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北半球正在“燃烧”,欧洲为何重启煤炭发电?

    如果领土、能源、经济问题,会让人们疏远、割裂,甚至倒戈相向,但有一件事,注定要所有人都共同经历和应对——气候变暖。

    一场高温的煎熬,正在 ” 烤 ” 验地球村的居民。而这背后,一道更艰难的生存命题,也摆在了许多国家面前。

    有史以来第三热 北半球正在 ” 燃烧 “

    一次极为罕见的高温热浪,席卷了整个北半球。

    据央视新闻,英国近日发布有史以来第一个异常高温红色预警。英国卫生安全局也发布 2004 年以来的首个 4 级警告—— “国家紧急状态 “。英国气象局预计,异常高温将影响包括伦敦在内的英格兰大部分地区,最高气温可能会达到 40摄氏度,创下英国最高气温纪录的可能性高达 80%。

    法国气象部门表示,法国从 12 日开始迎来长达 10 天的高温天气。法国气象局宣布,7 个省处于高温橙色预警状态,另有 51个省处于高温黄色预警状态。据法国气象部门预计,法国多数地区在 7 月 18 日迎来最炎热的一天,白天最高温度将超过 40摄氏度。

    截至 7 月 17 日,法国西南部持续六天的山火仍在蔓延,超过 100平方公里土地被烧毁,一万六千多人被迫撤离,火势甚至蔓延到了当地深受欢迎的度假地点波尔多海滩。当地消防部门称,夜间的高温和大风使灭火工作艰难。

    与此同时,西班牙的高温天气已经持续近一周,最高气温达到 45.7 摄氏度。7 月 17日当天,西班牙全境几乎都处于高温警报状态。根据西班牙卡洛斯三世健康研究所提供的数据,高温天气已经造成其国内 360 人死亡。

    高温并不只局限于欧洲,大有蔓延到全球之势。根据世界气象组织(WMO)6月报告,北非的突尼斯创下了月度最高气温记录。在亚洲,日本自 6 月下旬以来,遭遇持续高温天气;中国中央气象台 17日发布高温黄色预警,这已是中央气象台连续 12天发布高温预警。从上周末开始,美国中西部多地迎来高温天气,并将持续到本周,白天最高气温将突破 37.7 摄氏度。南极洲大部分地区 6月的气温远高于平均水平。

    图源:世界气象组织(WMO)6 月报告

    ” 全球刚刚经历了有记录以来第三热的六月,欧洲的月平均气温创下了有记录以来的第二高。”世界气象组织认为,受气候变化影响,预计未来极端高温将出现得更频繁、更强烈。世界气象组织发言人纳利斯之前表示,如果温室气体排放继续上升,全球变暖幅度将会更大,目前所经历的只是” 未来的预兆 “。

    向生存 ” 低头 ” 欧洲多国重启煤炭

    对于北半球这轮持续 ” 高烧 “,各国一致认为病因在气候变化。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第六次评估报告也指出,最近 50年全球变暖正以过去 2000 年以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生,气候系统不稳定加剧。

    根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年度气候报告,自 1880 年以来,全球陆地和海洋温度以平均每十年 0.08摄氏度的速度增长;但是自 1981 年以来十年平均温度增长变为 0.18摄氏度,是此前增幅的两倍多。近三十年,全球陆地海洋温度指数迅速上升的趋势表明,全球变暖的地区多于变冷的地区。

    图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

    更令人感到担忧的是,这次热浪来袭,正值多国能源和电力危机之际。据环球时报,葡萄牙一些地区的气温高达 45摄氏度,但许多居民不敢使用空调,因为每月电费高达 100 欧元;德国多地开始限电;在意大利,政府禁止将空调温度降低到 26摄氏度。

    资源短缺、电力危机,让整个欧洲陷入抉择时刻——是坚持执行大刀阔斧的碳减排计划,还是重拾煤炭发电的老路子。

    火烧眉毛的当下,多国已经公开表示 ” 求助 ” 煤电,增加燃煤发电产量。据央视新闻,6月德国联邦经济和气候保护部发表声明说,为应对俄天然气供应大幅减少,德国将采取一系列紧急应对措施,包括限制使用天然气发电,转而更多地利用煤电。

    奥地利政府于 6 月 19日决定,重启位于南部城市梅拉赫的一家煤电厂,来应对因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减少引发的能源短缺。为了实现清洁能源供应目标,该电厂已于 2020年春季关停。荷兰也宣布恢复使用煤电,并表示将取消对化石燃料发电站的所有限制。

    与此同时,据新华社,意大利计划在欧盟禁运前预防性采购煤炭,同时增加火力发电量。希腊政府日前也宣布,为确保能源供应稳定,该国将在2024 年之前增加 50% 的煤炭产能。

    ” 面对夏季用电和冬季采暖的客观需求,重启煤电也是无奈之举。”北京亿特阳光新能源总裁祁海珅告诉天目新闻记者,虽然欧洲国家也在加大和加快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进程,但远水解不了近渴,新能源装机扩大也需要传统能源的同步支持。

    祁海珅表示,当前,欧洲面临了能源短缺和价格飙涨、欧元贬值带来购买力下降的双重挤压,而欧洲又极度依赖天然气,要么从俄罗斯的输气管道进口天然气,要么进口液化天然气重新气化利用,但欧洲气化设施建设不足,短时间内很难实现。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图源:新华社

    碳减排计划 ” 搁浅 ” 全球变暖敲响警钟

    在现实的生存问题面前,欧洲对给自己和世界制定的碳中和规则让步了。这并不是一个好的信号。

    “气候变化导致极端高温天气。极端高温天气造成电力系统的尖峰负荷,威胁系统安全,于是部分国家重启煤电,这将进一步加大碳排放,加剧了全球变暖。就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能源市场与金融实验室主任赵俊华告诉天目新闻记者。

    众所周知,欧盟是碳减排领域的激进改革者。早在 2019 年,欧盟委员会提出了 ” 欧洲绿色协议 ” 的旗舰计划,旨在到 2050年实现欧洲气候碳中和,在这之前不再新增任何煤炭石化项目。而今年欧盟开启的碳关税计划更是让全球震动,倒逼全球进行碳减排,甚至会冲击全球贸易。

    “欧盟重启煤炭,意味着制定规则的人可以随意打破游戏规则,对于很多发展中国家和没有完全实现工业化进程的国家敲响了警钟。不道德绑架、不追求理想主义,从每个国家的客观实际出发,在实现碳中和的进程中久久为功,推动能源转型升级才是关键。”祁海珅说。

    祁海珅表示,人类文明的进步,注定伴随着消耗能源和碳排放,欧美等发达国家已经提前完成工业化进程和资本积累,如果想通过碳中和规则、来限制或影响发展中国家的生存权和发展权,这个行为有些” 越界 “。向可持续性的高质量生产和高品质的生活的发展进程中,不能仅关注单一的碳排放问题。

    重启煤电,意味着欧洲多国不得不放缓碳中和的脚步,做出与低碳转型自相矛盾的决定。这样看似 ” 开倒车 “的行为,是否意味着欧洲即将放弃其长期气候战略?

    赵俊华认为,短期来看,重启煤电会拖慢欧洲的能源转型和减碳进程,但影响是暂时性的。首先,美国、中东、澳大利亚等地区有替代气源,阻碍它们替代俄罗斯天然气的主要因素是欧洲LNG 的基础设施不足,若欧洲加大在油气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最迟 3-5 年就有可能摆脱对俄罗斯油气的依赖。

    “重启煤电并不意味着欧洲整体在气候变化政策上的转向,只是欧洲在当前的特殊背景下,为了保障短期能源安全所做的技术性妥协。比如德国在淡化2035 年实现 100% 新能源供电目标的同时,又将 2030 年新能源供电的比例提升至80%。虽然欧洲在短期内虽然不得不延缓了减碳进程,但进一步刺激了欧洲加快向可再生能源转型的决心。” 赵俊华说。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