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网红副业月入过万?你想太多了

    在这个万物皆可卷的时代,有一种新的焦虑席卷了各个年龄阶段和圈层群体——不搞副业,就少了一门退路。

    “2022 年,找到你的 100 个赚钱机会 “” 月入过万的网红副业,都给你准备好了 “” 在家就能做,月入过万不是梦 “……回本迅速、操作简单、月入过万,每个字眼都让你恨不得立马上手。

    一门轻松赚钱的副业,无异于鲜脆可口的红苹果,令人垂涎欲滴。

    但是当你真正咬下去后,你才发现,鲜红不过是它的伪装,酸涩才是它的本质。更重要的是,本以为是猎人的你,却成了待宰的猎物。

    世界的尽头,是发展副业

    百度指数显示,自 2019 年 8 月以来,” 副业 ” 的搜索度和关注度一路攀升。

    疫情爆发、” 毕业 ” 风波、考公热潮、技能折旧 ……大环境的不稳定与就业压力之下,不少人争做斜杠青年,寻求主业之外的额外收入,为自己增加底气。

    在小红书检索 ” 副业 “,可以检索到 59 万 + 篇笔记;在豆瓣小组「副业失败的一天」里,20万人交流彼此在副业路上摸爬滚打的经验。

    这届的毕业生,甫一入职,就意识到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2020 年秋季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有 25.4%的毕业生希望通过副业分散压力 [ 1 ] 。

    不仅是涉世未深的大学生,已经步入职场的打工人们也纷纷开展 Plan B。

    根据智联招聘的调查,2022 年,超过 8 成的白领有意开展副业,仅有 18.1% 的白领完全没有开展副业的计划。

    副业,已然成了刚需。

    在想要开发副业的白领中,付诸行动的已有 10.1%,而且,不同类型的副业受欢迎程度也不一样。

    我们统计了豆瓣小组「副业失败的一天」的所有帖子,发现电商、自媒体和写作的热度指数位列前三。

    电商是不少人的第一选择,曾经备受追捧的微商也要退一射之地。

    毕竟,在淘宝、闲鱼开张店铺,既不用空间成本,能够售卖的商品也更加多样化。可以从厂家拿货,也可以出售用不上的闲置物品,甚至可以提供虚拟物品和服务,比如游戏代打、知识问答和简历修改。

    第二热门的选择是成为一名博主,将个人特长发展成生意经。

    有的在小红书做时尚博主,分享美妆和穿搭技巧;有的在 B 站剪辑 CP视频,为爱发电的同时参加创作激励计划;有的则开设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和头条号,达到一定粉丝数后就可以接广告。

    同样是利用个人技能,不少人选择在平台上投稿和写小说。还有一部分人,充分利用主业的技能,做一名画手或剪辑师,在业余时间接私活。

    相比之下,送快递 /外卖、做服务员、开滴滴或代驾等劳动输出型副业热度最低。对于很多人来说,副业要求时间灵活,同时也需要投入一定的心血,不如把兴趣发展成副业,一举两得。

    想赚钱,先交钱

    不过,想要搞好不 ” 误 ” 正业的副业,没有投入是不行的。

    为了能够早日实现副业梦,不少人坚信 ” 有付出才能有收获 ” 的箴言,选择报名培训班,从零开始,多学几项技能傍身。

    副业培训班抓住了这种需求,顺势而为,应运而生——什么类型的兼职受欢迎、就卖什么课。很多职业教育平台都开辟了副业板块,自媒体、剪辑、撰稿和配音都是卖课的热门项。

    在统计了国内某三大在线教育平台 ” 副业 ” 栏目下的课程价格及报名人数,我们发现报名 0 元试听课的人数最多,约 360万人。

    愿意付费购买教学课程的人中,首选是十元以内的课,小试牛刀,试错成本低;而万元课的报名热度则以 1.06位列第三,超过了百元课(0.27)和千元课(0.24)的报名热度之和。

    以 “0 基础短视频实操变现训练营 ” 这门课为例,即使单价 12980 元,也吸引了超过 1.5 万人报名。

    很多副业课程主推 “0 基础 “” 低成本 “” 短战线 “” 高回报 “的特点,精准击中受众的需求,让人心甘情愿地掏出真金白银,为之投资。

    不仅职业教育平台已入场,私人名义的广告也数不胜数,争相分一杯羹。

    我们统计了知乎 ” 副业 “相关话题下四万多条回答和评论,发现在关于副业、赚钱、暴富的提问下,一定少不了卖课党和引流党的踪影。

    过半的副业经验分享贴,都是引流和卖课,狠狠拿捏了受众急于求成的心理。

    答主先放出截图,列出可观的个人收益,然后介绍各种各样上手快、变现容易的副业,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增加可信度。

    在他们的口中,凡是摆摊,客人必定络绎不绝,两个小时就能斩获 300 元的净利润;凡是做自媒体,一天带货流水过万,净赚 2000元,视频播放量必破百万;凡是做跨境电商,新手就能月入过万。

    紧接着,他们话音一拐,表明这样高薪的副业市场缺口依旧很大,外行人如果没有老师带领,就会像无头苍蝇一样盲目乱窜,最后借机推荐自己的公众号和私教课程,收割一波流量。

    即使偶有干货和真诚的建议—— ” 不要对日入几百有太大的期望 “,也很快被引流和卖课的软文淹没。

    高端的猎人

    往往以猎物的形式出现

    报名副业培训班,首先要担心的是,一不留神就被割韭菜。毕竟不少 ” 速成班 “,都是骗人的幌子,一踩一个雷。

    即使是有千万融资的在线教育机构 ” 万门大学 “,也会因为虚假宣传、负责人跑路深陷负面舆论 [ 2 ],更别说毫无正规资质和权益保障的私人课程。

    在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网上,关于副业变现课欺诈消费者的投诉有近 5000 条。2021 年,相关投诉激增至上千条,而在2018 年,这一数字不到 100。

    81.09% 的消费者花费千元报名的培训课,最终却以老师跑路、承诺食言收场。

    最常见的投诉金额在 1001-5000 元和 5001-10000 元这两个区间,也不乏 1 万元以上的案例。

    不少相同投诉金额的消费者都来自同一个课程、不同期的培训班。同类型的投诉成百上千,但问题依旧毫无改变,后来者源源不断地咬下 1元课的诱饵,在销售和老师的轮番攻势下购买了上千元的课程,成为待宰的猎物。

    有的学员还背上了巨额贷款,在听课的过程中签下 32 万元的独家代理项目,办理了一年 22万元的分期贷款业务。还没回本,就已经被代理群踢出。

    副业何以成 ” 负 ” 业?

    央视财经频道曾曝光 0 元配音速成班的陷阱,揭示了配音培训市场乱象 [ 3 ]。和大多数割韭菜的副业课一样,饥饿营销、虚假宣传、诱导贷款和包装资质是四大套路。

    签订 ” 专业合同 “,白纸黑字地写上 ” 可全额退款 “的条款,加上名师代言,让学员放一百个的心。结果往往并不如意——这些培训机构的经营范围并不包括教育培训,所签订的合同并不具备法律效力。

    很多小白踏入陷阱,都是被眼前的甜言蜜语所欺骗。

    根据前程无忧对职场人副业情况的调查,89.8% 的受访者均表示不拒绝可从事副业的机会 [ 4 ]。当种种优惠条件摆在眼前时,哪个人能拒绝一夜暴富的美梦?

    事实上,想靠副业发大财,可能性不大。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73.4% 的人,通过副业得到的收入还不到主业的 30%,而且还要耗费不少时间和心血。

    往往只有少数的头部大神能够做到副业取代主业,部分人赚点零花钱,贴补家用,但更多的人是兢兢业业,在副业道路上跌跌撞撞、却连入场券都没能拿到手。

    每天 8小时起步的主业,消耗的精力已经让人倍感疲惫,更别提要额外付出时间的副业了,哪怕是每天多耗费一两个小时,也足以让打工人觉得崩溃。

    最重要的是,门槛低并不等同于无门槛。要做好一门副业,精力和能力缺一不可。躺着赚快钱,只有在梦里才能实现。

    也许广告说得没错,搞副业真的能够月入上万,只不过搞副业的是你,月入上万的是卖课的老师。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