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强制入户消杀,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

    一、

    入户野蛮消杀的诸多视频,击溃很多中国人的心理防线。人们现在不怕被感染,但害怕被拉走到方舱,害怕被入户消毒杀。

    消杀,就是一堆人到你家中,很可能还是破门而入,然后,开动机器,往你家中的各种物体表面喷洒各种消毒液,然后把冰箱里的东西,全部扔出来,往冰箱里喷消毒剂。整个家会被搞得湿漉漉的,而且,包括84、季铵盐,双氧水、次氯酸,不管哪一种,都有很强的腐蚀性,往往会腐蚀物体表面。在上海就有收藏家说,家里全部是自己珍藏的字画、一旦被消杀,就全毁掉了,他就只能从楼上跳下去。

    有人发帖子说,”回家的时候,发现冰箱里的东西全被扔地上一地的血水,蛆,苍蝇、虫,到现在都不肯飞走,家里很臭。当时钥匙是交给居委的,消杀要扔掉人家也认了,但是不能扔家里臭家里长蛆呀。”

    二、

    之前很多城市都进行了强制入户,在感染者被拉走的情况下进行消杀。

    下图是某地官方发布的一个答疑解惑。

    轻佻的语气,通篇流露出来的是:没办法哦,你只能忍耐与接受

    有地方要求居民填一份《个人承诺书》,假装是主动交钥匙的,假装居民自愿承担全部财物损失。明白人都知道,这种承诺书就是强制、半强制、半哄半骗,连哄带骗签下的。但又如何呢?还是推广开了,想出这个办法的地区还沾沾自喜,觉得取得了授权,避免了负面舆情,避免了财物纠纷。

    网上有一些教人如何避免消杀损失的文章,教人用保鲜袋覆盖上钢琴、书籍、地板等等。这种自救,没有意义,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如果需要消杀,遮挡起来也应该撕开;如果不需要消杀,那何必遮挡起来再搞一个形式主义呢?

    退让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需要做的是,搞明白的问题有两个。第一,入户消杀是否科学,第二,是否遵循了法律。

    三、

    其实,前一段上海没有这样进行消杀。我一个朋友,感染了,去了方舱,家里并没有消杀,从方舱回家,从阳性人成堆的人群中回家,人本身、衣服、携带的物品,也没有经过消杀。这是最近才开始的。直到上海市民遭遇到这个事,这才成为一个议题,其中的科学性与法律,才被审视,成为一个舆论场上的热议话题。

    第一个问题,已经有太多太多的文章科普了,直接说结论。病毒在空气中会迅速失活,从物体表面感染的可能性 10万分之一,随着时间延长,会进一步下降。在物体表面存活不会超过 3天,等感染者回家,病毒已经没有感染力了。再说,感染者才刚刚从阳性堆从出来。所以,长时间空置的地方都不用消杀,只有马上要投入使用的公共场所才需要。冰箱中有可能长期存活,但用居民可以自己消毒,用臭氧等方法也可以。

    法律问题,比科学问题还重要。

    感染者、密接被拉走前,会被要求交出钥匙,进行消杀。别人可以在你不在场的情况下,肆意的打开柜子、打开抽屉、打开电脑、肆意的拍照。如果某个消杀人员觉得你家电视太大了,居然有98 寸,朝着电视机多喷两下就可以了。

    交钥匙的实质,是强制进入公民的私宅,这在法律上是一件很严重的事,绝对不是居委会口头说一下就可以的。至于强行破门,更没有法律依据。其实,我最不明白的就是,为什么就不能等居民回家的时候再做消杀?消杀完了,工作人员自己离开,居民等一会自己再进去?

    业主在场,这是法律的基本底线,也是安全感的基本底线。新冠病毒不是埃博拉,很多事情,没有必要做得那么狠、那么绝。不能为了显得在做事情,就去侵害老百姓的合法权益。

    好消息是,在蜂拥而起的上海民间舆论中,在专业的分析、据理力争的对峙之下,上海已经对入户消杀进行了改进。

    除了消杀,转运对密接的判定,也在科学、法治的框架下博弈。

    四、

    这些成功,都可以做为法治框架下防疫的示范,在全国扩散。但事情却变得很魔幻。

    ” 交钥匙 “” 消杀 “,真的把人逼到退无可退的地步。但很多人还是退了。然后,他们开始攻击那些坚持不退让的人。

    很多人看不惯上海,觉得 ” 你上海凭什么?因为有钱一些,因为外国人多,因为国际化?””为什么我们都忍受了,别人都忍受了,就你们上海人不能忍受一下?”

    如果说面对不违法的消杀与破门是愤怒的话,面对这些话,就是悲哀了。这是一个民族的百年悲哀。

    我不是上海人,没有所谓本地人立场,只是就事论事。现在上海有 2500 万人,外地人占了 1000万,外地人更年轻,也更活跃,现在各种新闻中的 ” 上海人”,实际上是外地人、本地人各占一半吧。所以,不存在一个所谓的上海群体,有的只是来自各地的老百姓,身在上海。

    一个名人,在大家都不能生二胎的情况下,生了二胎、三胎,不被罚款,这当然是特权。只有消除这个特权,大家都一样了,才能促进政策改变。

    但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在大家普遍性地受到不科学的强制入户消杀的困扰下,根据法律,有理有据地保护了自己的权益。这是特权吗?这不是,这是所有人的权利!

    只有不断扩展这个权利,大家才能平等的在这方面受到法律的保护。一些城市走得更远、更快,承担了风险,取得了好的结果,这必然让所有人受惠。

    渔民都知道,把一只螃蟹装进竹篓里,要当心它爬出来逃走,但若是往竹篓里放很多螃蟹,反而不用担心它们会跑掉。因为任何一只螃蟹想爬出来,都会被其它同伴拉下来,结果没有一只能爬出来。

    难道,把身在上海的人拉下来,然后过一阵子,自己家的衣服、电器都损坏了,家里一片狼藉,自己心里才高兴?

    罗永浩讲过一个故事:他住的新小区冬天取暖达不到规定温度,他就和一些小区论坛的刺儿头一起天天去折磨物业和开发商。一个月后物业和开发商终于崩溃了,同意加锅炉,然后大家就不冷了。再然后,他就看到有人在小区论坛说:最近屋里好温暖啊!其实大家不必整天抱怨的,要相信生活会慢慢变好的……

    你可以不说话,不承担风险,只是享受好的结果,但不要去冷嘲热讽那些去争取的人。岁月静好背后,有很多人真正地在承担,他们不拿工资,没有编制,没有义务。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五、

    各个城市情况不同,瑞丽被缅甸三面包围;上海接受了承担了全国近三分之一的出入境客流。所以,各地比防疫效果,不能单单看结果,更要看过程。

    防疫不是越狠越好,做任何工作都是在各种约束之下,达到最好的结果。任何各种的目标,都是多方面的。国家既要经济,又要防疫。与此同时,老百姓要安全,但也要尊严、合法的权利不受侵犯。评价各地防疫工作,不能忘记了这些指标。毕竟,国家也三令五申,强调” 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劲的时候,越要坚持依法防控,在法治轨道上统筹推进各项防控工作 “。

    上海是不是最好的城市,并不重要——虽然它很可能是,重要的是,这里的人所为之奋斗、坚持的法治、公正、尊严,能被其他中国人认同,并从中受益,而不是反过来,被他们唾弃与嘲讽,然后,在陷入困境的时候哀嚎。

    上海能改进,归根到底,是上海市民的整体观念决定的,不管是群众也好,干部也好,都生活在同一个城市的生活观念之下。这就是观念的水位。

    也有人说,无非五十步笑一百步。某种程度上,的确如此,但五十步与百步,确有差别。那些为众人抱薪者,那些抬高一寸的人,都应该得到支持,而不是嘲讽。

    请不要做拉下同伴的那只螃蟹。

    1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