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加籍九旬台翁滞留深圳病发 儿女折腾奔走转送台中医院(组图)


    T先生等候数月终获安排医疗专机返回台湾,他上周五躺在担架床上,由救护车从深圳运送往广州白云机场。(受访者提供)


    T女士指在安排医疗专机的过程中遇上需要转换机场等困难,幸好最终顺利解决。(受访者提供)


    接载T先生的救护车到达广州白云机场后,身穿防护服的警察及工作人员登上车辆办理手续。(受访者提供)

    拥有加拿大及台湾身分的九旬长者,2019年底从卑诗列治文飞到中国深圳探望亲友后因疫情一直滞留,今年初更不慎跌倒导致脑出血,并因心肺问题反覆住院。儿女几经波折获台中一间医院的国际医疗紧急转送团队协助,最终历时近一个月,花费198万元新台币(约8.5万加元)将老父安全送抵台湾以便后续照料,放下心头大石。

    探亲爆疫滞留跌倒脑出血

    年近九旬的列治文居民T先生(化名)从台湾移民到加拿大接近30年,过往多年来一直习惯在年底回中国及台湾探望亲友,并会在当地短住数个月。2019年10月T先生按往常计划飞到深圳探亲,岂料新冠疫情其后爆发并席卷全球,国际客运航班大受影响,加上要配合当地政府的疫情防控措施,他被迫滞留深圳并暂住亲戚家中。

    然而今年3月初T先生不慎跌倒撞伤头部导致脑出血,其身在加拿大的女儿T女士昨日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由于当时深圳再度爆发疫情,导致当地亲友无法到医院探望,幸好父亲留医至3月底情况好转获安排出院。但由于T先生并非当地居民,医疗费用高昂,住院短短4周已花费约8万元人民币(约1.5万加元)。

    住院4周花费约1.5万加元

    T女士表示,父亲出院后已不能行走,回到亲友家中休养不久情况便恶化,于4月中再度入院,其间更一度转送深切治疗部,后来情况转趋稳定,但已无法在家护理,于是5月中将他转送至另一间康复医院,因肺部发炎需吸氧及抽痰,直至返回台湾前共花费逾30万元人民币(约5.7万加元)的医疗费用。

    虽然T女士和身在台湾的哥哥Tony早在3月时已计划把父亲送回台湾照料,「但那时爸爸的身体状况没法坐飞机,加上疫情限制不能从深圳直飞台湾,而且台湾也开始爆发疫情,所以只能让爸爸继续留在深圳。」

    经休养后T先生的脑出血问题虽然复原,但因长期住院导致体力减弱,加上年纪大出现心肺问题,T女士曾查询能否用担架将父亲送上普通客机再飞回台湾,而且这个方法所需费用较低,但航空公司评估后认为其身体状况不适合。

    最终T女士和Tony于7月初再度联系台中童综合医院的「Formosa SOS国际医疗紧急转送服务」,以医疗专机方式协助父亲返回台湾休养,费用为198万元新台币(约8.5万加元),「由于只有一台专机,因此需要排期,本来医院方面说要等到8月,但7月中突然收到通知有空档,在一个星期内把所有手续及文件处理好。」

    然而医疗专机在正式启程前发生了不少小插曲,包括因机组人员签证问题导致延误出发,加上深圳宝安机场不允许医疗专机降落,需要另行联系广州白云机场,幸好获得批准。T女士形容整个过程已经比想像中顺利,「本来很担心会因中国疫情及封城有阻碍。」

    T女士及Tony事先已联系台北一间医院接收父亲,躺在担架床的T先生上周五(22日)早上首先由救护车从深圳运送至广州白云机场,车程逾一个小时,然后送上医疗专机直飞台北,再由救护车送往医院接受隔离。

    T女士指对台湾医疗状况比较熟悉,加上有家人方便直接照料,现在终于可以放下心头大石。

    台中童综合医院急诊医学部执行长卢立华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疫情前每年平均大约接到110至120宗国际医疗包机个案,疫情爆发后减至约60宗,去年则只有约30宗,今年截至7月甚至只剩下个位数。

    卢立华表示,每宗个案牵涉的费用并不相同,虽然T先生的个案并非属于紧急医疗事故,但由于他已不能自行进食,需要经鼻胃管灌食,而且严重营养不良,所以派了两名专科护士在运送过程中随行照顾。

    他说过往有一名台湾青年与父母在路易斯湖(Lake Louise)旅游期间突然出现脑脓疡,由于情况紧急,需要先用直升机将他运送回温哥华,其团队再用担架床将该名青年送上客机运回台湾,总费用为200万元新台币(约8.6万加元),另外也有接过美国加州、纽约及欧洲芬兰等地的个案。

    他补充说,由于随时有需要跟从医疗专机出发,所以会随身携带护照及准备十多个国家的货币,「当接到委托时,会先了解病人的紧急程度,只要台湾有医院及医生愿意接收,我们就会尽快办理相关手续及签证,并根据当地防疫规定作出相应安排。」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