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入狱10年,还有没有人能给这位强奸犯“洗白”?

    “我没强奸女学生,我想清清白白离开人间。”

    还记得一生都在这为这句话奔走的人吗?

    他叫汪康夫。

    56年前,他因“强奸罪”,被判入狱10年。

    出狱后,他一直走在申诉的道路上,每年要写上上百封申诉信,寄出无数相关信件。

    他如精卫填海般不知疲倦地想要获取一个清白。

    但每一次都失望而归。

    去年9月,最高检受理他的申诉。

    图源:微博@汪康夫

    然而,在经过4个月的等待之后,他收到的结果是“申诉理由不能成立”。

    他没有放弃,到目前为止,他仍旧在向最高检申请召开听证会。

    但不久前,因为严重的心脏病和胃病,他刚刚经历了两次长时间住院。

    “法院从来没有拿过任何证据证明我有罪,而我用一辈子来证明自己无罪。”

    图源:@潇湘晨报

    “冤情要清楚到什么程度才能还我清白?”

    图源:@潇湘晨报

    如今,“江西教师汪康夫案”已渐渐地变得没有热度,掀不起半点水花。

    他的诘问,会得到答案吗?

    01

    “天降罪名”

    时间回到1966年。

    刚刚24岁的汪康夫,彼时是江西省莲花县琴水小学的一名老师。

    怀抱“教书育人”理想的他,对待教学十分认真,时常备课到深夜,所讲授的课备受孩子们的喜爱。

    图源:@凤凰网

    周围的同事都评价他“在教学上‘无话可说’,认真负责、细致耐心。 ”

    但一场突如其来的灾祸找了上来。

    5月16日的晚上,汪康夫正在宿舍批改作业,突然,社教工作组组长带着几名公安闯进来,带走了他。

    图源:b站@叙世视频

    一切发生的很突然,汪康夫很疑惑:“自己又没有犯什么事,怎么就被逮捕了呢?”

    他唯一想到的理由是——“自己出身不好”。

    图源:@潇湘晨报

    但站在法庭上,他才知道了他真正的罪名——“强奸罪”。

    然而,对于汪康夫的认定罪状却出现了三种截然不同的版本:

    社教工作组调查认定,他强奸9人,猥亵10人。

    公安机关认定,他强奸12名女学生,猥亵7人。

    莲花县人民法院判定,他强奸2名女学生,猥亵10人。

    图源:@潇湘晨报

    支撑一审判决书的有三份材料:

    当年负责找学生谈话的教师贺恩莲、曹静安的两份调查报告。

    社教工作组所写的《关于琴水小学教师汪康夫猥亵、诱奸女学生的调查报告》一份。

    报告中这样写到:

    “自1964年以来,(汪康夫)采取以治病为名,找学生个别谈话,指导作业,教女学生游泳,带女学生上山砍竹等恶劣手段,进行卑鄙可耻的猥亵,诱奸女学生。”

    而这份报告,也成了最后判定的主要依据。

    汪康夫想不明白,一没有被害人的证言,二没有医院的检查鉴定,怎么就断定被强奸了呢?

    图源:@潇湘晨报

    汪康夫不服上诉。

    但法院依然在二审时维持原判。

    汪康夫在二审判决的《委托宣判笔录》中签名,在当事人意见一栏上写下:我没有强奸女同学。

    并没有用。

    调查组表示,他们拥有充分的“证据”——女学生的证词、作案细节描述,以及女学生的签名。

    最终法院判决为:汪康夫强奸2名女学生,猥亵10名女学生,判处10年有期徒刑。

    如电影般“被诬告”的情节,就这样出现在了汪康夫身上。

    原本拥有大好前途的他,人生也被彻底改变了。

    从此,他一生都被笼罩在“强奸犯”的罪名之下。

    图源:《十二公民》

    风华正茂,被困于铁窗之中,汪康夫极力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在监狱里,他仍然坚持上诉。

    然而,每一次都被轻飘飘地以“证据确凿”的理由驳回。

    没有人听到他无数次喊冤的声音。

    随后,他被发配到江西的一个劳动农场进行改造。

    劳动农场的条件极为艰苦,瘦弱的汪康夫也因此患上了严重的胃溃疡和肾结石。

    身体上的伤害还是其次的,精神上的折磨对于汪康夫来说才是最难以忍受的。

    回想起那段岁月,在某次采访中,他说:

    “一回到监舍我就吐血了,我的人生在24岁时死掉了。”

    02

    艰难的申诉之路

    1975年,由于表现良好,汪康夫获批减刑一年提前出狱。那一年,他33岁。

    但人生早已不能同日而语。

    同龄人结婚生子,事业有成,而他失去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十年,还背负着一身罪名,身败名裂。

    出狱后的他,没有工作,从前受人尊敬的老师一下子变成了饱受诟病的“强奸犯”,周围人对他指指点点,以前相熟的邻居也不再对他好言相待。

    他遭受了无数的谩骂和歧视。他甚至不敢出门,凡出门必须用草帽遮住头脸。

    因为自己“强奸犯”的身份,家人也跟着受到了连累。

    父亲因病去世,临终前连最后一个心愿“喝口鸭汤”都没能满足。

    他在日记里写:

    “他们都春风得意,而我,恨,恨,恨。我无愧于社会,却被社会所不容。”

    图源:@潇湘晨报

    汪康夫不甘愿就这么不清不白地活下去,那时,正逢全国开始陆续平反冤假错案。汪康夫也决定继续为自己讨一个清白。

    几番踌躇,汪康夫找到当年被认定“受害”的女学生的地址,向她们写信询问。

    他等来了回信。

    但没想到,她们对此事一无所知。

    图源:@潇湘晨报

    其中一名女学生回复到:

    “究竟为何事使您改造10年,倘若为强奸了我而受刑,这是实在的冤枉,冤枉,大冤枉,我可到法院去作证。”

    另一名女学生回信:“我以前不知道这件事会到我的头上来,我也要设法把这事弄清楚。”

    汪康夫十分惊愕:“10年牢狱,被害人竟然都不知道自己是被害人,这个罪让我怎么认?”

    图源:@潇湘晨报

    随后,他满怀信心地将两封信递交到法院。

    但法院的回复却是:这是串供。

    然后以“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为由,驳回汪康夫的申诉。

    汪康夫怎能甘心,即使再艰难,也要将这条路走下去。

    接下来,他依旧坚持申诉,但要么没有回复,要么以各种理由被驳回: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本院不是终审法院,无该案的管辖权”

    “时间太长,档案材料不齐全”

    也是有过希望的。

    2016年,有媒体报道了这件事。

    江西台承诺:“我们会高度重视此事,两周内会联系的。”

    结果他等了几个月,杳无音信。

    他跑到省法院,法院却不接材料,不听陈述,不说理由,拒绝受理。

    图源:凤凰新闻·第一现场

    有当年的学生知晓了此事,为了防止以“串供”的理由拒绝受审,他主动为老师奔走,去寻访当年涉案的女学生。

    除一人去世,一人未联系到外,其余10人均否认被强奸或猥亵。

    “我就实事求是地说,我跟汪老师没有任何关系,我们的关系就是师生关系。”

    图源:@潇湘晨报

    “怎么会强奸我啊?强奸我,我还会嫁这么近吗?强奸了,我就嫁到好远去了。”

    图源:@潇湘晨报

    “我是写歼灭的歼,他(教导主任)拉着我的手写一个女子旁一个干字。”

    图源:@潇湘晨报

    “汪老师没有猥亵我们。”

    图源:@潇湘晨报

    经过他和众人的不懈努力,2020年5月,江西省检察院终于依法重新受理此案。

    3个月过去了,汪康夫等来了江西省检察院的电话。

    对方告诉汪康夫:“当时调案卷的人正在医院住院,眼睛看不见,所以无法拿到案卷,暂时没办法受理了。”

    图源:@潇湘晨报

    问得多了,对方又不耐烦道:

    “你不要老是在这边一直催我们,时间不是我能决定的。”

    图源:@潇湘晨报

    后来,又几经电话询问审查进度,对方都没有正面回应,只留下一句“保重身体,耐心等待”。

    2021年4月,江西检察院又一次驳回了汪康夫的诉求。

    希望落空。

    03

    妻子:“没有就是没有,就是坚持到底”

    没人能知道,这一路汪康夫经历了怎样的痛苦和煎熬。

    漫长的申诉,如果说能懂得他的,大概就是他的妻子了吧。

    妻子周三英一直支持着汪康夫,几十年的申诉路,她是他最坚定的守护者。

    周三英和汪康夫

    两人相识在1976年,那时汪康夫还刚刚出狱,家里人着急他的亲事,有好心的邻居便给他介绍了“门当户对”的周三英。

    周三英的家人知道汪康夫的情况后,很是反对。

    但周三英看上了汪康夫,更重要的一点是,她不在意汪康夫的过往和出身,他的品行和处事告诉她,“汪康夫是清白的。”

    两个人的日子过得很苦,但当汪康夫告诉她自己要申诉时,周三英没有反对。

    她郑重地和他谈了一次。

    她问他:“你到底有没有?”

    “真的没有,但凡有一点我就认了,何必再把事情翻出来?”

    “既然没有,那就申诉,我支持你。”

    从此,周三英揽了家里的活计,担当起了家里的一切。

    凌晨5点便要起床,带上一点干粮,挑上自家地里种的菜去集市上卖。中午卖完菜,便又匆匆赶回去,照顾家里的孩子。

    周三英与他们的女儿金凤、银凤、珍珍合影 图源:@凤凰网

    有时卖完菜回来,看到家里一团糟,汪康夫仍在专注地写信。

    周三英忍不住发牢骚:“天天写信,也不管管家里。”

    但过上两天,她又对丈夫说:“又攒了点钱,够你再跑一趟了。”

    每当丈夫在深夜里为了那一封封申诉信伤透了脑筋时,她便端上一碗热腾腾的荷包蛋。

    图源:凤凰网·在人间

    周三英不舍得丈夫受伤害,她想要保护这个正直、善良的男人。

    有乡邻看见这一家势单力薄好欺负,经常找上门,汪康夫忍让,但周三英毫不客气。

    别人喊汪康夫“强奸犯”、“劳改犯”,汪康夫不反驳,但周三英却坚决反击。

    有一次,汪康夫之前的病情恶化,家里凑了钱想要给他治病,但汪康夫拒绝了,他想要用这笔钱请律师。

    周三英没有指责他,也没有再劝他,而是默默地背起背篓,跑到山上挖草药,来给丈夫熬药。

    家里没有钱,周三英便努力攒钱、借钱,支持汪康夫跑上一趟又一趟。

    图源:凤凰网·在人间

    她从不觉得苦,她觉得这本就是不该发生的冤案。

    “没有就是没有,就是要坚持到底。”

    周三英最大的愿望就是,丈夫得到清白,一起出去旅游一趟,“他带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04

    “清清白白离开人间”

    回看过去,汪康夫失去了太多。

    出狱后,他不能再成为公办教师,后来也只能做代课老师,领着极低的工资,三十块钱。

    为了维持家里的生计,种菜、种西瓜、养黄鳝,但依旧没有改变生活贫困的现状。

    图源:@凤凰网

    孩子们也受到了连累,生活在非议之中。

    一个初中就辍了学,一个上了职业高中,只有最小的女儿上了大学,也得靠哥哥姐姐们供才行。

    汪康夫时常觉得对自己的孩子亏欠了许多:

    “如果没有那十年,几个孩子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至少会有能力培养他们到大学。”

    图源:@凤凰网

    看到汪康夫走得太艰难了,有不少人劝他放弃。

    孩子也劝他:“爸爸算了吧,你不要搞了,多活两年还好一点。”

    图源:@凤凰网

    也有人质疑他,是否想要获得国家赔偿?

    但他说:

    “我期望在我死去之前,能够看到我是清白的,不想让我的子孙,有一个强奸犯的祖先。现在,如果被驳回申诉我就继续喊,快断气了就没办法了。但只要我还能说话,让我不说,我做不到。”

    他甚至给孩子们立下遗嘱:“你们记住喊冤。”

    图源:@凤凰网

    小视想起了《沉默的真相》,乡村支教老师侯贵平因为举报性侵案被杀害,又被伪装成畏罪自杀。

    图源:《沉默的真相》

    意气风发的检察官江阳因为调查此案,遭遇重重阻碍,最终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长夜漫漫,属于他们的真相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得以揭开。

    图源:《沉默的真相》

    现实生活中,张玉环经历了27年,拿回了自己的清白,等来了和家人的团聚。

    呼格吉勒图、佘祥林、聂树斌得到了清白,却再也没等来和家人的团聚。

    如今,汪康夫已经80岁了。

    他唯一的愿望就是“我希望离开人世之前能得到清白,人死了再给我就没有意义了。”

    图源:@潇湘晨报

    “我无愧于社会,却被社会所不容,每遇故人,我便心如刀绞。除了家庭出身,我没有任何愧对社会,特别是学生的地方。”

    “十年徒刑,罪不在我。这就是我一生的总结。”

    沉冤昭雪终有时,要留清白在人间。

    正义已经迟到了,但希望它不会缺席。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