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断供潮真来了!法拍屋激增 中介电话接不停

    北京住宅区。(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国许多民众因疫情失去工作后,还不起房贷,衍生出许多法拍屋,想逢抵抢进的买家让中介忙不停,每天不是在前往拍卖的路上,就是在清场交付的路上。

    搜狐新闻网近日报导,由于疫情影响,很多人失去工作,网上近日流传一篇文章“兄弟,借我点钱,我房贷还不起了!”

    时代财经周三(29日)引述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的“2021年度中国杠杆率报告”指,法拍屋数量从2019年的50万套,至2021年成长至160多万套。

    报导说,今年6月,一位90后出生的北漂族以低于市场价格近人民币300万,拍下了一套北京朝阳区的法拍屋。高达数百万元的捡漏(很便宜的价格)空间令不少买房者心动,使“90后小伙低价捡漏北京法拍房”的关键字冲上热搜,不少网民问什么时候也能捡漏一套法拍屋。

    报导指出,今年以来,各大社群媒体平台上“买法拍屋”正成为一种潮流,包括:“第一次涉足法拍屋!”、“挑战全网最快法拍屋到证”、“律师夫妻成功入了法拍屋的坑”等文章,均有不少评论。

    买家增多后,中介也跟著忙碌了起来。一名深圳某法拍屋辅拍机构客户经理表示,今年法拍屋的谘询量持续增加,每天都要接很多电话,“每天不是在参拍的路上,就是在清场交付的路上”。

    楼盘聘“房托”撑场 制造买房氛围

    中国法拍屋爆量虽然吸引了想捡漏的买家变多了,但看房客却不一定是真正的买家,而是楼盘为了撑场聘来的“房托”。

    时代财经周二(28日)报导,近日,广东某兼职招聘公众号发布的一则讯息显示,龙华区深圳北站附近的楼盘在招聘一个规模40人的“充场看房团”,受聘者仅需“在销售中心看房”,每人一天120元。

    为了使充场员看起来更像真实的看房客,楼盘要求应聘者“介于30至45岁,穿著打扮要富态,不能太邋遢”,有经验者优先。

    这则招聘讯息旋即引起网民哗然。不过,房托并非近期出现的职业,也非深圳和广州的独有现象,但它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市场的冷暖。

    报导说,该媒体记者化身为应聘者,成为广州房产仲介李伟(化名)的“房托”,看一个楼盘20元,一天约看5个。

    李伟说,他最近没有客户,故需房托帮忙“刷资料”,不仅是为了争取某房产资讯平台的流量从而提高获得客户的概率,也是为了保住底薪。“没有成交就只能拿底薪,公司还给我们设置了带看量,没有达到考核要求,底薪还得扣钱。”

    该记者前往第一个楼盘的路上,李伟嘱咐说,当天下午只看4个,其中2个应个别开发商的特殊要求,要待够1个小时,“不然它就认定你是个无效客户”。

    另一个仲介门店的负责人黄玲玲(化名)表示,“如果只是为了刷资料,一般是没有时长要求的,他(指李伟)估计是开发商提供了‘带看奖’,超过1个小时仲介应该能拿到100元,给了你钱他还有得赚。”

    “带看奖”是指仲介带客户到楼盘看房、看房全程符合要求时,楼盘开发商为仲介提供的奖励。黄玲玲说,“并非市场不好才有这样的奖励,客户多现场氛围才好,现场氛围好才容易成交。”

    她介绍说,楼盘提供“带看奖”的奖励多寡会依要求不同及带看时间长短而有所不同。她举例说,有一个楼盘给出现金100元/台客,要求必须带完整个看房流程,且带看时间超过45分钟;而另一楼盘则提供价值200元的油卡一张,但同时要求该楼盘非客户到访的第一个楼盘,带看时间要超过40分钟,且完成计价流程等。

    由于整体市场仍然低位运行,深圳和广州的房托现象被曝光后,很快就在广东以外引起“连锁反应”。

    近日,西安一个楼盘万科东望因“高开低走”被质疑为找房托。

    报导说,该楼盘在取得预售证后,658套房源吸引了2,805组意向客户登记,但在核验阶段,917组客户选择撤销,仅1,882组完成核验,随后的选房阶段再度出现大规模弃选场景,最终实际销售224套,去化率仅34%。

    该楼盘的工作人员近日向《国际金融报》澄清房托传闻时表示,由于开放登记当晚西安出台新政,使得28周岁以上的单身青年、二孩家庭可以被认定为“刚需家庭”,进而导致购房者弃选,以“新身分”转战其它楼盘,再加上周边其它新盘入市分流了客户,进一步推高弃选率。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