动”的领导。未来,他会成为一个大家避之不及的人,在体制内的道路也到头了。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