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满坑满谷的箱包…全球机场为何出现“行李大塞车”?

    堆满延误行李的希斯洛机场。 图/路透社、推特

    【2022. 7. 25 世界】

    全球机场“行李大塞车”:疫后航空人力短缺的运送之乱

    文/赖昀

    “满坑满谷的行李,通通塞车在伦敦希斯洛机场。”各国逐渐解除边境管制之后,如今却陷入一个大问题:数以万计的託运行李丢失、延误抵达,全球各大主要国际机场都出现满坑满谷的延误行李,其中又以欧洲航线枢纽的伦敦希斯洛国际机场(HeathrowAirport)情形最为严重,6月以来众多在希斯洛机场起飞、降落或是转机的旅客,都被机场航厦裡成堆的行李震撼,纷纷拍下照片和影片上传,而多家外媒也留意到机场混乱造成的各种航程问题,而原因正是疫情期间航空业大举裁员,但是在疫后各国逐步恢复航班时,却面临劳动力严重短缺的困境。

    希斯洛机场的大厅、行李转盘、甚至航厦外的推车上,满满排列著无数无人认领的行李,这些行李中有4成是在转机的时候未随著主人搭上正确的航班导致遗落,希斯洛机场又是欧洲客流量最多、最繁忙的机场,“行李大塞车”的景象被大为报导、流传,而世界上其他大型国际机场,如荷兰阿姆斯特丹、美国纽约、华盛顿特区等地,也出现类似的“行李山”。

    有推特网友拍下希斯洛机场满地行李的景象,戏谑表示:

    “希斯洛机场发明了一个新游戏:你必须跋涉爬过成堆的行李山,设法找出你自己的行李。”

    “希斯洛机场发明了一个新游戏:你必须跋涉爬过成堆的行李山,设法找出你自己的行李。” 图/法新社

    而希斯洛机场又一度在6月中旬时,发生行李运送系统故障问题,导致大量行李遗留,甚至有些已经在机场大厅放置10天之久的行李开始发出异味,旅客频频在推特上发布成堆的行李照片,还有网友将问题归咎于英国脱欧之后的劳动力不足,希斯洛机场对此的回应则是:

    “我们正在与航空公司昼夜不停地工作,尽快让乘客与自己的行李重新团聚。”

    目前希斯洛机场还未完全解除客流量限制,许多定期航班遭到取消、旅客不得不临时改动行程,混乱的航线和班表使得行李延误遗失问题愈加严重棘手;达美航空(DeltaAirLines)为了归还旅客被送错目的地的行李,甚至在7月11日包机让一架空中巴士A330班机从希斯洛机场载著1,000件延误行李,飞往底特律,落地后再分送回失主手上。

    除了希斯洛机场外,其他欧洲机场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例如冰岛航空(IcelandicAirlines)近日计划让旗下地勤人员飞往阿姆斯特丹国际机场协助装卸旅客行李。

    有一名居住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的旅客奥格雷迪(JamieO’Grady)结束欧洲之旅返美后,在机场苦等不到自己託运的两件行李,询问航空公司之后,工作人员找不到扫描纪录,向他表示“不确定他的行李在哪裡”;再隔一天,奥格雷迪收到一名陌生人的简讯,告知在奥格雷迪转机的希斯洛机场行李转盘上发现他的行李。

    奥格雷迪将此事告知搭乘的美国航空(AmericanAirlines),美国航空的回应却是要求他亲自到4,000英里之外的伦敦领取行李。奥格雷迪表示,自己在希斯洛机场等待转机时,已经看到机场裡无数等待认领的行李,并深深忧虑自己的行李会面临相同命运,不幸噩梦成真。他不满的说:

    “我完全被行李提领区的那些行李数量吓到了,我对我的行李是不是会顺利随著航班运送没有太大信心…而当我回来(美国)时,行李没有一起回来…它们根本不应该被放上转盘,它们应该直接被送上飞机。”

    从地面上的地勤、行李运送人员,到天上的空服员和机师,无不面临严重的人力短缺,旅客要办理登机手续和进行安检时,也往往大排长龙。图/路透社

    希斯洛机场的大厅、行李转盘、甚至航厦外的推车上,满满排列著无数无人认领的行李。 图/路透社

    航空业顾问公司SITA发布的2022年报告指出,随著旅游及航空业复甦,全球各地机场运送行李的出错率在2021年提升了24%,大约每1,000名乘客中,就会有4.35件行李发生延误或遗失等等的意外,当中“转运过程出错”是最常见的状况,佔这类事件的71%,转机航班的行李延误率已经高到41%,2022年6月通报的出错行李数量甚至略高于还未发生疫情的2019年6月。

    根据美国交通部也公布数据,2022年4月美国的航空公司“处理不当”的行李多达22万件,当中包括遗失、损坏、延误抵达或是被偷,超过去年同月的两倍;当中以美国航空表现最糟,大约有6万5,000件行李处理不当,其次是达美航空,约4万5,000件。

    各家外媒纷纷将“行李大塞车”的原因指向疫情期间航空公司大幅裁员,如今复航情形虽还未回到疫情大流行之前的状态,但从地面上的地勤、行李运送人员,到天上的空服员和机师,无不面临严重的人力短缺,这不仅导致现在的“行李大塞车”,旅客要办理登机手续和进行安检时,也往往大排长龙。

    航空业在疫情期间大举裁员、降薪,有700名英国航空(BritishAirways)的地勤因不满疫情期间遭减薪10%,扬言将在2022年夏天进行罢工。 图/路透社

    以希斯洛机场为例,目前已有700名英国航空(BritishAirways)的地勤因不满疫情期间遭减薪10%,扬言将在2022年夏天进行罢工,诉求公司恢复疫情前的工资水准;北欧航空(ScandinavianAirlines)和瑞安航空(Ryanair)驻西班牙机组人员也因工作条件不佳和工资问题,计划罢工。

    澳洲航空(QantasAirways)则是在疫情期间外包1,700个职位,此举已被澳洲法院确认违法,如今还未回聘及招募足够新员工的澳航正面临行李搬运人员短缺的困境,而澳航在雪梨国际机场遗失、延误旅客行李的出错机率也高达10%。

    《卫报》报导,许多国际旅客採用行李追踪程式来避免行李被弄丢(或至少可以确认不见的行李身在何方),另外选择不托运行李的旅客比例也比往年高出3倍,财经媒体《CNBC》还刊出专文教导读者如何避免行李延误或遗失、若行李不幸遗失,该如何处理、该如何向航空公司索赔等等。

    澳洲大型旅行社Flight Centre Travel Group主管卡斯托(Marc Casto)指出:

    “无法拿回自己行李的人,可能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多…现在旅游业面临的挑战,比我从业25年以来看过的都严峻,从办理登机、到搬运行李、到空服员和机师,旅游业的每个部门环节都处于劳动力短缺。”

    希斯洛机场一角。 图/路透社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