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阴阳大师”马斯克和推特纠缠半个月,现在如何了?

    燃次元(ID:chaintruth)原创

    燃财经出品

    作者 | 吕敬之

    编辑 | 曹 杨

    马斯克对 Twitter(TWTR.US)的并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据外媒报道,美东时间 5 月 25 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下称 SEC)的一份新文件显示,马斯克追加了 62.5亿美元的股权融资支持 Twitter 交易,这使 440 亿美元交易中股权承诺的总额达到 335 亿美元。

    报道还称,马斯克正与 Twitter 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杰克 · 多西(JackDorsey)等其他投资者进行谈判,来帮助他融资,推动交易的进展。受此消息影响,Twitter 当日盘后股价涨超 5%。截至北京时间5 月 28 日美股收盘,Twitter 报收 40.17 美元 / 股,总市值 306.5 亿美元。

    自马斯克 4 月首次披露对 Twitter 的持股并提交了预警公告以来,这已经是这场资本大戏的第 N 次反转。

    4 月 4 日,马斯克向 SEC 提交报告,以占总流通股 9.1% 成为当时 Twitter的第一大股东。消息一发,Twitte 股价从 39.31 美元 / 股,一路飙升至 45.08 美元 / 股,升幅达14.68%。而就在股民们满心期待地以为马斯克会拯救 Twitter 低迷的股价时,4 月 14 日,马斯克忽然宣布将以 52.40美元 / 股的价格收购 Twitter100% 的流通股,并将其私有化。

    但私有化之路跌宕起伏。

    Twitter 董事会先是以有效期为一年的 ” 毒丸计划 ” 阻止马斯克的收购,但计划仅仅发布十天,4 月 25日,Twitter 就和马斯克达成了收购协议,即,同意马斯克以 440 亿美元的总价格收购 Twitter100%的股份。于是,网友纷纷戏称 ” 这是史上最短的反收购大战 “、” 没办法,他(马斯克)给的实在太多了。”

    对于 Twitter 董事会态度的反转,前摩根大通分析师刘涛对燃财经表示,Twitter在这十天和马斯克具体聊了什么不得而知,但刘涛认为,Twitter 近年来收入疲软,股价也表现平平,52.4 美元 / 股的价格,已经是Twitter 股东能够拿到的很好的议价,这或是董事会态度大转弯的原因。

    图 /Twitter 股价走势

    来源 / 老虎证券 燃财经截图

    很显然,作为大股东的马斯克对于 Twitter 的现状不可能毫不知情。或介于此,5 月 13 日,马斯克以 “Twitter上的僵尸账号可能是公司之前公示的四倍 ” 为由,暂停了收购。并表示,” 可能考虑以低于 440 亿美元的价格进行收购。”

    然而,事情并没有按照马斯克的意愿发展。

    ” 显而易见,马斯克想要以 Twitter 虚假账号为谈判筹码的路子没走通。”对于马斯克不但没有把收购总价降低,反而增加了总价中股权募资的份额,刘涛对此分析称,Twitter 最后以 440亿美元被收购的可能性进一步增加,二级市场的反应也说明了投资者对这次交易的信心有所提升。

    尽管这场世纪收购在经过了近两个月的反转之后依旧结局未知,但与收购 Twitter 一样,近乎 ” 疯狂”、被全世界网友关注的事情,在被人们称为 ” 疯狂天才 ” 的投资人与公司治理者马斯克身上却极为常见。

    近两年来,通过连续创业完成原始资金积累后,马斯克频频以投资人的身份展开对科技的深入探索。他认为,新能源、电池和电力运输将会成为改变未来最重要的领域。因此,他投资特斯拉、创立Space X、并购 Solarcity,围绕新能源打造了产销研一体化的生态链。

    新能源之外,他对人工智能、游戏、企业服务领域也十分青睐,先后投资了 Everdream、Deepmind、GameTrust等企业,并陆续高收益成功退出。

    毫无疑问,作为世界首富的马斯克,他的成功有目共睹。但与其成功相伴的争议如同他的财富一样,无人能敌。不论是收购Twitter,还是对特斯拉、Space X 等企业的强势控股,都让 ” 狂妄 “、” 偏执 ” 成为了他撕不掉的标签。而作为”Twitter 狂人 “,他的言论也总是被人揣测是否有 ” 操控股价 “、” 恶意竞争 “、” 通过舆论牟利 ” 的意图。

    ” 阴阳 ” 大师马斯克

    与其他在 Twitter 上谨慎发言的 CEO 和政客不同,从注册 Twitter 开始,马斯克就不走寻常路。据不完全统计,从2009 年注册 Twitter 至今,马斯克已经累计发推 11394 条,平均每天发布 5.9 条。

    很快,” 言多必失 ” 便在马斯克身上有所印证。2018 年愚人节,马斯克一条 ” 特斯拉彻彻底底的倒闭了 “的推文,让特斯拉股价瞬间下跌 7%。然而,并没有吃一堑长一智的马斯克在同年发推称要将特斯拉私有化,也因此 ” 喜提 “SEC传票。

    而参与一些敏感话题的讨论,如大麻和堕胎的合法化等,则更是马斯克在 Twitter 上的日常。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在 3 月 25日,马斯克发起 Twitter 投票,让网友来评价 “Twitter 是否维护了大家的言论自由 ” 时,网友早已见怪不怪了。

    在有超 200 万人参与并有 70% 的人认为 “Twitter 并没有维护自己的言论自由 ” 后,3 月 27日,马斯克再次以 ” 我们是否需要一个新的平台呢?” 收获了超 3 万的点赞。

    来源 / 马斯克 Twitter 燃财经截图

    殊不知,这一投票只是马斯克收购 Twitter 这盘大棋中的一步。而就在大众把目光投在 ” 马斯克在 Twitter 质疑Twitter” 的时候,马斯克却开始不断加持 Twitter 的股票。

    根据 SEC 公开资料,马斯克于今年 1 月 31 日就开始陆续买入 Twitter 流动股票。值得注意的是,按 SEC规定,当持有者持有某公司的流通股达到 5% 的时候,该持有者需要在十日之内向 SEC 提交说明。而根据数据,马斯克在 3 月 14日就已经完成了对 Twitter5% 股份的买入,按照规定他应该在 3 月 24 日之前向 SEC 提交说明。

    但实际上,马斯克不仅拖延了十多天才公开消息,并在截止日期的第二天发推煽动大家对 “Twitter 言论自由 ” 和 “是否需要被其他平台替代 ” 进行讨论。” 并不排除马斯克想要利用舆论影响 Twitter 股价,再低价加仓的可能性。”海外投资经理科林直言。

    事实上,3 月 25 日,Twitter 确实微跌 0.57%。而当天表面对 Twitter” 重拳出击 ” 的马斯克实则以38.2 美元 / 股的价格大手笔地买入了 349 万支 Twitter 股票。

    对于这一有争议的行为,知情人士向燃财经透露,SEC 已于 4 月 4 日向马斯克质问为何没有按规定在买入股份的 10天内公开持股信息,并要求马斯克对在 Twitter 社交平台上提及 Twitter 公司的公开言论做出回应。

    然而,截止发稿前日,马斯克尚未公开回复任何相关消息。

    但不论马斯克是否回复、何时回复,在业界看来,他都将 ” 暗度陈仓 ” 玩得明明白白。而马斯克的 ” 阴阳 ” 之法不仅运用在买入Twitter 股票的过程中,更体现在 ” 软硬兼施 ” 的收购书上。

    在其只有四段的 Twitter 收购书上,明明白白表达了三个核心点,即 ” 公司是好公司,但管的人不行,得交给‘我来’ “;”我 ” 投资的消息让 Twitter 股价大涨,并且 ” 我 ” 给出的价格十分厚道以及如果 Twitter 的私有化不成功,那么 “我 ” 就没有信心 Twitter 能够成为最好的样子。” 我 ” 也会对现在所持有的股份重新考虑。

    来源 / SEC.gov 燃财经截图

    业内人士分析表示,尽管马斯克在收购书上特意标注这不是威胁,但以目前其对 Twitter 的持股来看,如果他决定抛售股票,对Twitter 的影响力可想而知。

    于是,在 ” 舆论 + 控制权 ” 的组合拳下,本就收入疲软的 Twitter 自然无法招架,但随着马斯克再次对 Twitter用户的真实性提出质疑,不得不让业界质疑他是否要将 ” 阴阳 ” 进行到底。

    杠杆加满的风险王者

    马斯克收购 Twitter 这场大戏尚未结束,前摩根史坦利分析师杰西卡对燃财经表示,” 即使收购不成功,马斯克也会从舆论和Twitter 的股价变动中获得足够的利益。”

    对此,科林则有不同的看法,”我认为拥有‘言论自由’的平台是他的最终目的,私有化就只是一种手段,并不是必须。但我不认为这期间的牟利是马斯克收购 Twitter的初心。”

    但无论马斯克初心如何,其在收购 Twitter 的过程中,” 为什么一定要私有化 Twitter?” 以及 “440亿美元从哪里来?” 成为了投资人尤为关注的问题。

    关于前者,一种声音认为,马斯克打着 ” 言论自由 ” 的幌子,实际上是为了摆脱证监会和 Twitter 机制的限制,把Twitter 化为自己可以完全操控的舆论平台。

    科林却表示这样的说法过于片面,” 马斯克曾经公开表示如果收购成功会公开 Twitter的算法,如果他的最终目的只是舆论操控,那么并不需要公开 Twitter 的算法。”

    科林认为,马斯克收购 Twitter 是想要一个日活用户大、言论真实性高的 ” 市场调研 ” 平台。”他的粉丝多数是特斯拉和能源行业的消费者,他也经常与他们互动。私有化 Twitter 后,他可以绕过证监会和现有的 Twitter平台的限制,得到这些人更多的、更真实的看法。”

    至于后者,即 440 亿美元来自何方,则比收购的理由更加有迹可循。

    据马斯克向 SEC 提交的资料,他为收购 Twitter 准备了 465 亿美元。这其中 335亿美元由他本人出资。而由他本人出资的 335 亿美元中,210 亿美元是现金,另外 125 亿美元则是抵押贷款。

    外媒指出,马斯克对于这 210亿美元现金的来源一直非常神秘。但业内多位分析师猜测这部分资金或主要来自于抛售特斯拉股票,毕竟马斯克持有的其他公司比如 Space X和 The Boring Company 的股票流通性更差。也有分析师估算,一向崇尚高杠杆和重资产的世界首富,能够使用的流动现金或只有30 亿美元。

    而另外 125 亿美元的贷款,据 CNBC 报道分析称,他需要抵押价值 650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这大概是他现持特斯拉股票的四分之一。加大特斯拉股票的抵押来加杠杆收购 Twitter,对 Twitter的董事会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但对特斯拉的股民们却是 ” 灾难 “。

    根据特斯拉向 SEC 提交的报告,马斯克已经抵押了 8.8千万支特斯拉的流通股。而这次增加特斯拉股票抵押贷款,无疑增加了公司的系统性风险。

    而根据美国数据公司 Audit Analytics 统计,马斯克在 2021 年底就已经抵押了超过 900亿美元的股票,成为全美第一大股票抵押者,远超第二大股票抵押者——甲骨文的董事长拉里 · 埃里森 ( Larry Ellison )240 亿美元的抵押金额。

    对于马斯克这一操作,二级市场迅速作出反应。即,特斯拉的股价在马斯克宣布收购 Twitter 当日暴跌 3.66%。

    ” 稳住特斯拉的股价是马斯克此次选择增加股权抵押,而不采用原本的特斯拉股票抵押计划的重要有原因之一。”科林对燃财经表示,这次马斯克很可能会用 Space X 的股权作为抵押。

    “股权抵押与股票抵押本质区别在于:股权需要在私有市场交易,流通性差,因此不会像股票抵押那样严重影响二级市场股价,甚至出现平仓风险。但另一方面,股权抵押可能会影响企业估值,不利于下一次的融资活动。”科林分析道。

    而值得注意的是,北京时间 5 月 24 日传出消息称 Space X 刚刚完成新一轮估值,其估值已经升至约 1270亿美元。

    科林表示,不排除马斯克是通过此次估值来提升自己在 Space X 的股权溢价能力,从而进一步推动收购 Twitter的股权抵押顺利进行的可能性。

    天才与 ” 疯子 “

    马斯克在投资过程中的大胆,或许和他也是位创业者的身份密不可分。

    1995 年,马斯克创立 Zip2, 一个网络版的企业黄页,可以查询企业的创始人、地址等基本信息。1999 年,这家公司以3.07 亿美元被康柏收购,并一度成为当时互联网最大收购案之一。

    从这笔收购中赚到 2200 万美元的马斯克立马投了 1000 万美元创建了 X.com。2001 年,X.com更名为日后大家耳熟能详的 PayPal, 并在 2002 年被 Ebay 以 15 亿美元收购,马斯克拿着 1.8亿美元顺利离场。

    然而,在这两次创业中,马斯克先后经历了股份被稀释以及失去公司操控权的不快经历。这也直接影响了马斯克对于后期他最看重的三家公司——SpaceX、特斯拉和 SolarCity 的管理,即非常看重控制权。

    早在 SpaceX 的创立初期,马斯克就投入了超过 1 亿美元的自有资金,获得了压倒性控制权。据 CNBC 报道,他至今仍持有SpaceX 超过 50% 的股份。

    特斯拉,马斯克投资的股份加上任命 CEO 后通过激励机制获得的股权,已经使他以 23% 的股权占比成为特斯拉的第一大股东。而对SolarCity,马斯克在 2016 年完成了特斯拉与其的合并。主营光伏发电的 SolarCity和主营电动车的特斯拉在合并后,统一流程、共享资源、交叉销售,第一年就节省了 1.5 亿美元成本。

    除了在资金上的绝对控制,马斯克也将他信任的人布局在这三个核心的公司。据悉,马斯克的弟弟 KimbalMusk、与他长期合作的风险投资人 Antonio Gracias 和 Stephen Jurtevson 都同时是 SpaceX和特斯拉的董事会成员。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图 /SpaceX、特斯拉和 SolarCity 与马斯克的关系

    来源 /Pitchbook 燃财经截图

    而马斯克的投资经历,同样遵循熟人投资。如,Everdream 的创始人 Lyndon Rive 是他的表弟,Rive 也是后来SolarCity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GameTrust 的创始人 Adeo Ressi 是他的大学室友;Mahalo 的创始人Jason Calacanis 与马斯克的共同朋友正是这位 Adeo Ressi;OneRiot 由马斯克弟弟创立;Deepmind和 Vicarious 的创始人也有众多和马斯克的共同好友。

    对于马斯克的行事作风,《纽约时报》曾形容,” 基于一时兴趣、喜好和对自己决策能力 100% 的自信心。”

    但 100% 的自信不代表 100% 的成功,马斯克收益最高的投资是 Everdream 和Deepmind,两家公司给他带来了超过 1 亿美元的投资收益。GameTrust 和 OneRiot带来的收益和投资金额基本持平。而 Mahalo 在 2014 年关闭后,成为了马斯克最失败的投资。

    而在外界看来,多年来,马斯克周而复始的将投资收益重新投入到项目中,除了他独到的眼光,还有他超人的精力。

    在今年 4 月举办的 TED 大会上,马斯克透露,自己是一位阿斯伯格综合症患者。

    心理咨询师小林向燃财经表示, 阿斯伯格综合症患者可能会伴随表达和社交能力的障碍,同时会固执地保持某种固定的行为方式。”这或许能够解释为什么很多人认为马斯克偏执、固执。但另一方面,这也可能让他在痴迷的领域更加专注、更少受到情绪的影响。”

    也许这就是常说的 ”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 吧。

    参考文献:

    《440 亿美元 Twitter 收购面临变数?马斯克再度改口:可能以更低价格收购》,来源:科创板日报;

    《阻击马斯克,Twitter” 毒丸计划 ” 细节来了!》,来源:华尔街见闻;

    《我们翻遍了马斯克发的 11394 条 Twitter,发现了这些秘密》,来源:新浪财经;

    《疯狂投资人还是庞氏骗局主导者?马斯克投资版图告诉你答案》,来源:电科技;

    《马斯克:没有商业计划的首富,天下是搅局者的天下》,来源:澎湃新闻;

    《马斯克将收购 Twitter 的股权承诺总额提高至 335 亿美元 Twitter 盘后一度涨 5%》,来源:华尔街见闻。

    •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

    • 文中刘涛、杰西卡、科林、小林均为化名。

    •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