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被舆论围剿的易烊千玺,其实是”替身”

    群众需要靶子。

    撰文 | 佘宗明

    电影《让子弹飞》里,张麻子在攻打黄四郎老巢前,不是直奔黄四郎而去,而是先当众干掉了黄四郎的替身。那些百姓一看,黄四郎已经 GG了,这才跟着冲进了碉楼。

    某种意义上,易烊千玺就是那个「冤种本冤」的黄四郎替身。

    很多失意者都需要借他「人头」一用。

    耐人寻味的是,网民们围剿易烊千玺的名义,正是张麻子声称到鹅城要办的三件事——

    公平,公平,还是公平!

    01

    易烊千玺考国家话剧院这事,引发不小波澜后,最终变成了酱缸化议题。

    铁粉护主、舆论拱火、多方站队、圈际撕裂 …… 口水被熬成了粥。

    外加自带热搜体质的「小镇做题家」话题被捎带了进来,聚讼纷纭的局面更是难解。

    到头来,易烊千玺放弃入职国家话剧院,才让事情有了收尾之势:经纪人团队叹了口气,国家话剧院也叹了口气。这结局,如胡锡进所愿。

    ▲易烊千玺放弃入职国家话剧院的声明一出,立马登顶各大平台的热搜榜。

    可事情真的画上句号了吗?对易烊千玺来说或许是,但对易烊万玺、易烊亿玺们而言,还远没有。

    毕竟,群众需要靶子。

    而且,靶子需要常换常新。

    02

    易烊千玺在声明中说,他「感到巨大不安」。

    可对许多网民来说,他不安就对了,他若没有不安,那大家就会不爽。

    质疑易烊千玺的人会有一百个理由。

    这些理由通常是「曲线射门」:或是指向程序问题—认为他是被萝卜招聘;或是指向资格问题—指出他曾签约经纪公司、有个人独资企业;或是指向履职问题—提出他入职后没法朝九晚五地上班;或是指向过往问题—举报他中考违规。

    这充分证明了一点:当舆论要质疑你时,总能找到质疑你的理由。在「360度环评」之下,你总会有被抓住的把柄。如果没有,那不是你没有「黑点」,而是批评者对你手下留情了。

    在我看来,最核心理由可以归结为一句:他凭什么可以赢家通吃?

    结合具体情境就是:他都日入 208 万了,还要跟我们抢这点苍蝇肉?

    在同框对比下,易烊千玺的「既要 …… 又要 …… 还要……」会被描得颇为刺眼:我们连口稀饭都吃不上,你却吃完肉还要喝汤?

    ▲某公号的推文标题,就是渲染阶层对立的《同龄不同命:易烊千玺们在吃肉喝汤,小镇做题家在打工被骗》。

    尽管国家话剧院和易烊千玺们的说法都是,没有走捷径、不存在萝卜坑,可这注定遭到网民们的「老不信」——当大家笃定你有污点,你再怎么辩解那是颗痣,都会被认为是自我洗白。

    虽然国家话剧院在易烊千玺和网民嘴中的象征意义并不同频:在易烊千玺口中,那是提升业务素养的地方;在很多网民眼里,那代表的是编制…… 可那也不影响网民们「该骂就骂」,他们抛出的反击句式是:那你可以以编外人员身份去演话剧呀。

    事实上,就连易烊千玺放弃入职后,很多网民都觉得,这是对质疑的坐实——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他要是没问题,干嘛要放弃?

    易烊千玺方面注定无力解释,因为怎么解释都是错。就算剖腹,照样难以自证「只吃了一碗凉粉」。

    许多人的批评箭头,对准的看似是他的通吃方式,实则是通吃本身。任他怎么澄清自己的吃相合法合情合理,都跟网民质疑不在一个频道。

    03

    本质上,不是易烊千玺们变了,而是社会怒点与舆论沸点变了。

    如果明星考国家话剧院、煤矿文工团有错,那该被列清单的明星还有一大堆。

    而在以往,在大众解读中,这些公家单位的编制属性会被淡化,更多的是跟「人民艺术」「演技锤炼」之类的字眼绑定。这些明星则多被视作勤奋、励志、正能量,他们投奔事业单位,会被看成是投身人民艺术。

    但现在,舆论风向标已经发生变化。往日的某些评判标准,已经失效了。

    在「宇宙的尽头是体制内」框定的认知域中,几乎所有职业会被分为两种——带编的,不带编的。然后以稳定性作为元要素对其进行好坏排序。「厅局风穿搭」备受追捧,原因就在于此。

    ▲被追捧的事业编风格穿搭。

    当编制成为一堆人趋之若鹜的稀缺资源时,顶流爱豆也染指,极易被视为「抢」。

    都知道,如今,「卷字诀」大行其道。而卷的最典型表征,就是争夺存量资源。

    通俗地讲,社会资本可以归为三类:名,利,权。易烊千玺们已经有了名与利,再想握住「权」,很容易被认为是虹吸他人资源——即便国家话剧院本也不是圈外人能去的地方。

    更重要的是,在遍地都是失意者的现实语境中,很多人的心态,已从慕强转为在反社达和反资本之间游移。开了挂的人生赢家剧本激起的社会情绪中,固然有羡慕,也有嫉妒和恨。

    易烊千玺们「考编」带来的同龄不同命处境,会刺痛他们。

    而就业形势严峻,裁员现象严重,工作承压,收入下滑,叠加疫情 PTSD等因素,又让时下的很多人心中憋着无名火,就像暗流涌动的火山,可能不定时地喷涌。

    在此背景下,不少人的怨怼情绪,都有强烈的转向宣泄冲动。

    结果就是,作为顶流的易烊千玺,被地火吞噬。

    这股地火已积压多时。

    他凑巧坐到了火山口。

    04

    值得注意的是,在当下的舆论气候里,易烊千玺考国家话剧院,正从一个个体选择问题变成一个阶级矛盾问题。

    易烊千玺,俨然代表了跟大众不在同温层的另一个阶层。

    所以,他「考编」引发的争议中,不乏代入阶级思维的仇视:他已经是塔尖阶层了,他考编固然是走自己的路,却也会堵住别的阶层上升之路。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易烊千玺拍过多部主旋律大片,也很少拍烂片,但由此积攒的形象分,依旧无法转换为负面舆情豁免证书。

    得看到,在「资本家 / 打工人」的二分法下,「阶级本质主义」正在社会很多角落萌芽。

    按照左翼理论家齐泽克在《以阶级斗争对抗阶级主义》里的说法,真正的「阶级本质主义」意味着阶级斗争不是一个固定的本质,而是一个超定(over-determining)的原则,调节着多重斗争间的动态交互。

    他还引用了在德国流行的段子:一个身份主义的进步派和一个 Marxist 在辩论,身份主义者说「性别」,Marxist回答「阶级」。身份主义者说「性别、种族」,Marxist 者回答「阶级、阶级」。身份主义者说「性别、种族、阶级」,Marxist回答「阶级、阶级、阶级」……

    在 Marxist看来,一切问题都可归为阶级问题。他们满心向着「均贫富」,以期抹平阶级差距。凡是跟抹平阶级差距相悖的,都是该反对的。

    他们的路灯挂饰加工产业锚定的「原材料」,也会从资本家外扩至顶流艺人。

    「通吃」就是这些人的原罪——众生皆难时,你的开挂就会被众目凝视。

    你跟他们说,金字塔结构是市场扩展秩序的必然。

    可他们会觉得,有人在塔尖、有人在塔基,这本就是一种不公平。

    更何况,在塔尖的易烊千玺们还想爬得更高,占用更多公共资源。

    05

    在网上,很多人说,易烊千玺被围剿是流量反噬。

    流量的双刃剑,确实是易烊千玺们免不了要承受的。但流量反噬的必然性不意味着正当性,其正当性取决于到底怎么个「噬」法。

    出来混,迟早要还,但也得看到,有些「还」已经超出了「混」本该承受的代价。

    那些「楼」都没有的人,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也许真的很过瘾。可,把楼吹塌的飓风就是好的吗?

    1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